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1 当年毒杀十几万人的真相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猛地闭上眼。

这些东西,她此刻脑海中没有任何的印象,可就这么听司马蕊说着,她便已经感觉到自己心头绞痛,让她几乎透不过气,这边也让她明晰,这件事情,一定曾经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她身上。

否则,她不会只是听一段故事,便觉得自己心痛到几乎窒息。

“还有呢?”她颤抖着声音,又问出了一句。

这一句还有,也问出了司马蕊不愿触及的心事,那便也是她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。

她低下头,开口道:“大部分的百姓都上了船,百姓们纵然已经听到风声,知道北辰奕之所以能算计宗政皇朝成功,跟你有莫大的关系。但众人看你带着大家逃命,却让大家先上船,于是也纷纷原谅了你。”

说着,她继续开口:“可,那时候,北辰皇朝的国师,忽然下令要射杀所有人。你胸口中了一箭,落入了暝河之中,我想救你,却没能抓住你!眼睁睁的看见你掉了进去……你只留下一句话,让我无论如何,帮你保护好那些逃离的百姓。”

这一瞬。

夜魅似乎感受到自己胸口一阵微痛,脑海中也想起来,四年前她在医院醒来之时,胸口的确有疤,老大花了不少钱,用了不少药,才帮她把疤痕去掉。

想到这里,夜魅有些急迫地问了她一句:“那百姓们都逃掉了吗?”

司马蕊擦了一把眼角的泪,看着夜魅,继续道:“逃掉了!那时候,北辰皇朝成千上万的人追杀他们,但是他们到底没了船,有十数万熟悉水性的人跳入水中追杀,眼看就要追上。我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司马蕊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她低着头道:“阿曦,我当年真的挣扎了很久,那是你临终的托付,你嘱托我一定要为你守护好这些百姓,我不能辜负你的托付。而我知道,暝河的下游,除了那些追赶的士兵,还有许多无辜的百姓。我当时没有办法,我便拿出了毒药……”

说着,司马蕊的面上布满了泪痕:“那是剧毒,若是真的倒进去,所有跳入水中追赶的士兵,便都只有死路一条。下游的百姓,如果不小心沾染了那水,也是必死无疑!我师兄骁钦知道了山下的事情,赶来寻我,便见着我拿着那毒药。他心里明白,以我对你的交情,这件事情我非做不可,所以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更是泣不成声:“他打昏了我,替我做了这件事。害死了十万追杀那些百姓的士兵,还有数万下游无辜的百姓。做完这一切,全天下都开始追杀他,他便失踪了,从那之后再没出现过!”

夜魅原本脸上便落了泪,听司马蕊这样一说,更是忍不住泪意。

所以。

那一日。

不仅仅是她宗政曦,失去了自己的父皇,母后。司马蕊也因为对挚友的情谊,不惜与天下为敌,最终失去了自己的挚友,也失去了挚爱。

夜魅伸出手,抓住了司马蕊的手,哽咽着道:“是我欠你的!”

这世上有几人,能为了自己的挚友,违背自己的本性,做出这般残害生灵的事情。而这一切,不过都是为了一个义字。最终这件事情,骁钦为司马蕊做了,可从此司马蕊身上背负的,只会更多。

司马蕊也顿时抱着夜魅,痛哭起来:“夜魅你知道吗?我和骁钦他,原本是医仙与医圣,我们从来没有害过任何人,从来没有。可因为那件事情……因为我的选择,死了那么多人。这原本应该都是我的罪过,却由骁钦一人为我承担。这些年,我没有一天能面对自己的良心,没有一天能好过,也没有一天不想他!”

“我明白!”夜魅拍了拍她的背,心中的痛楚不比她少。

司马蕊哭了一会儿之后,也慢慢冷静起来。抽噎着继续道:“其实我后来也想明白了,这世上其他百姓,都与我何干呢。我愿意救人是我的造化,我要杀人也是我的本事。我这一生,周全不了所有人,面对选择,便也只能周全我的挚友了。可我没想到……”

没想到,这竟是她再也见不到骁钦的原因。

“他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罪,也怕连累我。便……”说到这里,司马蕊忽地坐起来,捧着夜魅的脸,再三的确认道,“所以阿曦,真的是你吗?你真的还活着?”

夜魅点点头,她虽然没完全想起来,但这痛苦却很真实,她轻声开口:“我想应该是我!”

如果早就知道,当初的托付,会让司马蕊陷入这样的痛苦,她想……以宗政曦和司马蕊的交情,宗政曦也不会留下这一句托付。

这便是真正的挚友。

司马蕊继续道:“因着我曾经给了你一颗解百毒的药丸,那是唯一一颗,所以我才敢在河中投毒,相信也毒不到你,当年我便在心中存了一丝侥幸,希望你能活下来。我被打晕之后,再醒来,骁钦便失踪了,我到处也没找到他,便再次去暝河,寻找你的踪迹!”

说到这里,司马蕊的眼神,也变得悠远起来,嘴角更是浮现出一丝讥笑,像是想起来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。

她开口道:“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?我听说北辰奕不管不顾,跳下满是毒水的暝河,想去找你。但最终被人救了上来,他却还是哀恸不止,我亲眼见着他在河畔吐了许多血。我后来还知道,他在落入水中之前,还服过其他剧毒,以至于他的武功尽废,双腿也断了,从此成了一个废人!”

“可他现在,似乎快痊愈了!”夜魅擦掉脸上的泪,盯着司马蕊,说出来这么一句。

司马蕊点点头,眼中掠过恨毒了的神情,继续道:“他倒是命好,竟然能痊愈!”

夜魅渐渐冷静下来,盯着司马蕊,又问:“那么……你说也许是因为你当年的举动,我保住了一条命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北辰奕哀恸吐血之后,便晕了过去!后来他派人在河中找你的尸体。北辰皇朝的皇帝也下令在找。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活着,但是我清楚,如果他们找到你,就算你还活着,也不会有什么好事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