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6 出色的制衡家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至于能不能明天,就还是看陛下怎么说吧。

神慑天挥了挥手,示意他去。

北见歌心里明白,在小太监来回话之前,君上的心情是不可能好了,因为要担忧是否必须立即去皇宫,那君上的鸽子……

北见歌开口道:“陛下竟然都这么说了,想必是真的有要紧的事!”

神慑天回头看了他一眼,冰雪般的容颜,浮现出一丝不悦来:“难道本君的鸽子不要紧吗?”

“属下……”北见歌其实很想说,真的不要紧。

反正这天底下的美食,能吃的您全部都吃过了,就是少了这鸽子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而且……

大不了过几天让程晓娟再去找一只好了,虽然奔波了一点,但也不是吃不到了,君上这至于吗?

好吧,对于他们来说是不要紧,但是对于君上这种,把人生所有的乐趣,都放在吃身上的人来说,这真是一件要命的大事。

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,开口道:“君上请勿动怒,鸽子眼下才是第一要紧的!”

神慑天轻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却忽然问了一句:“那小家伙最近如何了?”

“呃……”

这个小家伙,当然就是说北辰邪焱了。

北见歌其实很想说,君上您也只比北辰邪焱大七岁而已,不要总是一副自己是个老人家,而北辰邪焱是个小孩子的姿态。

他终究还是没吐槽,却是开口道:“最近应该过得不错,他倒是有了一位心上人,叫夜魅,好像这个女人,大皇子也看上了,前段时间还为此闹得不愉快。”

神慑天脚步一顿。

诧异地回头看了北见歌一眼:“夜魅?当真看上,还是假看上了?”

“看样子,像是真的!”北见歌出言评价,并飞快地道,“不仅仅是看上了,据说还订婚了。”

神慑天颔首,想起来当日,北辰邪焱离开凌山行宫之前说的话,顿时轻笑一声,摇了摇头。

再次举步,走向行宫。

威严而庄重的声,缓缓地道:“倘若当真有个女人能让他收收心,本君倒乐见其成。否则他当真不知,会成为怎样的祸端!”

“君上,竟然您也认为北辰邪焱是个威胁,您为何不主张除掉他?”北见歌纳闷地问了一句。

神慑天回头扫了他一眼。

冰雪般的容颜,掠过一分怒色:“北见歌,让你去杀,你下得了手吗?”

北见歌顿时脸色一僵,摇了摇头:“下不得手!”

是啊,他都下不了手,君上就更不可能下得了手了,只是:“君上,陛下对您的感情用事,很是不满!不论如何,您也要当心皇上的猜忌之心。尤其陛下还对您似乎有……”

说着,北见歌不敢说下去了。

说起皇帝,神慑天的面上,浮现出一丝疲惫,还有一丝复杂。

他挥了挥手:“不必多说,本君明白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皇宫之中。

太监上来禀报:“陛下,君上说可否明日再来?”

说着这话,他也有些纳闷,他其实是第一次见到君上,这么一个天下人心中,宛如神祗一般存在的人。

这一次都是因为作为自己师父的总管太监生病了,所以自己才有这个机会去。

于是,他也就不明白,君上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了。

皇帝看了他一眼,嘴角浮现出一缕笑意,那一丝笑意,在小太监看来,觉得很有些古怪,那是一种……陛下在谈及自己的皇后、妃嫔都不会有的温柔神情。

语气更是含着几分宠溺,轻声询问:“他可是又觅得什么美食了?”

“呃……”小太监很惊讶于陛下这个表现,但还是没忘记回话,“回禀陛下,这个奴才也不知道。君上只说了,是否可以明日,或者今日半夜,他也可以忍受!”

说着,小太监都想擦一把额头的冷汗。

也是没谁了……

君上要来见陛下,还要用“忍受”这种词,不是说了君上一向很敬重陛下吗?

好吧,也许君上对其他人,连“忍受”都不愿意。

“无妨,你去传话,那便明日吧!告诉他,只要他愿意来,等再久,朕也甘愿!”皇帝缓缓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小太监更是懵逼了。

是他想多了吗?

为什么他觉得,陛下这话真的怪怪的?

也不敢多想,他很快地开口道:“是,奴才立即去传话!”

……

边城。

夜魅和北辰邪焱,站在城楼之上,看着下头的那些大漠士兵。

夜魅的眼神忽然凝了凝,看着他们的兵阵,可是一点都不像是认真来打仗的样子,就算是夜魅不懂兵法,也能看出来,面前这状况,是有问题。

北辰邪焱当然也能看出来。

他偏头,看了一眼夜魅,缓声道:“赫连皓月是领兵大将,曾经是大漠王的左右手。如今带兵前来,人马不足,阵型也乱。想必是另有盘算!”

夜魅回头看了他一眼,冷声询问:“你怎么看?”

“盘算么,不够强大的人,才指望用算计来击败敌人,但焱不同!”他魔邪的眼神,看向夜魅,缓声道,“焱认为,真正强悍的实力,能将所有的谋算都击碎。不论他有何盘算,焱也认为,让他全军覆没,是为最佳!”

“那好!”夜魅点头,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,不管赫连皓月是在盘算什么,先将敌军彻底击败再说,她回头看了一眼萧越清,“带兵出城,将他们打一个落花流水!”

“是!”

萧越清其实看见这群人这样布阵的时候,就已经怀疑了他们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,他早就跃跃欲试,想出去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了。

眼下领了夜魅的命令,当然再开心不过。

他立即转身,带着一群士兵,策马出去了。

夜魅回头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嘴角也浮现从一抹讥讽的笑意:“但愿,这不会又是你那位皇叔的诡计之一!”

北辰奕,这今日的交锋,夜魅已经明白了这许多。

她盯着北辰邪焱,继续道:“我猜你之前就没杀他,容忍他这样嚣张,恐怕还有一个理由,因为他是一个出色的制衡家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存稿菌的温馨提示:五分钟左右之后还有一章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