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2 魅哥表示,我知道自己错了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从前她倒是从未在意过这些。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也算是明白,为何她总是能将自己气一个半死,却丝毫做错事、说错话的自觉都没有。

不过……

不过夜魅也很快地反应过来:“嗯,偶尔其实也是设身处地考虑过别人的,只是这样的时候,我承认,是真的不多!”

的确是不多,人生中一共有几次,夜魅都能数的出来。

话说到这里。

她顿时也觉得自己额头隐隐作痛,摸着良心说,自己这样的性格和思考角度,当真是很少有人能受得了。

但是她也不是故意的不是……

作为一个拿钱买命的杀手,她过去的四年中,全然都是训练杀人的技巧,估算被杀之人的价值,取命。

这样一个过度。

哪里有思考各种问题的时间……

一个常年身处在杀手组织,与一群低情商的好友生活在一起,她怎么可能会鹤立鸡群的,有突出的情商?哦,对了,老大的情商在她们之中算得上是鹤立鸡群。

她心思千转百回之间。

他忽然伸出手,有那么一瞬间,夜魅以为他被自己气疯了,想出手打她。她还下意识地躲了一下……

然而。

在她闪躲之间,他已经精准地抓住了她的手,避无可避。

他轻轻叹了一口气,抓住她的手,两人指尖的温度相传。让夜魅一贯冷硬的心,渐渐有了一丝温热感触,心头也瞬间有些动容,看着自己面前男人的脸。

声音也缓和了几分,她轻声道:“北辰邪焱……”

他凝眸看向她,俊美魔邪的脸上,倒已经少了几分怒意,多了几分温柔的味道。

优雅的声线,是一贯云淡风轻的语调,缓声道:“焱明白了!你生性便是这样,焱不该苛求你。夜魅,你不懂得怎么去为别人思考,所以你也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,如何保护对方不受伤。既然你不懂,那焱多受些也无妨,只是……”

只是……

只是什么?

夜魅看着他的样子,听着他诚恳的话,一时间竟觉得有些愧疚。

他竟然也不责怪她,也不要求她,却是表示理解。

他的手包裹住她的青葱玉指,缓声继续道:“只是,焱希望你至少,不要再染上这样的事了。与其他男子保持距离,好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夜魅看着他的模样,一时间竟也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在她的印象之中,北辰邪焱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,是优雅高贵的,是玩弄别人于股掌之间的,这是她第一次见着他如此,如此这般,带着几乎商量与哀求的语气说话。

这让夜魅心里已经有了罪恶感……

看她说出一个“我”字,便没了下文。

北辰邪焱还当她是不愿意,他竟也没有急着生气,毕竟今日已经知道了她的本性。

他凝锁着她的眼,缓声道:“夜魅,你是否想过,倘若有朝一日,你看见焱的貂裘,披在了其他女子的身上,你将是何感受?”

“这……”在他的话音引导之下,她沉下心思考,想了一下那种场景,她估计想直接就把求婚的东西还给他,让他送给那姑娘去。

这一瞬间,她忽然明白了,当他看见自己披着北辰奕的貂裘,心里的想法。

她只考虑到自己很冷,只考虑到自己的角度,完全没考虑过北辰邪焱看见之后,心中会有何种想法。

而北辰邪焱这时候,也继续道:“焱知道你披着他的貂裘,是因为冷。那么,即便你要披着。是否能至少,在出现于焱面前之前,将东西还给他?”

他这话,便已经是让步。

无异于是在说,你一定要跟其他男人有让我不悦的接触,我可以原谅你,但是你是否能至少不让我看见?

“好!”夜魅低着头,应下了这一句。

而下一瞬。

北辰邪焱优雅的声,又缓缓地道:“倘若焱今日出门,在路边不小心捡到了姑娘招亲的绣球,事先并不知那是招亲所用,知道了之后又将它带了回来。你来找焱问罪,焱说反正我都捡回来了,你若不高兴,你与我退了婚便是。夜魅,倘若是如此,你会不生气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夜魅顿时涨红了一张脸。

回头想了想这些事情,她顿时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力了。

而也就在这时,北辰邪焱继续道:“而且,这时的你十分生气,焱却说事情我已经解释清楚。你如此简直是无理取闹,蛮不讲理。那么……你会高兴吗?”

他把这些事情,换了一个角度分析完。

夜魅顿时觉得,自己今天的表现,简直宛如一个智障。亏得她还一再的莫名其妙,认为北辰邪焱太小气,怀疑北辰邪焱是不是有毛病,动不动就被气疯。

现在这么想想看,有毛病的哪里是北辰邪焱,分明就是她啊……

她是脑子坏了吗?

为什么完全就没这样想过,甚至还一直纳闷他到底为什么宛如一个气球,动不动就生气了。

夜魅沉默了半天,生平第一次,脸上露出浓浓歉意,低着头冷声道:“我知道错了……”

是的。

知道了。

如果再不能领会这其中一二,那么她怕是个智障了。

看她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,他顿时也松了一口气。他相信她是聪明的女子,今日这些话之后,她便能明白一切该明白的,不必他再如此难受。

夜魅小心地抬头看了他一眼,声音倒依旧是很冷,只是毕竟因为自己心中有歉疚,所以说话也不是那么硬气:“但是……九魂,九魂……我真是只是把他当成弟弟,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跟他计较无聊的事情。我也理解如果你身边有这么一个妹妹,我未必会高兴得起来,但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……”

“好!”

他倒是应得干脆,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,魔邪的眸子凝锁着她,一字一顿,缓声道:“既然你这般坚持,认为他就是你的弟弟,那焱暂且容他。这小子脾气不比焱好,看在你的面子上,焱尽量不与他冲突!”

话都说到这份上,如果还不能领会他的心意,那就是夜魅傻逼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