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3 夫人觉得,焱应该高兴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司徒枫冷笑了一声:“前景?司徒家的大公子,被发配到这种地方,司徒家最有可能母仪天下的郡主,变成了一个断腿的废人。司徒家还有什么前景可言?”

“这……”黑衣人顿时也不知道,司徒枫的话应该如何回答。

若是观望未来,肯定是要看下一辈。

可如今公子和郡主的现状,的确不是太好!

司徒枫继续道:“家族之中,多的是人想取代我的位置。我不在京城,若是也没办法回去,那么司徒枫在司徒家,很快就会成为过去!我纵然是父亲最出色的嫡子,但他也并不是没有庶子!”

“公子,这……您千万不能这么想,老爷对您还是很看重的,他会想办法将您接回去的!”黑衣人赶紧安慰了一句。

司徒枫看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我一向认为,指望任何人都不如指望自己。父亲纵然在意我,但是他心中更在意的是司徒家。如果我有办法除掉夜魅,甚至除掉北辰邪焱。那么……不必父亲出手,皇上也会欢欢喜喜把我请回去!”

“这……”黑衣人这才明白了,公子原来是做这个打算。

他本来还在想,就算是跟群主再兄妹情深,公子也实在没必要把自己害到这个地步了还不够,还继续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吧。

没想到公子竟然有这样的大愿……也是,毕竟谁都知道,四皇子如今是皇上的心腹大患。如果公子真的能除掉四皇子,就是封侯拜相,甚至超越自家老爷如今的地位,都不是不可能。

“只是公子,这样做,太危险了!成功的几率,也实在是不高。尤其奕王的立场,我们也不清楚!”黑衣人说着,也更是担忧,且不说四皇子和夜魅,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,还有一个奕王不知道会做些什么。

不管怎么看,选择跟他们对着干,也着实是危险。

司徒枫冷笑了一声,不甚在意地道:“富贵险中求,北辰邪焱活着一天,他就一天不可能同意将我调回京城。父亲也没办法救我,既然这样,我除了自救,别无选择!你就按照我的吩咐做便是。”

“是!”

黑衣人心中虽然很无奈,但还是应了下来。

司徒枫又问了一句:“郡主如今如何了?”

黑衣人立即答道:“郡主……原本不日之前,皇后娘娘下旨,说要为郡主赐婚,将郡主嫁给四皇子。郡主很是高兴了几天,结果四皇子抗旨了不说,这消息传到宫里头,陛下还将皇后和大皇子一起禁足了,郡主便又开始终日以泪洗面……”

黑衣人说着,也是感到无语。

他实在是不明白,郡主到底是怎么了,是被下降头了吗?北辰邪焱都那样对她了,她还是这般不死心,落到这步田地,还是如此,简直……

“我知道了!”

司徒枫表示清楚,眸中的杀气又更重了一分。因为北辰邪焱和夜魅这两人,他们兄妹受这么大的苦,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:“好好盯着他们,如今我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你身上了!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……

临近边城。

夜魅掀开车子的窗帘,往外头看了一眼,眼下是子时,正是半夜。

北辰奕的眼神扫向她,却是有几分恍惚。

夜魅放下窗帘,回眸看向北辰奕,见着北辰奕古怪的眼神,落在自己身上,冷声询问:“奕王在看什么?”

北辰奕一怔,旋即收回眸光。

夜魅却是明白了,冷嗤一声:“奕王是在透过我,看另外一个人,对吗?”

她的话说得直白,北辰奕也懒得遮掩:“夜魅姑娘既然清楚,又何必多此一问?”

“呵……”夜魅冷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北辰奕却忽然问道:“夜魅姑娘这几日,也似乎是有心事?”

夜魅心中顿时咯噔一下,难不成自己想起部分过去的事,被他看出了破绽?她盯着他的脸,看着他尊贵而冷沉的面色,心思一转,便明白应当不是。

否则北辰奕一定会逼问她的身份。

那么……

她看了北辰奕一眼:“是啊,我一直在思考,林城主是怎么知道,九魂的身份的!是司徒枫的人告知的,还是奕王你亲自说的。”

她也的确是在思考这个问题,眼下拿出来,倒也正好作为搪塞的理由。

北辰奕闻言,倒是笑了:“本王已经让了夜魅姑娘三手,再让这一手的话,夜魅姑娘准备付出怎样的代价?”

“奕王若是不肯说,我去逼问林城主,不一定没有答案!”夜魅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。

北辰奕面上笑意更浓,沉声道:“看来夜魅姑娘,当真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!”

“怎么这世上会有人愿意吃亏吗?”夜魅扬眉反问,并冷声道,“奕王愿意说便说,不愿意说,我也不勉强!”

北辰奕凝眸半晌,倒是笑了,颔首道:“那好,既然这样,就有劳夜魅姑娘自己去逼问吧!”

这答案,夜魅并不意外。

但是北辰奕含笑说出来之后,夜魅有点想打人。

就在这说话之前。

她忽然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气息,那是强大的妖邪气场,来自于一个她非常熟悉,这几日也有些思念的人。

同时,马车也停了下来。

夜魅立即起身,走到门口,掀开了车帘。她这般动作一出,北辰奕看着她急迫的模样,眸色深了深。

车帘掀开。

她便见着了北辰邪焱,他此刻正在马背上,静静凝视着她。华服之上,带着冬日夜间策马后留下的寒气,在看见她那一瞬间,他那双魔邪的瞳孔掠过一丝放心,但很快,又染上了寒霜。

夜魅愣了一下,不是很明白,他为什么好像是忽然变脸了。

回头看了一眼北辰奕,心想难不成是不想看见北辰奕?她倒也没多问,虽然说她依旧是觉得坐马车回到城中,会比较舒服,但是北辰邪焱都来了,她还是愿意跟他一起骑马。

走到北辰邪焱的马旁,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他便猛然伸出手,狠狠一把将她扯上马背。

夜魅愣了一下,古怪地回头看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北辰邪焱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笑容优雅却危险:“夫人觉得,焱应该高兴吗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哎呀,要算账了,有月票助兴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