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4 他可能会失去她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司马蕊说着,便泪如雨下。

她当真没想到,原来他曾经近在咫尺,只要她再往前找一步,就能找到他。

她也后悔,当日欣悦雁为了考验夜魅的实力,跟着夜魅一起出战,那天自己没有跟她们两个一起去,要是自己也去了。看见了骁钦,莫说他戴着面具了,就是他已经面目全非,早已不是他,她也一定能认得出来。

可是偏偏,那天她就没去。

欣悦雁也知道她心中的痛苦,却是忽然想起来什么:“对了,你记不记得,钰纬说看见有人在你的院子附近?如果骁钦真的就是那个左翼王,他就算是离开了大漠,应该也没走远,说不定那个暗中盯着你的人,真的是他!”

虽然之前她们已经分析过了,认为不可能是骁钦。毕竟如果是骁钦的话,应该没办法进来,但是现在回头想想……万一呢?

尤其骁钦离这里这么近。

而且,她也实在是想不出来,这世上还有谁,会毫无敌意地,在暗中默默窥视司马蕊。

“对!你说的对,有可能真的是他!”司马蕊连连点头。

欣悦雁也拍了拍她的背:“你先冷静一下,你这样真的有点失态!”

司马蕊也明白,因为当年那一场投毒,骁钦结下了多少仇家,她的确必须冷静,就算是找到了骁钦,与骁钦相认了,也都不能让旁人看出端倪来,何况现在还没有发现骁钦的下落了。

她渐渐冷静下来,最终说出了一句话:“该出现的人,终于都出来了,老天会是公平的!”

听着司马蕊说出这么一句,在欣悦雁看来,只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话,她眉心蹙了蹙,纳闷地问了一句:“阿蕊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什么叫做,都出来了?

司马蕊看了欣悦雁一眼,眸中也是熊熊恨意,“没什么,这些你先别多问!只是,因为北辰皇朝那些卑鄙无耻的人,我们所有人受了这么多苦,这些债,总该有人来还!”

司马蕊清楚,当年宗政皇朝的覆灭,有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阿曦,纵然所有人都明白,这一切是因为阿曦太过善良,北辰奕太过狡诈,但还是有包括欧阳涛在内的许多人,都并不能完全谅解阿曦。

要复仇,她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,她相信,阿曦……不,夜魅,也有这样的觉悟。夜魅她一定会稳住,一步一步取得胜利的,她一定会稳住,也必须稳住!

……

北辰邪焱的房间之中。

钰纬匆匆忙忙地奔了进来,进门之后,便开口道:“殿下,不好了,那个……夜魅姑娘独自离开了。听说她就说了一句,是为了九魂的药出门就走了,还说了自己过几天就会回来,让所有人都别跟着她……”

钰纬颠三倒四的将夜魅离开之前,所有的交代,以及相关的事情,全部说完。

心里也是不明白,夜魅姑娘就算是要去办事,怎么地也应该先跟殿下说一声再走吧。

北辰邪焱也愣了一下。

盯着钰纬,缓声询问:“直接就走了?也没让人给我留句话?”

“没有!”钰纬很快地摇了摇头。

北辰邪焱顿时沉了脸,瞥向钰纬,缓声开口:“她去了哪个方向?”

“谁都不知道啊,她策马便往内城去了,并让所有人都不准跟着。您也知道她的脾气,她这么一吩咐,还有谁敢跟上?”钰纬说着,也感觉有些头疼,这夜魅姑娘,这要出去几天就出去几天呗,但好歹跟殿下打声招呼,或者留句话也好啊。

看着自家殿下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钰纬到底也不傻,很快就地开口道:“殿下,难不成……是因为夜魅姑娘知道您的脾性,觉得是为了九魂的事情,您指不定又要跟她起争执,所以她不愿意多说,便直接走了?”

钰纬这样推测。

说实话,这么一推测,钰纬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挺大的,关键是只要殿下相信就行,只要殿下能心里舒服了,有个理由稳住,那么他们这些待在殿下身边的人,这几天生活起来就不会太辛苦。

北辰邪焱沉默着,思索了片刻,最终摇了摇头:“若说前几日,因为这个理由她不告而别,焱的确有可能这样想。但是今日,应当不会!”

毕竟,几个时辰之前,他们两个人,才说好了,以后在九魂的问题上,他会多做一些忍让。这是他刚刚才答应的事情,所以她定然不至于怕他阻挠,便直接离开。

他睨了一眼钰纬,优雅的声线,缓缓询问:“她离开之前见过谁?”

“司马蕊啊!”钰纬很快地回话,并劝到,“殿下,属下真的觉得没什么问题,您想啊,九魂身上的毒需要什么解药,肯定是司马蕊清楚。司马蕊跟夜魅姑娘谈完,夜魅姑娘就走了,这可不就是为了去找药吗?”

钰纬认为,这个事情,从逻辑上面,是完全能说得通的。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也沉默下来。

半晌之后,他伸出手揉了揉眉心,缓声道:“去将司马蕊叫来!”

“啊?”钰纬不太明白,既然事情已经明朗,还把司马蕊喊来干什么?

看钰纬一脸懵逼,北辰邪焱坦然开口:“不知为何,焱心中总有不好的预感!”

其实,这不好的预感,从她莫名其妙的问他,如果有一天她想杀他,他会如何的时候,便有了。

后来,看着她说去找司马蕊,让他不要跟上。

再到眼前,她忽然的不告而别,似乎都在预示着什么。或许,他若不能很快的找到问题的结症所在,他们之间会渐行渐远,甚至……

他有可能会失去她。

这个念头,令他的神色立即冷了下头,扫了钰纬一眼,冷声道:“立即去!半盏茶之内,我要看到司马蕊!”

“是!”钰纬也不敢多话,赶紧转身去找人了。

心里也是一阵打鼓,只希望什么事儿都没有,只是殿下想多了,否则他也不敢想象,以殿下的脾性,会发生点什么。

……

北辰皇朝,皇宫之中。

“陛下,君上到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