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6 这种感情,我觉得恶心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但她若是北辰邪焱的心上人,陛下是否想过,这样做的后果?”神慑天反问一句。

皇帝忽然冷了脸,盯着他:“倘若这个女人危及北辰皇朝,那么必须除掉!北辰邪焱若是一定要维护她,神慑天,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!”

神慑天沉默片刻。

最终恭敬地道:“臣明白了!”

北辰邪焱如果一定要维护她,那便是站在了北辰皇朝安危的对立面,那么……他神慑天就算有再多的私心,也只能除掉他。

“臣告退!”

神慑天说完,便转身离开。

皇帝却忽然叫住他:“神慑天!”

他脚步顿住,立在原地,并未回头。

皇帝看着他挺拔的背影,真如梦幻神祗一般,神圣庄严不可接近。忍不住哑了声:“朕所求,你真的不能给吗?”

神慑天默了片刻,最终回头:“陛下,恕臣直言。这样的情感,让臣觉得恶心!”

皇帝的脸色,顿时青了起来。

他一直知道,神慑天对自己丝毫没有这方面想法,也从来没有过委身的打算,他更加明白,神慑天对自己明示暗示的一再容忍,都只是因为自己对他族人的恩情。

但是,他没想到,今日从神慑天口中听到的,竟然不仅仅是拒绝,除了拒绝之外,还有神慑天一直以来,对自己的想法。

他觉得恶心。

这也许,是皇帝这一生,所遭受过的最严重的侮辱。他自以为跨越性别,甚至可以付出所有的真挚情感,在心迹表明之后,竟然只被回应了一声恶心。

他如何能不觉得屈辱,又如何能不怒?

他怒斥一声:“你给朕滚出去!”

“臣告退!”神慑天不卑不亢的说完,恭敬地退了出去。

而他离开宫殿那一瞬间,皇帝将龙案上所有的东西,都尽数掀翻。让刚进门的小太监,直直的吓得白了脸……

陛下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

“陛下?”小太监试探着喊了一声。

皇帝却是一阵怒吼:“滚!都给朕滚!”

“是!”

小太监吓得立即跑了出去,原本在神慑天离开之后,打算进来伺候的宫人,这时候也都跟着一起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神慑天出门之后,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。

北见歌在门口候着神慑天,自然也听见了皇帝那雷霆之怒,心里也明白,君上今儿个怕是把陛下给激怒了。

这一瞬间,北见歌也觉得皇帝很可笑。

神慑天,这样一个实力可以与神,甚至在众人眼中已经远胜过神的人,愿意为皇帝这样的人效忠,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满?

就连北辰邪焱都曾经一再嘲讽君上,竟然为皇帝这样的蠢辈效力。

结果呢?

皇帝不知道知足就算了,竟然还想这些不切实际的。

他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君上,皇上实在是太放肆了!”

神慑天闻言,只回眸看了北见歌一眼,冷冷地道:“不得对陛下不敬!”

“是!”北见歌已经应了一句。

他心里也明白,尽管君上也对陛下不满,但……因着当年的恩情,君上不会背叛陛下,也不会对陛下不敬。

……

“夜魅离开边城了?”鸠摩诃皱眉看了一眼自己身前是士兵。

士兵点头:“是!是城中斥候传来的消息,夜魅刚回到边城,跟赫连皓月打完没多久,就独自策马离开了!”

鸠摩诃顿时沉默了,他这几天一直想去见夜魅一面,商讨大漠王已经暗中与北辰奕合作的事情,然而这些日子,夜魅一直都不在边城,好不容易等到今日回来了。

没想到自己还没找好时机去,她就已经又出门了。

鸠摩诃点头:“我清楚了,让城中的斥候小心盯着,只要她回来了,第一时间来报我!”

“是!”士兵立即领命。

鸠摩诃又问了已经:“赫连皓月活着回来了吗?”

“回来了……大汗正在召见……”士兵立即应了一声。

鸠摩诃轻哼了一声……

……

司马蕊面对着面前的人,心里很是紧张。

她低下头,不卑不亢地道:“四皇子,事情我都已经说清楚了。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吗?”

事实上,她很讨厌北辰皇朝的所有人,也并不想这么客气的跟他们说话,只不过北辰邪焱这个人身上的气场太强大,司马蕊表示自己在找到骁钦之前,还丝毫没打算去赴死,所以这会儿便是客客气气的。

北辰邪焱闻言,死死地盯着她。

优雅的声线,带着几分危险的味道,令人能明确感知到他此刻的不悦,他沉声道:“你对焱说的,当真是全部的真相吗?”

司马蕊的话,逻辑没有问题,夜魅去找药了。

但是北辰邪焱却觉得,这个问题并没有眼前看起来这么简单。

司马蕊抬头盯着北辰邪焱,似乎已经有些不高兴:“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,还是四皇子殿下想要其他不同的真相?能有什么真相?或者四皇子自己有头绪?”

她这态度不怎么好的话一出,钰纬顿时为她捏了一把冷汗,这世上敢这么嚣张的跟殿下说话的人,可没几个啊,这个司马蕊……胆子可真大。

北辰邪焱闻言,魔邪的眸中的确掠过一丝红光,有些怒意,但他到底压下来了。凝锁着司马蕊的头顶,令人窒息的压迫感,让司马蕊的心里也毛毛的。

其实她根本就不敢这么跟北辰邪焱说话,只是北辰邪焱制造的气场太可怕,她怕自己不佯装发火,最终会因为露怯而不小心露馅。

所以只好铤而走险……

北辰邪焱静静地盯了司马蕊又半晌,直到司马蕊感觉他继续盯下去,自己只想选择直接晕倒算了的时候。

他终于再一次出声:“本殿下明白了,你退下吧!”

“是!”

司马蕊顿时松了一口气,但是面上丝毫不敢表露,转身没事人一样走了出去。

北辰邪焱不管怎么说,也是北辰皇室的人,是敌是友分不清,夜魅都不愿意告知他真相,自己自然也不能越俎代庖,帮夜魅说了。

还好,蒙混过去了。

钰纬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小心的问:“殿下,您真的相信没问题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