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1 殿下,孤月无痕说来找他的未婚妻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边城之中。

钰纬一脸丧的在北辰邪焱身畔禀报:“殿下,我们没有找到夜魅姑娘的下落,司马蕊也只说她去了江南一带,但是我们的人在江南一带,连个影子都没找到!”

说着,钰纬也很是紧张,生怕殿下动怒,把自己这条可怜的池鱼,也给处置了。

于是他赶紧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殿下,这也并不完全是坏消息,属下探查到不仅仅我们,其实北辰奕的人也在找夜魅姑娘想下落。我们既然没有找到,他们自然也不可能找到!”

关键是,夜魅这个人太擅长隐匿身形了。

第一次夜魅在边城失踪的时候,要不是因为她正好救了九魂,那时候他们也没那么容易找到她。

如今她一个人跑了,并且有意不想让人找到,想发现她的踪迹,当然就更难了!

话说到这里。

北辰邪焱也伸出手,揉了揉眉心,在心中思索了一下她可能的去处。其实想找到她,并不难,能行得通的有两条路。

第一条是去问北辰奕,只是问北辰奕这一条路,前些日子他们已经否决。

第二条是严刑拷打司马蕊,或者找到司马蕊的弱点,逼迫司马蕊开口。既然江南找不到夜魅,那就证明司马蕊说了假话,毕竟不管如何,夜魅并没有避着他手下之人的理由。

只是……若是真的对司马蕊动手,等夜魅回来,知道了,一定会激怒夜魅。

钰纬也不是蠢人,自然能看出来自家殿下在想什么。

他开口道:“殿下,这时候司马蕊动不得,毕竟夜魅姑娘也说了,她只是出去几天,很快就会回来。既然这样,您稳着几天就是了,若是几天之后她还没回来,您再动手不迟。现在贸然对司马蕊出手,夜魅姑娘要是回来了,您很难交待!”

说着,钰纬都为自家殿下心累。

这也是没谁了,从前自家殿下是多么张狂,普天之下就是神慑天,都不会轻易跟殿下唱反调,殿下做任何事情也都是只凭自己高兴,根本不必考虑任何人的想法。

如今这倒是奇了!

需要各种的考虑夜魅姑娘的想法,这也就不说了,可怕的是,竟然明知道跟夜魅姑娘关系好的司马蕊,在胆大包天对着殿下扯谎,殿下还碍于夜魅姑娘的颜面,不能翻脸也不能动手,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哟!

钰纬甚至觉得,殿下也需要自己帮殿下代购两只蛐蛐,解解闷,排解内心的恼火,不然这么长此以往的,别把殿下给气坏了……

没想到。

就在这时候,门外来了一件让北辰邪焱更加生气的事情。

只见萧越清匆匆忙忙地跑进来,背后仿佛有一只狼在追,神情更是无比的痛苦,进来之后便开口道:“殿下,那个……不好了,孤月无痕来了。他口口声声说,是来找自己未婚妻的,我们也拦不住他,他直接闯入城中了!”

“未婚妻?”北辰邪焱优雅的声,倒是带着几分难以名状的温柔。

却莫名地让萧越清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殿下通常用这种语气说话,都没什么好事……

不过,孤月无痕这个人,萧越清也是第一次见到,不是说孤月山庄的庄主,性子疏懒淡漠,一向不喜欢出门吗?

怎么忽然就出来了,还跑到了边关。这边城里头,女人都没几个,哪里有他的未婚妻,这也是见鬼了。这几天夜魅姑娘不见了,殿下正在烦心之中,孤月无痕这时候还来捣乱,殿下要是跟高兴才怪了!

钰纬的脸色也顿时一阵青紫,有种难以名状的难看:“殿下,孤月无痕实在是欺人太甚,您不能轻纵!”

他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淡淡瞟了他一眼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不需要你提醒!”

钰纬顿时一颤,低下了头,心里明白殿下这时候的心情非常不好,自己要是再说错话,或者瞎起哄,也许会激怒殿下。

而下一瞬。

北辰邪焱已经站了起来,缓声道:“孤月无痕,眼下在何处?”

“刚刚进了城中,许多士兵们包围着他,不过他似乎并不惧怕!”萧越清说着,也是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。

“哦?”北辰邪焱举步往门外走,也是往城门口走去,并似乎漫不经心地询问,“他是否说了,谁是他的未婚妻?”

萧越清开口道:“这倒是没说,他似乎并不太喜欢说话,来了之后便只说了一句话,就是让他的未婚妻去见他。就连他的身份,也是他身后的随从介绍,末将等才知道他就是孤月无痕,其他的话,他便不肯说了!”

孤月无痕那姿态,像是根本不屑于跟他们说话。

也是,孤月的高度,自然不是他们能企及的,其实萧越清的心中也有自知之明,孤月无痕愿意搭理他们,才是怪了。

北辰邪焱颔首,表示明白,他姿态依旧优雅,气度卓越,丝毫看不出喜怒。

萧越清一时间也抓不准他在想什么,于是也不敢吭声。

走到城门口附近。

北辰邪焱便与马背上的孤月无痕对视。

两个人倒是第一次见面,只是这一见面,只需要一眼,便已经探知了彼此的身份。周身的气场,便已经冷冽下来,让围观的群众,都感觉自己看见了无形的火花,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噼啪作响。

正在这时候。

北辰邪焱看向孤月无痕,云淡风轻地道:“没想到焱不去找孤月庄主,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!也好,省的焱亲自走一趟孤月山庄!”

孤月无痕闻言,淡淡问了一句:“北辰邪焱?你亲自出来,是想与孤月做朋友吗?”

北辰邪焱冷嗤一声,慢声开口:“朋友?人们常把互添麻烦,称为朋友。把怯懦不敢报复,称为宽恕。把轻纵旁人对自己的伤害,称作原谅。其实世上无数看起来褒义的词,都有令人不愿一晒的本质。又因为焱足够聪明,所以不愿以美德处世。所以阁下也该明白,焱这个人生来小肚鸡肠,从不知什么叫宽恕和原谅!”

说到这里,北辰邪焱的语气,骤然冷冽下来,眸中也带出杀气:“那么,企图挖焱墙角的孤月庄主,真的会认为,焱是来交朋友的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