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6 被媳妇气疯的北辰邪焱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!”夜魅飞快的摇头。

这一秒钟,她甚至也为自己的智商感到着急了,扶额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的,我的意思是,就算是加上孤月无痕,也只是两个而已,不不不……”

卧槽!

为什么说来说去,还是这样?

就在身边的气压越来越低之间,夜魅猛然反应过来什么,抓住了所有问题的中心,开口道:“对!我想说的是,我说只有两个人,只是为了指正你算数上的失误,告诉你一加一是等于二的,不等于三也不等于四。我只是强调一个算数问题,没有其他任何的意思,你不要多想!”

她这句话还算是说得明白,明确指出了,她只是强调他算错数了。

但是四皇子殿下听完,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的高兴,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一秒钟,更加生气了。

很好,他在跟她谈感情,她却与他谈算数!

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怀疑自己怀里的,并不是一个女人。而是一个比钢铁还要钢铁的耿直大汉!

北辰邪焱沉默了几秒钟,深呼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在心中安慰自己,再耿直的未婚妻,也是他自己找的,活该!不能生气!

强迫自己冷静了半晌,他方才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,听起来平静一点,垂眸盯着夜魅,缓缓地道:“所以,算数的问题,夫人分析完了。那么我们能谈正事了吗?你为何要收下孤月无痕的红玉箫?”

夜魅也沉静了一下自己的内心,心里也明白,算数问题在这时候,的确不算是什么正事。

听着北辰邪焱的问题,她脸色僵直了数秒之后,瞟着他开口:“这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原本不清楚这是什么订婚的信物,我走的时候孤月无痕将它送给我,说做个纪念。我也没多想,所以就收下了!”

她这话,却是让他听出了点意思。

他魔邪的眸子微沉,垂眸看着面前的女人,优雅的声缓缓地道:“所以夫人的意思是,你起初不知道那是订婚的东西,收下之后知道了,便将错就错的收着了?”

“呃……”夜魅嘴角一抽,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冷声开口,“你想什么呢?什么将错就错。我回来的路上才知道这是订婚的东西,但是想着孤月无痕当时只说了是作纪念,根本没说别的,我贸然地当成订婚礼物,拿去退给别人,岂不是显得我很自作多情?”

说完这个,夜魅又继续道:“况且,孤月无痕武功的深浅我也不清楚,如果他因爱生恨,对我一顿胖揍。我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,不至于出什么事。但吃亏了咋整?”

她分析的倒是有条有理。

却是令他额角的青筋不住的跳动,很好。逻辑清晰,条理分明,说得头头是道,逻辑上挑不出一点毛病。

真正是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,不知道往哪里发。

正在他不悦之间,她还补充了一句话,将他所有的不满都堵在喉咙里面:“再说了,我要是为了退还个东西,被孤月无痕打出个好歹,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?”

他顿时闭上眼,深呼吸了一口气。

很好。

现在倒还开始用她的安危来跟他交谈了,所以倘若他坚持说她应该在知晓真相之后,将东西还给孤月无痕,那就是他不仅不讲道理,还将她的安危弃置不顾。

是这样,对吗?

北辰邪焱默了几秒,最终垂眸盯着夜魅,缓声询问: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你认为自己的行为,并没有任何问题?”

说着这话,他压制着巨大的怒火和妒意。

他当真是不明白,这个女人是出于怎样强大的逻辑能力,才能把这种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事情,解释得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“这……”夜魅沉默了几秒钟,摸着自己的良心,坦诚地说道,“说我一点问题都没有,这也有点夸大其词了,其实我承认我自己是有那么一丢丢问题的。就是就算是有再多合理的理由,但是我收下了孤月无痕红玉箫,并且没有退回,这就是我的问题。”

是啊,不管理由有多么合理,故事发生的多么突然,事情又有多么始料未及。但这件事情最终的结尾,目前的事实,的确就是她已经收下了不该收下的东西。

夜魅作为一个钢铁直女,虽然思维是男人了一点,但是为人还是很有原则的。

她默了片刻之后,敢做敢到地道:“所以这个事情既然是我的问题,我接受任何相应的结果。”

她一本正经地说着,他更是来气。

撅着屁股偷听了半天的钰纬和小官,听着也是十分痛苦,甚至看夜魅的眼神都充满了敬佩。这个女人……

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能在殿下已经吃醋吃到飞起的时候,面不改色地在这里,分析逻辑,阐述条理,最终还没有半点亏欠之心的表示,自己愿意承担责任。

我的天!

这种女人……他们深深地觉得,这亏的是被殿下看上,落到别人的手里,别的男人怕是一天得气死八百遍。她都只分析逻辑,只讲道理,不分析情理的吗?

北辰邪焱默了半晌,看着她一副视死如归,敢作敢当的样子,倒是怒极反笑,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:“好!好!好!”

夜魅明白,他这是快被她气疯了。

但是她真的不懂,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,她甚至还愿意承担责任了,那他为什么还这样的生气?

男人真是复杂的生物啊,夜魅默默地想着。

北辰邪焱说完这三个好字,垂眸盯着夜魅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询问:“夫人的意思是,任何的后果,你都愿意承担吗?”

“嗯!”夜魅坦诚地点头。

“那好!”北辰邪焱竟然也不多说了,直接便策马,往边城飞驰而去。

马匹跑得飞快,有那么一瞬间,夜魅都没坐稳。幸好是坐在他怀里,他的长臂就在她两侧,她才没有从马背上栽下去。

纳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,冷声询问:“你打算怎么与我算账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