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5 北辰奕与宗政曦初见之地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赫连皓月继续道:“末将不敢说鸠摩诃将军,一定是有异心。但是他既然如此,便是有异状,大汗不得不防!”

大漠王听完,沉默了片刻。

最终点点头:“既然爱卿这样说,那便暂且不告知鸠摩诃。爱卿负责与北辰奕联络便是!”

“谢大汗信任!”赫连皓月立即点头,并道,“北辰奕的意思,是打算让边城大乱,我们便会有机会!”

大漠王冷嗤了一声:“如今即便夜魅不在边城,可换了北辰邪焱亲自防守边城,他有不世根基在身,我们轻易依旧不敢妄进。但,只要他们城内一乱,这边城,就是本王的了!”

“大汗圣明!末将想,这么一点事情,北辰奕定然能办到!”赫连皓月立即开口评价,内心之中,他是非常看好北辰奕的实力的。

大漠王点头:“嗯,本王也很期待!”

他们却不知道,他们商议之间,帐篷之外有一名侍卫,在后头偷听。听完之后,便转身而去……

……

京城之中,夏侯谌的府邸。

唯世匆忙走进了夏侯谌的房间,开口道:“王爷,好消息!”

夏侯谌正盯着自己面前的棋盘,神色凝重。

见着唯世这样匆忙的走进来,他头也不回,便冷声道:“静待,本王在观棋!”

唯世顿时沉默了,不敢再出声。

他心中清楚,自家王爷一向将打败北辰奕为目标,这时候既然是在观棋,那么……应该就是在推断北辰奕的布局,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打断王爷,定然会扰乱王爷的思路。

就在这时。

夏侯谌的眉头,皱了起来,冷声道:“本王真是不明白,如果这一步是北辰奕推动,他为何眼下却没有任何动作!”

“啊?”唯世愣了一下,不明其意。

夏侯谌回眸扫了他一眼,面色很沉:“九魂被设计,夜魅离开边城。如果这是北辰奕的布局,那么按理说,只要牵制住北辰邪焱一个人,便足以动作。北辰奕现在的身体,纵然不能与北辰邪焱动武,但北辰邪焱需要保护九魂,这算是软肋,所以……”

唯世开口探问:“所以,王爷认为,这时候应该是北辰奕出手的最佳时期。但是北辰奕却没出手,这并不符合常理?”

夏侯谌点头,轻笑了一声,回头看向唯世:“不错!”

他虽然是在笑,但是那笑意,丝毫不达眼底,显然,他眼下的心情非常恶劣。想要击败自己的敌人,那么就要非常了解自己的敌人,可眼下,他连北辰奕为什么会如此,都推测不出来。

想打败北辰奕,谈何容易?

唯世开口道:“说实话,这个问题要是昨天您问属下,属下心里也是一头雾水,但是今天……也许这幅画能给您答案!”

他说话之间,便将一幅图,递给夏侯谌。

夏侯谌展开画卷,看着画上面的人,顿时一愣,有些不敢置信,抬头看向唯世:“你是指这就是……”

唯世点点头:“属下原本以为想找到宗政曦的画像很难,但没想到却是出奇的顺利。属下找到的是一位民间的画师,说当年宗政曦出皇宫游玩的时候,在路边画师摊子上,让人画了一幅画,就是您手上这一副!”

夏侯谌看了看这画的纸质,还有墨迹,的确不是新画,应该是几年之前的。

他抬头问:“那既然是这样,这画怎么会……”

“听说画师刚刚画完,宗政曦就遭到了刺杀,画师都险些被牵累。宗政曦窜逃而去,没来得及带走这幅画,于是就留在画师手中。不知画师怎么听说了消息,说是奕王在找这幅画,愿以千金求之,所以就暗中来了京城,正巧就被属下遇见了!”

唯世说着,也是觉得他们运气好,并小心地看了夏侯谌一眼:“所以,王爷,属下花钱了,而且花了不少。这是唯一一幅图,属下不敢轻易放过这个机会!”

钱都是从账房出来的,千金也不是个小数目,所以他要说一声。

夏侯谌摆手,不甚在意:“这倒无妨,只是……本王没想到,宗政曦竟然跟那个夜魅姑娘,长得一模一样!”

说起夜魅,夏侯谌就想起来,当日自己在边城的楼上,看见那个女人出手教训青楼的那群人。

按理说,若非是北辰邪焱和北辰翔对她都有兴趣,这样的女人,他夏侯谌也不想放过。

眼下……

他嗤笑了一声:“所以,北辰奕如今的反常,都是因为这个夜魅吗?准确说,是因为夜魅这张,与宗政曦一模一样的脸?”

“属下猜测,也是这样!”唯世很快的应了一声。

夏侯谌扫了他一眼,复又询问:“本王之前让你们查那个女人的身份,你们查到了吗?”

这话一出,唯世的面上浮现出一副为难:“王爷,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,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。她第一次出现,便是在山间跟北辰邪焱相遇,其他真是半点痕迹没留下。并且,属下还无意间探查到有好几拨人,都在查她的身份,想来都是一无所获!”

夏侯谌点头:“本王知道了,继续查!”

“是!”唯世点头,又问,“那王爷,您是准备……”

夏侯谌轻嗤了一声,将画像扔至一边:“准备么……既然知道了夜魅跟宗政曦长得一模一样,这样一个机会,本王当然会好好运用!”

……

翌日,天色大明。

宗政皇朝旧址。

郊外。

一辆马车,缓缓停靠在此地。夜魅这时候,也睡醒了。北辰奕凝眸看着她,沉声开口:“夜魅姑娘,这是北辰奕邀你所走的,最后一地!”

夜魅盯着北辰奕,坐在原地没有动作。

昨日自己已经露出那么大的破绽,今日在未做好思想准备之前,她不敢贸然下车,怕忽然又想起什么,一时间无法控制情绪,再次被北辰奕看出端倪。

她冷声问了一句:“不知这是何地?”

北辰奕盯着她的脸,坦然回答:“这是北辰奕,与宗政曦,初识的地方。”

夜魅一愣。

咬紧了牙关,心下已经有了足够准备,开口道:“虽然不知道宗政曦是谁,但奕王既然说了是最后一地,那就下车吧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一号哦,很多宝宝有新票了,记得给咱们投上哇,抚慰一个腹部剧痛,昏昏沉沉写更新的山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