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8 本王在想,如果她是失忆了呢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嗯!”北辰邪焱只应了一声,明显心不在焉。

让萧越清在心里默默的想着,若不是夜魅姑娘如今对边城的战事,还算是关注,以殿下这个性格,是不是根本管都不想管。

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后,开口道:“末将先退下了!”

北辰邪焱挥了挥手,示意他离开。

萧越清的心更累了……

真的,这么不关心国家利益的皇子,真的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他内心甚至都怀疑了一下,四皇子是否是前朝被掉包了混在皇宫的余孽,四皇子才能完美的做到,对战事、对国家安危如此的毫不在意、漫不经心。

怀着一种惆怅的心情,萧越清转身离开了。

钰纬斜着眼睛看着萧越清的背影,用脚趾头也知道萧越清在想什么,哎……没有经历过殿下那般遭遇的人,怎么可能明白殿下为何会变成这样。

“殿下……”钰纬喊了一声。

北辰邪焱顿了顿,忽地沉声道:“派人去找,务必找到她的下落!”

“是!”钰纬立即应下,心里明白殿下还是不放心。

旋即,北辰邪焱继续道:“盯着北辰奕,焱不希望再一次发生,他从焱的眼皮子底下,离开边城的事!”

“是!”钰纬立即神情一肃,上次自己因为这件事情,被踢了一脚,他还记忆忧心,他是一个有尊严的钰纬,绝对不能为了同一件事,被殿下踢第二脚。

哦,对了。

再出这种事,殿下估计根本懒得踢他了,怕是直接把自己拖出去砍了!

……

官道之上,夜魅策马飞快的奔驰。

在离开边城之后,她便清楚又有人在暗中跟着她。这一次她丝毫没客气,直接便掏出自己袖中的匕首,对着跟踪的位置抛去!

“嗤!”

“咚!”的声音落下。

两具尸体应声倒地。

这一回,倒是真的应了夜魅那句话,再有人敢跟踪,她就要杀人了。

这下,其他人顿时也不敢跟了。毕竟很明显,他们的身形已经被夜魅察觉,强行跟踪的话,除了丢了自己的小命之外,不会有第二种更美好的结局。

接下来,便当真是试探夜魅忍耐性的人都没有,众人都纷纷退散,不敢继续跟踪了。

夜魅策马,按照离开边城的时候,找一脸懵逼的卢相桦要的地图,飞速的往暝河的方向而去。

脑子也飞快的运转。

以北辰奕的缜密,一定能猜到,如果她真的想起来了什么,必然有亲自去暝河看看的可能,所以暝河应该早就守着北辰奕的人。

她要如何才能避过这些人的耳目,成功的到达暝河附近,去亲身寻找记忆?

倘若杀了那些守着的人,北辰奕一定能猜到她去过。

但那里不比潜入皇宫或者军营,这种敌在明她在暗的地方。反而情况对调过来,变成不知有多少暗线埋伏,敌在暗,她在明,而且她也不熟悉暝河附近的地形,想要完全不留下丝毫痕迹的出现,实在太难。

那么……

她能有什么破解的办法,能不留下痕迹,也丝毫不引起北辰奕的怀疑?

她飞快的思索着,耳边是呼啸的风声,心中的测算却是分毫不让。她不能有丝毫的懈怠,也不允许再输掉任何一场,更不能留下任何的破绽,否则她复仇的路,会非常难走!

所以,即便这办法再难想,她也一定要想出来!

也许当真人给自己多大的压力,就能挖掘自己多大的潜力。在夜魅的头沉得快要炸掉的前夕,她脑海中灵光一闪,便真的有一个办法,从自己脑海中掠过……

……

边城。

北辰奕已经躺在床榻上,依旧是在咳嗽。

骁钦刚给北辰奕把了脉,并无奈且无语地说了一句:“奕王,你我之间的协议,应当到我为你拔除身上的毒为止,便算做结束。但是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好不容易好了一点,你又感染风寒,你是想劳烦骁钦为你调养十年八年吗?”

这样无端端地被拉长自己被胁迫的工作时间,任由谁都高兴不起来。

北辰奕扫了骁钦一眼,倒也没什么歉意,只沉声道:“不会有下一次!”

的确,不会有下一次。

这一次是因为夜魅那一张脸,跟阿曦一模一样,出于对阿曦的怜惜。如今,这几日下来,他早就已经再清楚不过,夜魅是夜魅,阿曦是阿曦,既然并不是同一个人,他自己也没有再如此的必要。

“希望吧!”骁钦不悦的嗤了一声,大笔一挥,极为不高兴地写下了药方。

写完之后,交给边上守着的下人。

这时候,清歌也从门外进来了,神色匆匆,并看了骁钦一眼。

骁钦也明白,这些话是不方便给自己听,直接便转身出去了。

清歌进来之后,便弯腰开口禀报:“王爷,我们派出监视夜魅的人,被她赶回来了。随后她离开了边城,属下又派了人跟踪她,这一次她出手杀了两个人,我们其他的暗线也不敢再跟,便都回来了!”

北辰奕颔首,闭上眼思索片刻:“她见过司马蕊之后离开的?”

“不错!”清歌点头,“说是为了九魂的药材,并且走的匆忙,就连话都没给北辰邪焱留,以至于北辰邪焱为此极是不悦!”

北辰奕听完,沉默了,暂且没有吭声。

清歌却是立即开口问道:“王爷,您说,夜魅是真的去帮九魂找药材了吗?如果不是,她还可能去哪里?”

北辰奕默了片刻之后,那双狭长的凤眸,变得讳莫如深起来,沉声道:“清歌,其实本王前些日子,忽视了一个问题!”

“王爷是指……?”清歌有些纳闷。

北辰奕很快地道:“本王只想着,按理说,如果夜魅就是阿曦,她定然不会是这样平静的表现,而且与阿曦丝毫不像。但……如果,夜魅是失忆了呢?”

“这……”清歌顿时愣住了,想了想,开口道,“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,只是……”

只是当初她的尸体,他们找到了啊。

北辰奕继续道:“不管本王这个猜测,会不会是真。但如果夜魅就是阿曦,在去过宗政皇朝的旧址之后,她很有可能……会去暝河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