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9 红玉箫是孤月无痕的求婚礼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以,这个事儿,就是那个什么群主搞出来的?

“那司徒枫又是谁?”

问出来之后,夜魅倒很快地想起来,之前跟九魂在一起,似乎被一个将军带人围杀过……

正想着,北辰奕就开口道:“那是司徒蔷的兄长,据闻之前带兵围杀过你,但是被九魂击退!”

说到这里,北辰奕竟也感觉有些好笑。

这些对夜魅恨之入骨的人,原来由始至终,根本就没能入过她的眼。她甚至从未考虑过记住,这些人都是谁,这对于这些人而言,是否也是莫大的讽刺呢。

“哦,想起来了!”既然记起来了是谁,夜魅当然也知道,他们为什么不喜欢自己。

北辰奕扫了夜魅一眼,沉声道:“北辰邪焱下令将司徒蔷杀了,司徒枫带着司徒蔷逃回京城。将军擅离职守,是大错。司徒枫因此被流放,他是司徒家这一辈,最出色的后辈,就毁在这上头。司徒家的人,当然不会与你善罢甘休!”

夜魅听着都有点想笑,他们闲着没事上来找她的麻烦,麻烦没找成功,还被北辰邪焱给收拾了,最后却把仇都记到她身上,甚至还连累到九魂。

她看着北辰奕,冷声询问:“他们所求的,就是将九魂的身份曝光,让九魂和我都成为众矢之的,甚至从此被天下人追杀,也被彻底从边城赶走。这是他们的目的吗?”

“不错!”北辰奕刚应下。

夜魅就看了北辰奕一眼,冷声询问:“奕王将这个真相告知我,岂不是等于完全……”

完全背弃了司徒枫?

虽然司徒枫只是他的一颗棋子,但是能把棋子利用得这么彻底,夜魅还真的有点佩服他。

“棋子的用途,就是自出现之时,到退场之日,都需要发挥其所有的余力,不是吗?”北辰奕似已经明白夜魅打算说什么,直接便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。

夜魅笑而不语。

的确,对于北辰奕这样,将所有他能利用的人,都当做棋子之人,他的确不会在乎这些。

话说到这里,这个话题也算终结。

北辰奕却忽然看着夜魅腰间的红玉箫,眼神深了几分:“其实本王一直想问,夜魅姑娘身上的红玉箫,是孤月无痕所赠吗?”

“是啊!”夜魅点头,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红玉箫,这红玉宛如鸽血,整支箫也浑然天成,的确是上好的宝物,不过如孤月无痕那样,富可敌国的人,拿出来的东西应当也不会便宜。

北辰奕沉声询问:“姑娘可知道,这红玉箫世上只有一支?”

夜魅扬眉。

还未及答话,北辰奕复又说了一句:“传闻孤月无痕的父母,曾是江湖中有名的深情伉俪。他们初次结缘,便是在一场琴棋书画的四艺之会上,两人都十分喜欢吹丨箫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该不会是想说,这只箫是孤月无痕母亲的遗物?”夜魅抽搐着嘴角,不敢置信地看着北辰奕。

北辰奕摇了摇头,倒对她产生这种猜测有些好笑:“那倒不是!”

“哦……”夜魅顿时放心了。

没想到,她这才刚刚放心。

北辰奕下一句话,险些没把她给呛死:“孤月无痕的父母成婚当日,得到一份赠礼,是红色与碧色的两块宝玉。他们夫妻想起自己是因箫结缘,于是决定将碧玉和红玉,打造成玉箫。将来传给自己的儿子,与儿媳!”

“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夜魅成功的被他一句话呛到,咳嗽得脸都红了,不敢置信地盯着北辰奕的脸,这是认真的吗?

然而。

她的眼神扫过去,却看北辰奕的神情,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,也半点不似在诓她,好像这种事情也没啥好诓骗的。

她噎了半天,顿时觉得自己腰间的红玉箫,就跟烫手山芋似的,她顿时想把红玉箫都给扔出去了。

孤月无痕把这个东西给她干什么?

他在想什么?

忽然,她脑海中还想起来,宋玉缺当时说的那些话,说什么未婚妻什么东西的,还有欣悦雁当时奇怪的表现,夜魅意识到,自己一定是因为担心九魂的事,遗漏了细节。

她抚着自己的额头,觉得有点头疼:“我回去之后问问欣悦雁!”

“或许,夜魅姑娘也应该思考,司马蕊帮助你,情有可原。她当是与本王一样,看见你这张与宗政曦一样的脸,所以决定留在你身边。但欣悦雁,却是来的无缘无故!”北辰奕提点了一下夜魅。

夜魅也顿时反应过来。

的确,司马蕊在自己身边帮忙,一来是因为刀皇的事情,二来怕也是因为自己的容貌。而钟若冰,她已经说过,她是被她老爹安排来的。

唯独只有欣悦雁,莫名其妙就送她一本秘籍,虽然说谈了个条件,但看样子,一时半会儿并没打算找她兑现。而且对方最近了帮了她不少,所以,欣悦雁是为什么帮她?

跟孤月无痕有关系?

夜魅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自己身世的问题,还没有完全弄明白,孤月无痕古怪的这件事情,也爆了出来。

这时候,北辰奕还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样,又提醒了夜魅一句:“收下孤月无痕的红玉箫,无异于同意他的求婚。夜魅姑娘,你惹了一个不小的麻烦!”

“什么?还有这样的等于?”夜魅更傻了。

北辰奕这话的意思,该不会是这个是全天下都已经公认的事情了吧?

果然。

北辰奕盯着她的脸,沉声道:“孤月无痕是武林正道之首,虽然他无心参与,但却是正道中人心中的精神领袖,是无冕之王,武林盟主的存在。所有正道中人都知道,将来手持红玉箫之人,就是他们的盟主夫人。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

她现在很想打道回孤月山庄,将红玉箫还给他。

见她一脸懵逼,北辰奕问了一句:“难道,夜魅姑娘收下的时候,并不知道这些?”

“他只是说做个纪念……”这个纪念会不会太重大了?

啊,这支红玉箫,竟然是求婚礼物?而且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她还收下了,妈蛋!

她现在想的第一件事,竟然是回去怎么跟北辰邪焱交代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你们要不要投几张月票,帮你们家魅哥交代一下?贱笑脸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