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7 焱不会让人伤你分毫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就像昨夜在路上,为了保命。

他便说出来,自己早就为九魂布下杀局。那么,这也意味着,一旦北辰奕感觉到危险,并会从别人的弱点下手,来制衡对方,稳定面前的局势。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倒笑了,魔邪的眼扫向他,缓声开口:“不错!”

的确是如此。

他之前从来不与北辰奕正面交锋,就是因为明白,一旦正面交锋,北辰奕定然会用局使得他与神慑天,不得不走到对立面。北辰奕,的确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制衡家。

既是如此,所有他从前,也都是避开便是了。

夜魅颔首,表示明白。并在下一瞬开口:“既然是这样,那么眼前赫连皓月的举动,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,这或许是另外一个局!”

即便不是一个制衡术,怕也是一个暗杀招。

这说话之间,萧越清已经带着兵马,出去与赫连皓月等人,缠斗在一起。两军交战,在极短的时间之内,便见赫连皓月手中的大军,节节败退。

这浑然不符合大漠军一向能征善战的本事。

便也使得夜魅的眼神顿时更深了,果然有问题!赫连皓月今日的目的,是来打一场败仗吗?

若真的是败仗,那对于大漠来说,用处是什么?

夜魅眼神深了深,冷声道:“看来,如果我不去拜访你的皇叔,也该有人来拜访我了!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便偏头,看了夜魅一眼。

他到底也不蠢。

只在片刻,便意识到了什么,靠近她两步,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,开口问询:“你与鸠摩诃有合作?”

这话若是旁人问,夜魅是定然不能承认的,一旦承认就有通敌嫌疑,不管她最终目的是不是为了守城,但都可能被视为叛徒。

但,这既然是北辰邪焱问的。

她回眸瞟了他一眼,坦然承认:“是啊!”

北辰邪焱颔首,优雅的声,缓缓地道:“若是这般,他当的确要来找你了!”

赫连皓月领军出战,说明这一局,鸠摩诃已经被排除在棋局之外。

如今的局势,对于鸠摩诃来说,应当是最好掌控大漠的机会,鸠摩诃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在这时候,被排除在局外。若是这样,他一切的打算与筹谋,都将付诸流水,以后还要花更多的时间蛰伏。

“嗯!”夜魅点头。

眼看着赫连皓月节节败退,带着军队打算逃离。

夜魅的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,感觉自己好像是已经走进了一个局,却不清楚,下一步布局的人会做什么,这感觉令她有些不安。

而下一瞬。

北辰邪焱伸出手,抓住她的手。

令她微微一怔,偏头看他一眼。

旋即,他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不必怕,即便是局,你也不会有事!即便这边城不要了,焱也不会让人伤你分毫。”

夜魅一怔之下,便笑了。

声线依旧冰冷,神情却柔和了许多:“我清楚,他们想伤我还是杀我,这都不容易。他们最多能做到的,就是对我如同对鸠摩诃一样,直接驱逐出局。这对我来说影响不大,但是,我不喜欢被算计!”

是啊,驱逐出局,对她影响的确不大。

当初留在边城,是因为大漠王言辞凿凿,说还要找她算账,为她闯入大漠军营杀人的事情。但是如今,这个话题已经根本没人提及了,她就算在这时候抽身而退,对局面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他们该打的,还是会继续打,北辰皇朝的边城,北辰邪焱都不在乎,自然也不关她什么事。

但是,她很不喜欢被人算计,不喜欢被动的被人赶出这个战场,或者成为被人愚弄的棋子。

想到这里,她看了北辰邪焱一眼,冷声道:“你看着吧,我会赢的!我只是还需要一点的时间。你这些天帮我找来有关北辰奕所有的资料,他以前所有的设局,事无巨细,我都要清楚。”

她这话一出,他魔邪的眸子一凛,顿感不悦。

已经保证了自己以后会从他的角度看问题的夜魅,这时候很快地思索,便明白他不悦的理由,嗤笑了一声:“你可不要多想,我并不是为了了解其他男人。我只是为了了解我的敌人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!你总不能因为北辰奕是个美男子,就不让我了解敌方,被动挨打吧?”

她的话说得简单而诚恳。

而夜魅也发现了,原来提高一个人的情商,并没有那么难,只要从对方的角度思考一下,便能在瞬间明白对方不高兴与生气的缘由。

若是以前,她看着北辰邪焱此刻不悦的神情,肯定又是一脸懵逼,完全不明白他又是咋了……

见她的解释还算是合情合理,也终于能解读他不高兴的理由。

他便颔首,缓声开口:“那好,你要的资料,三天之内焱会让钰纬整理好!”

跟在后头的钰纬嘴角一抽……

以前他总觉得跟在殿下身边,是件比较危险的事情,毕竟殿下性格莫测,但是现在想想……以前的自己简直是太幸福了,每天除了跟着殿下到处看殿下折磨人,根本就不用干什么事儿。

现在可好,还要去收集资料。

还要整理。

还要交给夜魅,还要在三天之内!

钰纬表示,很想问一下,加工资吗?!

就在这会儿,赫连皓月已经带着残兵潜逃,萧越清派人上来请示夜魅的意思:“夜魅姑娘,萧将军问追不追?”

这个时候要是追,肯定容易落进敌军的埋伏,正常的情况之下,一名主帅都不会作出要追的决定。

但是……

夜魅眼神一冷,嘴角淡扬,冷声吩咐:“追!除非再往前就是敌军包围圈,或者是大漠军营,否则能追上一个就杀一个,最好赶尽杀绝!”

“是!”士兵一怔,很快地下去传话。

只是一瞬间,北辰邪焱就明白了夜魅的想法。

卢相桦站在夜魅身后,也是皱眉:“夜魅姑娘,要是追的话,说不定会落入敌军埋伏!”

夜魅冷笑一声,回头看他一眼:“敌军一定有一位智者在为他们筹谋,你知道吗?对付智者的方式,就是不按常理出牌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存稿菌继续卖萌求月票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