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5 你准备过三夫四君的日子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:“……”

这是什么跟什么?!为什么他能联想到这里?是他的想象力太丰富,完全跟她不在一个频道,还是啥?

还有,他这种危险的,可怕的神情,是怎么回事?

小官听着北辰邪焱这么一问,也懵逼了……

钰纬同情地看了一眼小官。

挺好。

要是夜魅姑娘今个儿在殿下这里吃了瘪,小官才是真的惨了,指不定因为“挑拨离间”搞事情,被夜魅姑娘“惦记”上,以后果子都不好吃了。

见夜魅一脸无语地看着他,不说话。

北辰邪焱嘴角淡扬,笑容优雅如旧,却是问了夜魅一句:“怎么,夫人不说话,是因为心虚吗?”

“我心虚什么?”这一回,夜魅的反应就快了起来,但是跟他说这些话,也是在是不方便钰纬等人听见,于是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四周。

北辰邪焱也明白她的顾虑,偏头扫了一眼钰纬等人,钰纬立即会意,一挥手,示意小官等人跟他一起退下。

一众人立即先闪到了一边。

于是这道上,就只剩下夜魅和北辰邪焱两个人了。

夜魅回头扫了一眼北辰邪焱,黑着一张脸开口为自己辩解:“我为什么要心虚,我怎么不舍得离开他了?你不要过分解读。我只是想着,总归也是要回边城,既然这样的话,有白坐的车我为什么不坐?”

说着,她更加无语,瞅着他道:“难道我一定要冒着严寒,跟小官在外头吹风回去,才能显得我很讨厌北辰奕吗?就是讨厌他,我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吧?”

她并不是那种看谁不顺眼,就要自己受罪也不跟人处在一个屋檐下的性格,她反而是那种越是跟人互相看不顺眼,就越是要占人家便宜的人。

这不,一路上坐了北辰奕的车,裹着他的貂裘,看着他受冻,不管怎么说,也比她冒着寒风赶路回去划算多了不是?

她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睨了她一眼,优雅的声线,缓缓询问:“所以,这就是你披着他貂裘的理由?”

他的语调很危险。

但是夜魅作为一个钢铁直女,丝毫不觉得自己披了个貂裘有什么问题。抬头盯着他,黑着一张脸道:“那又怎么了?他作为我的仇人,我披着他的貂裘,我不冷了还能让他受冻。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?”

北辰邪焱:“……”

他盯着她一派认真的容颜,还有她美眸中隐隐约约的怒火,他也算是明白了,她当真是发自内心的没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。

并且……

她把这些事情,完全都按照逻辑分析,丝毫不分析情理。她理智得可怕,但情商也低得可怕。

这一瞬间,他忽然想敲开她的小脑袋,看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。

深呼吸了一口气,他闭上眼,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动了怒气,他感觉到自己额角的青筋,都已经跳动了起来。

但是跟夜魅这么一个,忽然不觉得她自己有什么问题的女人,争执这个问题……最终的结果恐怕是……

果真,他正想着。

夜魅就无语地盯着他的脸,发表了一句:“北辰邪焱,你真的不要成天闲着没事,在这儿无理取闹了!”

北辰邪焱:“……!”

是的,他就知道,她还要觉得他无理取闹。

他深呼吸了几口气,觉得自己胸腔的怒火,简直快压制不住,可他又有什么办法?偏偏爱上这么一个思维比他还要男人的女人。

看着他一副压抑这巨大怒火的样子,夜魅只觉得这家伙是真的有点小气。但是她也是懂得分寸的人,瞅着他这么生气的样子,就算她不理解他的生气,她也认为自己这时候不宜火上浇油。

于是,她沉默着没有吭声。

而,也好在她没有火上浇油,所以北辰邪焱深呼吸了几口气,慢慢地将自己心头的怒火,强压了下来。

默了片刻之后。

他盯着自己面前的女人,忍着额头跳动的青筋,缓声开口:“那夫人,你腰间的红玉箫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说着这话,北辰邪焱自己都能感觉到,他的声音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。

嗯,不愿意离开马车,跟北辰奕分道扬镳,是因为不愿意自己跋涉赶路。披着北辰奕的貂裘,是因为她冷,并且还想让北辰奕受冻。这些说法,看得出来她是发自真心觉得她自己没问题。

既然如此,他也只好……忍。

但是,这红玉箫呢?

他怎么忍?

他根本没办法忍!

“呃……”夜魅的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,方才还黑着一张脸,言辞凿凿的气势,这一秒钟顿时没有了。

并且眼神还左右漂移了起来。

其实在路上,她也是真的不止一次担心,要是北辰邪焱看见了这只红玉箫,她怎么交代。

因为这个问题,的确是有点儿严重。

她收了北辰邪焱的求婚礼物,才确定了他们订婚的事儿,所以可以将收下求婚礼当成一种仪式了。而这个时候,她还收下了孤月无痕的红玉箫,这么一个全天下都知道,这是求婚信物的玩意儿。

看着她的眼神四处看,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,北辰邪焱心头的怒火更甚。

她从来是一脸冰寒,难以有这般模样,却因为这件事情,心虚到这样的地步,可见她心里也明白,这件事情的确是她有错。

他深呼吸了一口气,使得自己再次冷静下来,没有直接便发作。魔邪的眸子,盯着她的眼睛:“夫人,不打算解释一下吗?还是你准备过上三夫四君的日子?”

三夫四君这四个字,他说得尤其渗人,让夜魅听着都觉得头皮发麻。

但是她脑残了一下,忍不住直接辩解了一句:“哪里来的三和四?就算加上孤月无痕,也只有两个人啊。”

说完,她自己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。

她是不是傻逼了。

这话……根本重点没抓到就算了,甚至还有承认她对孤月无痕有意思的嫌疑。

果然。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魔邪的眸子,便沉了下来,盯着夜魅,优雅的语调,倒是温柔了起来,缓声询问:“只有焱跟他两人,嗯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恭喜洛雨星辰成为我们家第十一位状元,位列粉丝榜第十一,恭喜恭喜!同喜同喜!继续打滚求月票,假装自己很萌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