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0 夜魅要杀神慑天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这话一出,夜魅顿时皱起眉头,冷眼看向神慑天:“你知道我?”

随着这句话出来,夜魅看神慑天的眼神,更多了几分警惕。

虽然她没有被害妄想症,但的确最近想杀她的人不少,所以不得不小心。

神慑天看出了她的防备,却也只是轻笑了一声,打量了她几眼,威严的声线也随之响起:“北辰邪焱与姑娘之间的事情,已经在边城如此轰动,在下就是想不知道,也不行啊!”

“所以,你到底是江湖中人,还是朝廷的人?”夜魅听了神慑天的话,并没有放松警惕,很快又问了一句,看神慑天的眼神,更为冰冷。

神慑天瞟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鸽子,眼看已经有个地方糊了,他带有征求意味的眼神扫向夜魅:“可否让在下先吃完这只鸽子,我们再来讨论这些问题?”

夜魅的眼角抽了一下。

远处的程晓娟眼角和嘴角齐齐抽搐了一下……看着君上方才忽然认真起来,问夜魅的身份,她还以为君上要关注正事了,谁知道,第一件想办的事情,还是吃掉鸽子!

不过,这一行倒也是很巧。

竟然在路上遇见了君上这一次的目标,皇上就是让君上过来看夜魅,对北辰皇朝有没有威胁,再由君上决定是不是除掉她,这下倒好,吃了人家的鸽子……

以君上的性格,怕是已经很难客观的判断了,毕竟吃人嘴软。

“你吃罢!”夜魅说着,吃完了自己手里的鸽子,又开始烤下一只,一只鸽子其实太小,的确不足以果腹。

神慑天立即点头,咬了一口自己烤的鸽子,下一秒钟,他顿时就变了脸。

一把将自己手里的鸽子,扔到一边去,眉头更是皱成一个死结。他就奇怪了,他学着夜魅的样子烤的鸽子,为什么就这么难吃,但是对方烤的却这样好吃?

看着他眉头紧皱的样子。

夜魅也顿时觉得面前这个人有点好笑,他对美食的热衷,已经有点超出正常人的范畴,并且……

她冷眸中染上了笑意,玩味的眼神在神慑天的身上看了看,冷声开口道:“看来阁下并不是真的饿了,怕不过是闻着美食的香味过来的吧?”

一个真正饿了人,怎么会在乎鸽子的味道,应该不管有多难吃,也直接能吃下才是。

不过,他受伤的事情,又作何解?

神慑天却没打算承认自己是因为嘴馋,这毕竟有损他天下第一武者的形象。他摇了摇头,坚定地道:“不,只是因为方才已经吃了一只鸽子,没有那么饿了,所以也有了挑食的资格。”

夜魅耸了耸肩,不置可否。

烤好了手里的鸽子,想着一整只自己也吃不下了,便撕开分了神慑天一半,并冷声道:“吃完我就走了,你自己保重!”

神慑天接过,也很快地吃了起来。

接着,便只剩下两人咀嚼的声音。神慑天毕竟是一枚吃货,有非常丰富的好吃经验,所以尽管吃东西的姿态极为优雅,但到底还是比夜魅吃的快一些。

他吃完之后,用帕子擦了嘴,才终于又有了心情关心正事。

他盯着面前的女人,威严的声线,带着几分威压:“姑娘既然是夜魅,这时候应当在边城才对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夜魅咬着鸽子的动作顿了一下,发现这个男人吃完鸽子之后,似乎身上的气场都变了变,比之方才的平易近人,多了几分不可冒犯的高远。

颇有一种……

吃完东西就翻脸的过河拆桥嫌疑。

听着他的问题,夜魅还算是比较警惕,没打算看在对方是在陌生人的份上,就说实话,毕竟对方能识别自己的身份。

她面不改色的冷声扯谎:“我弟弟九魂中毒了,是之前杀手组织牵制他的剧毒。我出来是为了替他寻一味药材,只是运气不好,没找到,要无功而返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神慑天点头,之前他已经有了与夜魅相关的部分资料,这其中的确提及九魂,所以她的话暂且可信。

下一瞬,他眼神忽然深了起来,盯着夜魅询问:“那姑娘为何会说,自己与北辰邪焱之间的婚约,怕是不长久?”

方才他只顾着自己手里的鸽子快烤熟了,实在是来不及多问,这会儿已经吃完了,自然要问了。

夜魅看了他一眼,语气却是很冰凉:“鸽子已经吃完了,你也没有必要再跟我套近乎了,既然这样,这些八卦你没有关注的必要吧?”

她可是还记得,他之前坦诚地说,询问她种种,其实不过是为了套近乎,想再吃一只。

神慑天点头,倒是笑了:“的确,只是不瞒姑娘,在下与北辰邪焱,有几分交情。所以忍不住想关心他一二,姑娘愿意说在下自然高兴,姑娘若是不愿意,在下也不会勉强!”

毕竟,想要套出真话,必定是要以和为贵,动起手来,想听到真话是不可能的,神慑天便只好这般回应了。

若说这样的绝世高手,能与北辰邪焱有几分交情,事实上夜魅是相信的,只是这交情不一定是好交情罢了。

她也无意于什么都不说,让对面这个看起来不慎简单的人怀疑自己,便继续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:“你也看到我腰间的红玉箫了,孤月无痕所赠。虽然我是不小心收下的,但这也是他的定情信物,所以最终我会如何选择,我自己也不清楚啊!”

她怎么会告诉对方,因为自己是宗政皇朝的公主,注定不会跟北辰皇朝的人有任何可能呢?

神慑天一听这话,眼神果真放到了夜魅腰间的红玉箫上,那箫是上品。初见的时候,他只盯着鸽子,竟然完全没在意,眼下看来,这的确是孤月山庄的信物。

他顿时也觉得有几分意思,话头一转,他威严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姑娘,今日你给了我鸽子,也算是帮了我。可……我却担心,你日后会后悔今日帮我!”

没想到,他话音刚落。

夜魅手中的匕首,就对着面前的人刺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