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4 夫人舍不得离开北辰奕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呃?

夜魅噎了一下,完全没get到点,却觉得他这样子,看起来很有点危险。上次看见他这种样子的时候……

那是他吃北辰奕醋的时候。

这次……

想起来上次那种情况下,自己的尴尬和怂逼,为了避免再一次发生这样悲伤的故事,夜魅立即为自己辩解:“我可什么都没做,跟北辰奕待在一起,也只是被他拦截,你可别瞎想!”

“是么?”北辰邪焱应了一声,魔邪的眸中,却是越发危险的味道,在夜魅身上扫了扫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,“夫人认为,为夫瞎吗?”

夜魅愣了一下:“啥?”

这是何出此言啊?

随着他的眼神,夜魅也往自己身上看了看,在看见身上披着的貂裘,她顿时嘴角一抽。

还在郁闷这句话要这么回,北辰邪焱已经扯起她身上的貂裘,毫不温柔地对着北辰奕的马车扔了过去。

北辰奕很快地伸手,稳稳地将貂裘接住,两个男人对视。

眸中略过的火光……

下一瞬。

夜魅才刚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貂裘没了,便又是一件水晶狐色的貂裘,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这正是北辰邪焱身上披着的。

夜魅眼角又是一抽……这家伙,这种小事情也要计较,而且还这样表现在面上,至于吗?

北辰邪焱扫向北辰奕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怎么?皇叔是一定要挑战焱的耐心么?”

北辰奕的嗓音低沉如旧:“挑战了又如何?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反而笑了。那笑容过后,方圆数里的气压,都降了下来。

已然是剑拔弩张。

不管是清歌,还是小官。手都下意识地放在了自己剑柄上,准备护主。

北辰邪焱盯着北辰奕,语调依旧是云淡风轻,漫不经心地道:“挑战了又如何?既然皇叔已经这么问了,那焱……也只好拿皇叔的性命,在让皇叔为自己的挑战负责了!毕竟我们是叔侄,不允你的寻死之心,会显得焱太不尊重皇叔了,不是么?”

他这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的嘴角都是一抽。

四皇子……还当真是擅长把一切黑的说成白色,擅长颠倒是非黑白。就是要打架杀人,都还要说成是尊重北辰奕。

而。

北辰邪焱这话音落下,北辰奕却是轻笑了一声,沉声道:“本王倒是有意与你一战,不过不是现在。皇侄出来的轻巧,可是否想过,九魂的安危?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顿时眸色一凛。

回头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是啊,她走之前可是把九魂和边城,都交到了他手上,他怎么就这么跑出来了?

他跑出来了,那九魂怎么样了?

北辰邪焱眸光一沉,盯着北辰奕,缓声询问:“皇叔的意思是,你已为九魂准备了另一场杀局?”

“是啊!”北辰奕承认的一派淡然,并扫了一眼夜魅,沉声道,“夜魅姑娘,敢赌吗?”

夜魅顿时明白他在问什么。

敢赌吗。

北辰邪焱留下杀北辰奕,九魂面临刺杀,只凭借司马蕊她们,未必顶得住。

她当然不敢赌。

她立即回头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冷声道:“别管他了,我们先回去!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低头看向她,慢声道:“焱离开之前,已经留下所有影卫保护九魂。皇叔的人想要刺杀,并不是这般轻易!”

他说着这话,眼神也落到了北辰奕的身上,眸中都是危险的味道。

北辰奕轻笑一声,眼神从北辰邪焱的身上扫过,又精准地落到了夜魅的脸上,沉声评价:“皇侄已经派人保护九魂,本王也派了人杀九魂。也就是说,九魂生死的几率,各占一半!夜魅姑娘,眼前的局势,想必你明白吧?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的眸色立即冷了下来,也明白了北辰奕是想借夜魅对九魂的在意脱身。

夜魅也不傻,她当然知道北辰奕打的什么心思,上次他跟北辰邪焱交手,显然不是北辰邪焱的对手,今日说这话,不过是为了保命。

可,即便知道北辰奕的想法,夜魅仍旧是不敢赌。

她再次回头,看了一眼北辰邪焱:“这次算了吧,九魂的安危要紧。他的人不一定杀得了九魂,你的人也不一定能保护九魂,司马蕊几乎是不会什么武功,这太危险,而且……”

而且,北辰奕还跟大漠的人有往来。

谁知道,他会不会还设计,在大漠请了外援来帮他杀九魂?

北辰邪焱也不笨,夜魅能想到的,他当然都能想到。也就是因为能想得到,心中便也更是不悦。她就这么在乎那个乳臭未乾的小子,他当然高兴不起来!

北辰邪焱冷嗤了一声,睨了夜魅一眼之后,看向北辰奕,缓声道:“皇叔,活命的机会不是每次都有,你好好珍惜!”

北辰奕闻言,竟然也不动怒,反笑道:“那是自然!”

话音落下,北辰奕将手中的貂裘给自己披上,放下了马车的车帘。沉声吩咐:“走吧!”

清歌立即领命,架着马车,率先而去。

小官等人也上来,到了北辰邪焱身侧。

钰纬一脸纳闷地看着小官,实在是不太明白,小官既然已经找到了夜魅姑娘,为何不单独与夜魅姑娘前行,还要跟在北辰奕的马车后头,这小子想什么呢?

正在钰纬纳闷之间……

北辰邪焱便扫向小官,率先开口问了:“你为何跟在北辰奕的马车后面?”

“这……”小官一脸苦逼,低着头实话实说,“是,是这样……属下找到夜魅姑娘之后,她说,她说让属下直接在后头跟着就是了,属下也不敢违背夜魅姑娘的意思,故而,故而……”

接下来的话他没说了,但是他相信殿下一定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并且他内心十分希望,自己这话说出来之后,夜魅姑娘不要说出因为对自己不满意,所以没有单独跟着自己走。

钰纬一听小官的话,顿时为小官的情商着急,他说这种话,不是在搞事情吗?显然有挑拨夜魅姑娘和殿下关系的嫌疑啊!

果然……

北辰邪焱低下头,看向夜魅,缓声问:“所以,夫人是舍不得离开北辰奕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