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7 站在我身边,或者陪他去死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绝对不是他口中那一句。

心爱的女人,这样简单。这其中肯定还有许多事情,在弄清楚这些事情之前,她绝不能露出丝毫破绽。

话都说到这份上,夜魅这般一问,北辰奕也答了:“不错!”

夜魅复又询问:“那么,奕王殿下现在有答案了吗?”

她这一问,似乎触动了北辰奕的怒气,他霍然回首看向夜魅,眸中掠过几分杀气。

夜魅不傻,看得出来他这是为了什么。

她轻笑一声,丝毫不以为意,却是冷声道:“看奕王的神情,是明白夜魅不是您心中所想的那个人了。至于奕王此刻的杀意,是因为失望吗?但是也请奕王明白,你心中挚爱的死,不是夜魅造成的。”

所以,他把这杀意对着她,是不合理的。

他们这对话之间,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清歌,心里也有些紧张,怕王爷真的动怒,将夜魅给杀了。

毕竟他心中清楚王爷的布局和目的,若是当真杀了夜魅,一切都会乱了。甚至,北辰邪焱会不会杀了王爷都不一定,毕竟王爷的身体还没有痊愈,就算是要杀她,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。

她这话一出,北辰奕刀锋一般的眼神,还在夜魅的脸上停留了片刻。

但最终,他还是收回了眼神:“夜魅姑娘似乎一点也不怕。”

“是啊!”夜魅坦然应答,“反正想杀我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而且,我要是有个什么不测,相信我的未婚夫,一定为帮我报仇的。”

说起北辰邪焱,夜魅心里倒一股踏实的感觉。

她跟北辰邪焱之间,倒也是有意思,从相识到今天,未曾一起走过生死劫难,也不像其他情侣一样,你侬我侬,成天拿肉麻当有趣,谁都离不开谁那样。

反而,两个人之间的互动,少得很,似乎并不需要天天见面,不需要时刻聊天,对方也都就在自己心里,未曾离开,想起来便觉得踏实。

这样的心情,想必比那些热恋之后平淡的感情,会更容易长久吧。

她思虑之间,嘴角也泛出笑意,那笑容之中带着几分难掩的甜蜜,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令她高兴的人。

北辰奕的眼神,也落到了她的脸上,这一瞬间,他忽然觉得她脸上的神情,那样碍眼。

他沉声问了一句:“夜魅姑娘,与本王的四皇侄,已经是生死相许了吗?”

“生死相许倒是没有,但想缔结良缘是真。”夜魅说的很坦然,她跟北辰邪焱之间,还真的没到能生死相许的地步,只是,她想跟他在一起。

话说到这里,夜魅也问了北辰奕一句:“那么,奕王殿下当年,与您的心上人,成婚了吗?”

她倒是想知道,倘若她的这两日想起来的记忆都没有错。

那么,当年她跟北辰奕之间,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。毕竟他说的是,奕王妃!

谈到这里,北辰奕似有些自嘲,回眸看了一眼夜魅:“成婚?订婚都不曾。不过是北辰奕一厢情愿罢了!”

想起当年,北辰奕的心情,也沉了几分。

他慢慢闭上眼,声线低沉:“或许当年,宗政皇朝不曾覆灭,那么……本王与她,会真的有可能!”

可是,所有的可能,都被他自己,亲手掐灭了。

谈及宗政皇朝的覆灭,夜魅顿时一颤,心头也是一阵绞痛。也就在这时候,一阵风刮来,夜魅裹紧了貂裘,感觉到几丝凉意。

看了一眼北辰奕,冷声提议:“该走的地方,现在已经全部走遍了,天寒。我们不如就回去吧?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奕没回话,却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:“夜魅姑娘留在边城,参与战事,是想求什么?”

“求什么?”夜魅冷嗤了一声,想起来自己的初衷,冷声道,“不过是求一个公义,也不愿意让大漠打着要杀我的名号,来攻打北辰皇朝罢了。不过如今……”

不过如今,留在边城,还多了一个理由。

就是北辰邪焱。

北辰奕看向她,似愣了一下,慢声询问:“只是公义吗?”

还真有这样的女子。

不求名,不求利,不求财,不求荣华富贵,也不求虚名。竟然只是为了公义?

“不错!”夜魅看他似乎不敢置信,点了点头,继续道,“所以奕王殿下应该也明白了,没什么是足够诱惑夜魅的,你也不用多费心。若是无事,我们便回去吧!”

北辰奕绝对不会问没用的废话,他这么问,定然是想利用她了。

不过,她也无妨将话说清楚,表明自己不会被利诱。

北辰奕睨了她一眼,沉声道:“夜魅姑娘应该清楚,北辰邪焱在北辰皇朝,是什么样的位置。想要他死的人多得是,夜魅姑娘跟他在一起,迟早万劫不复。倘若他卷入皇位之争,将来危险会更多!”

“奕王殿下想说什么?”夜魅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眼,嘴角噙着一丝笑意,但那笑丝毫不达眼底。

北辰奕也能看出她的敌意,他沉声笑道:“夜魅姑娘应当记得,北辰奕曾向你求婚之事!”

“记得,但是奕王应该也记得,我拒绝了!”

夜魅的话说的很是无情。

下一瞬,北辰奕看向夜魅,沉声开口:“夜魅,论谋算,北辰奕自认天下无人能敌。站在本王的对立面,对你并无好处,北辰邪焱也好,当今皇帝也罢,终究都会死在我手中。”

“所以?”夜魅已经听出了他话中的威胁。

北辰奕沉声开口:“所以,你应当明白,北辰邪焱不是你的良配,嫁给我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冷嗤了一声:“夜魅,世上从无第三条路可以选,你可以选择站在我身边,或者……陪他去死。”

“焉知不是我与他一起,送奕王下地狱呢?”夜魅冰冷的面上含笑。

她这样自信的神情,让北辰奕有些晃神。

而下一瞬,夜魅开口道,“奕王也说了,你心中已经有唯一的奕王妃,那位才是你心爱之人,我只是跟她长得一样。莫说是我已经是北辰邪焱的未婚妻,即便我不是,我也不会选择你,因为夜魅就是夜魅,我不会活成其他人的影子,也不会活成别人的替代品。废话说完了,走吧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打滚求月票,没有月票不起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