233 北辰奕的怀抱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钟若冰嘴角一抽,好吧,也是。

要是夜魅有个三长两短,料想北辰邪焱一定会处置小官,全族的香火,也的确是寄托在夜魅身上。

看着一地的尸体。

钟若冰也不再停留,拿着药材很快地往边城而去。

狂奔着去找夜魅的小官,这时候只在内心默默滴想着,最近干活有风险,他要不要赶紧娶个妻什么的,先把给自己家里留后的事情解决了,免得下次再出事,也同样如此紧张?

不过,很快地想起来四皇子殿下的脾性。

小官险些流下一把面条泪,算了,就算留后了,再出事,殿下怕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可怜后人。

活着真是好累哦。

人生真是没有一点值得开心的事。

……

欣悦雁还在与一众黑衣人缠斗。

这些人虽然杀不了她,但是困着她完全不成问题,而且她身上已经留下数道细小的伤口,这一场车轮战,她的力气也渐渐跟不上。

随着时间一直耗下去,她只会越来越没力。

欣悦雁的心头,也顿时感到了紧张。

黑衣人冷喝一声:“既然喜欢多管闲事,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说话之间,他又是一剑,狠狠对着欣悦雁刺去。

就在这时。

忽地传来一道男声: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围攻一名女子,简直无耻至极!”

这话一出。

一众黑衣人们扭头看了一眼,见着边上走来两名清俊男子,顿时一愣。黑衣人怒斥:“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,否则你们今天也要死在这里!”

欣悦雁也扭头看了一眼,看见来人,欣悦雁顿时一愣。

“要我死在这里,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!”出声的男人顿时拔刀,刀锋插入地面,顿时一刀强悍刀气,卷席四周,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使人窒息。

来人深厚的武学根基,顿时让那群人黑衣人愣住。

为首的黑衣人,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那把刀,金黄色的刀柄,上面有龙纹。黑衣人顿时愣了:“是……是啸龙刀,你是……刀皇?”

萧瑟炀面色冷沉,扫了一眼众人:“我不想与你们动手,劝你们立即离开!”

黑衣人众,又看了一眼萧瑟炀身边的欧阳涛。

哆嗦着问:“这位难不成,是剑神?”

他们只是出来埋伏一下欣悦雁和钟若冰,为什么会遇见这两个人。遇见一个就够他们全部死光了,居然还遇见了俩!

欧阳涛叹了一口气,看着黑衣人们开口:“我虽然很不想说这么肉麻的话,但是我的好兄弟啸龙刀都出鞘了,我的龙吟剑也是憋不住的。你们再不走,就走不了了!”

一众黑衣人心里很明白,刀皇和剑神,都是江湖上声名远扬,行侠仗义的存在。

若是跟他们说,他们是为了除掉九魂,他们可能不会干涉此事。

可眼前,站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九魂,而是一位姑娘。甚至,如果没记错的话,欣悦雁好像还是萧瑟炀的未婚妻……

黑衣人顿时不敢停留:“告辞!”

一众人转身,飞身而去。

萧瑟炀的眼神,这才落到了一脸呆愣的欣悦雁身上,看见是她。他也愣了一下:“欣姑娘,怎么是你?”

欣悦雁也感觉很尴尬。

她的想象里面,她下一次见到萧瑟炀的时候,她的姿态应该是光芒万丈,让人迷恋挪不开眼,然后她潇洒地告诉萧瑟炀自己要退婚,想要做一个单身贵族,以后好好被江湖众男儿追求,度过玛丽苏的人生。

可是……

可是。她低头看了一眼现在的自己,衣服被人砍得破破烂烂,虽然没有曝光哪里,可是血迹看起来十分狼狈,透过萧瑟炀插在地面上,那把明晃晃仿佛镜子的刀。

欣悦雁还难受的发现,自己经过几个时辰的打斗,脸上的汗渍都变成了污迹。整个人就与逃荒出来的一样……

现实为什么总是跟想象的差这么远?

难受之间,欧阳涛上前一步,盯着欣悦雁道:“欣姑娘,你出什么事了?你这时候不是应该在边城吗?”

“你们是谁啊?欣姑娘,欣姑娘在哪里?你们认错人了!”欣悦雁二话不说,捂着自己的脸,迈开腿就跑了。

速度飞快,仿佛身后有狼在追。卧槽!她现在这个鬼样子,怎么好意思上去退婚。这简直是丢人现眼好吗?

萧瑟炀和欧阳涛面面相觑……

萧瑟炀盯着欧阳涛,皱了皱眉:“认错了吗?虽然我与欣姑娘并不熟悉,而且已经数年未见。但应当不至于认错啊!”

欧阳涛耸了耸肩,瞟了一眼萧瑟炀:“反正我觉得是没认错,你是几年前见过她,我前没几天才见过,肯定是她!”

“那她为什么……”萧瑟炀身为一个正直的钢铁直男,完全想不明白。

欧阳涛摸了摸下巴,猜测到:“难道是觉得自己现在太狼狈,你是她的未婚夫,她不好意思面对你?”

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吧?

这下,萧瑟炀的神情更加复杂。叹了一口气:“若欣姑娘当真对我如此上心,我与她说退婚,她岂非伤心欲绝?萧瑟炀真是罪孽深重!”

“唉……”欧阳涛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道,“我们已经找到了第二味药材,剩下的药材,还走两个地方就能齐全了,还是先去办这件事吧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成衣店中。

找了老板娘来为夜魅在内房换衣服,清歌也红着一张脸,尴尬地走了一遭卖月事布的地方,在门口找了一位妇人,给了对方一些银钱,委托对方进去给夜魅买东西。

妇人将物事交给清歌之后,清歌才回来,让成衣店的老板娘为夜魅换上。

这过程中也找了大夫给夜魅把脉。

大夫说,夜魅只是连日来太过劳累,郁结于心,加上来了月事,气血不调,所以才会晕倒,休息几个时辰就会醒来,并无大碍。并嘱咐了北辰奕,不可再让他的夫人太过劳累。

搞得清歌一阵尴尬,时而不时地看一眼北辰奕。

夜魅,王爷的……咳咳,夫人。

北辰奕也被大夫这一番话,说得耳根发红,想辩解什么,但又辩解不出口,只好默默受了。

天色已黑,马车之上。

夜魅悠悠转醒,就发现自己靠在北辰奕怀中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最后一天哦,月票再不投下个月就过期啦,再次建议没有月票的宝宝,可以看一下哥其他几本书,真的,同系列的书都超级好看的,还能生产月票,多么两全其美,嘿嘿嘿嘿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