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0 与北辰奕过去的恩怨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!我告诉你!我都告诉你!”司马蕊飞快的点头,并伸出手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花。

可,下一瞬。

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眼泪又掉了下来,盯着夜魅道:“我真的以为,你已经死了。我真的以为……你怎么会还活着?我……难道当年我的举动,终究还是救了你一命?”

这下,夜魅更加的云里雾里。

只是看着司马蕊哭得这么伤心,她心中也明白,这是司马蕊极度在乎自己的表现,于是也忍住了,暂且没有说话,等待司马蕊的心情平静下来。

足足半盏茶的功夫,司马蕊才冷静下来。

她盯着夜魅,开口询问:“你想起来了多少?有哪些部分?有哪些疑惑,你可以都说出来,我能为你解答!”

夜魅盯着司马蕊,迟疑着开口:“我想起来有一部分,关于北辰奕。我记得在郊外他救了我一命,但是为什么,我潜意识里非常讨厌他,我甚至有些恨他。对,就是恨!我明白这么深重的恨意,并不是因为这几日他算计九魂,算计我而起。而是属于我记忆中的一部分!所以我很不明白。”

这个问题,真的困扰了夜魅许久。

这几日她怎么想都想不通。

她相信,就算是从前的自己,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,也不应该会是这样的心态。

却没想到。

她这话一出,司马蕊立即便咬牙切齿起来,狠狠地道:“什么救命恩人!阿曦,就算是他对你有救命之恩,我想这也盖不过他对你的大仇!”

夜魅立即凝神,等待司马蕊说下去。

司马蕊开口道:“我想,如果你找回的记忆没有出错,你就应该是我的挚友,宗政曦。你真实的身份,是宗政皇朝的公主。”

夜魅一颤,心头的猜想,得到证实,这一秒竟也不知道自己是何种心情。

果然,她跟宗政皇朝有关。

而那一双穿着明黄色锦袍的夫妻,的确是宗政皇朝的帝后,也的确是她的父母。

夜魅攥紧了拳头,平复了一下心情,看着司马蕊:“你继续说!”

司马蕊的眼神变得悠远,继续开口道:“彼时,我与师兄骁钦在山上学医,因为的淘气,溜下山玩,才遇见正好遛出皇宫的你,我们便结识了。后来每一年,我都会去宗政皇朝的皇宫,陪你玩耍一段时日。你父皇母后非常宠爱你,便也默许了我的到来!”

司马蕊先说清楚了自己与夜魅的交情。

说完,司马蕊又继续开口:“原本一切都好好的,可是五年前。宗政皇朝,去了一个恶魔!那个人便是北辰奕,当年北辰皇朝与宗政皇朝交战,北辰皇朝战败之后,将北辰奕送到宗政皇朝为质。现在想起来,那一场战败,恐怕也是北辰奕的圈套!”

说着,司马蕊咬牙切齿起来。

随着司马蕊的话,夜魅似乎也想起来了什么,似是她躲在御书房的门外,听见父皇说什么赢了,北辰奕,很危险,质子什么的。

说到这里,司马蕊有些怜悯的眸光,看向夜魅:“五年前我去找你,你告诉我,北辰奕是个好人,你跟他关系非常好。你说他是除了我之外,你最好的朋友。我当时还期待过,或许有朝一日,你们会同我跟骁钦一样,彼此日久生情,成为一段佳话,那时我心里还默默祝福了你们。”

夜魅听着,脑海中也似乎想起来,一个少女时代的自己,正在树下,手中拿着一根桃花的枝条,兴高采烈地对着司马蕊说着什么。

这一瞬间,夜魅也顿时觉得自己心脏一缩。

而司马蕊的神情,也变得深恶痛绝起来,她开口道:“可四年前,我知道宗政皇朝出了事,担心的你的安危,便比往年提前一个月下山,去找你。没想到,我再次来到宗政皇朝的皇宫。便看见你狼狈的从皇宫里头逃了出来,那时候已经是漫天战火……”

想起当年那一幕,司马蕊的眼角,也落下泪来。

“还有呢?”夜魅很急迫的盯着司马蕊的眼睛,询问之后的事情,还有呢?

她逃出来了之后,怎么样了?

又发生了什么?

这些是不是跟北辰奕有关系?

司马蕊看向夜魅,神情更加哀恸:“你慌乱的抓着我的手,不断的说北辰奕骗了你,你害了所有人。你说前一天有人看见北辰奕出宫,你父皇原本想杀了他,但是北辰奕骗你说,是出宫为你买你想要的鬼面面具。你信了,便苦苦央求你父皇放了他,你父皇相信了你!”

夜魅顿时明白了什么,眼睛里面已经是一片血丝:“可他出宫,并不是为了买面具,是不是!”

“嗯!”司马蕊点头,“他出宫是为了布局,第二天晚上,北辰皇朝的大军,就杀入了皇宫,与他里应外合。你告诉我,你亲眼看见你父皇母后被活活打死,他们让你快点跑……”

夜魅顿时感到浑身战栗,眼前又浮现出在旧宫看见的那一幕,看见那样血淋淋的画面。

心头的恨,在这一瞬间蔓延,令她几乎收势不住。

是恨意,也是懊恼,更是自责。

因为她错信了北辰奕,才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,害死了那么多人!难怪,她见到北辰奕,便那样恨他,那样那样恨他……

司马蕊看着夜魅的眼角落下泪来,也不急着安抚,却是继续开口道:“我带着你一起逃,那年北辰皇朝的皇帝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。寻常情况下,破国之后,就算是赐死你父皇母后,也该是一条白绫或者毒酒,以体面的方式死去,可是……他下令乱棍打死不说,还要杀掉整个京城的百姓泄愤!”

说起这件事情,司马蕊便感到不解,看着夜魅道:“我一直认为,他如此作为,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内情。只是那时候我们也顾不得这些,只能带着京城的百姓们,一起逃命。苍天庇佑,正巧那段时日,京城之外的暝河,有不少渔民留下的船只,所以你带着百姓们,让他们乘船逃走。但当年,还是有许多百姓,死在乱箭之中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来自存稿菌的温馨提示:五分钟左右后还有一更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