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2 希望夜魅回来把美男子们治理一下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夜魅一脸呆愣。

神慑天却已经站起身,威严的声线,也随之响起:“我还有些事,暂且离开。我们会再见的!”

他说完,转身而去。

夜魅手里拿着令牌,想还给他,但也知道怕是还不了。要不然……扔了?

正想着。

神慑天头也不回地开口:“令牌你还是先收着,别扔了。不论如何,也算是我一番心意,即便你不喜欢,也无须踩踏,对吧?”

他没有威胁夜魅不准扔,因为他看得出来,夜魅不是会受威胁的性格。

甚至,如果他威胁,结果恐怕是适得其反。

所以,他反而用“真心”两个字,来让夜魅不能扔掉。

果然,夜魅听完这句话,眉梢扬了扬,心里也只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心机,他是知道这么说,自己就不好扔了是么?

无语之间,将令牌收入袖中,也懒得再理会,翻身上马,策马而去。

……

神慑天大步离开。

程晓娟以一种被雷劈了的神情,跟在他身后。内心非常的震惊,哆嗦着问:“君上,您是认真的吗?”

神慑天仪态威严,带着圣气的声,也随之响起:“本君看起来,像是不认真么?”

程晓娟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,就是看起来太认真了,才让人格外担心好吗?

她提醒道:“君上,您别忘记了,她是四皇子的未婚妻!”

神慑天扬眉,睨了她一眼:“她自己也说了,是不是选北辰邪焱还不一定,本君若是为北辰邪焱那个小家伙让了,最后她却选了孤月无痕,这岂不是个笑话?”

“呃……”程晓娟沉默了几秒钟,忽然觉得无法反驳。

也是啊,君上要是贸然让了,最后夜魅选了孤月无痕呢?那君上岂不是让给了孤月无痕。

正在她沉默之间。

神慑天又道:“何况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相伴一生的女人,岂能相让?”

“好吧!”程晓娟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了。

北见歌这时候,也放马回来了,问了他一句:“君上,我们现在是出发吗?”

“回京城!”神慑天回了一句,并继续道,“先回京城。找陛下回话,告诉他夜魅没有威胁。”

程晓娟:“……请问君上,您是如何看出来,她对北辰皇朝没有威胁的?”

神慑天闻言,威严的声线,很快响起:“方才她听见本君的名字,并不惊疑,证明她连本君是谁都不知道。倘若她想对北辰皇朝不利,自然不会连本君的大名都忽视。”

程晓娟点点头:“对!”这倒是,君上对于北辰皇朝的意义,非同凡响,被视为北辰皇朝之盾,君上的存在,就是北辰皇朝最为坚固的一道防线,如果夜魅要对北辰皇朝不利……

怎么会连君上都不认识?

正在她想着,神慑天又继续道:“而且,她对一个陌生人,也愿意给予一一只烤熟的,美味的,香飘十里的鸽子。这样的女子,怎么会居心不良?”

程晓娟:“……”

君上,您不用特意强调美味的,烤熟了,和香飘十里这件事!我知道您很嘴馋,但是谈正事的时候,能不能先把这个放在一边。

哦,对了,对于君上来说,美食才是第一大事。

她一脸麻木地道:“所以……君上您的意思是,吃了人家的鸽子,你就觉得人家心地善良了?”

神慑天不答反问:“难道你认为,这还不够善良?若是本君,哪怕将刀架在本君的脖子上,本君也断然不会交出自己的鸽子。”

程晓娟:“……哦!”

吃货的世界,她无法窥视。

神慑天吩咐道:“走吧!”

他必须亲自回京城,告知皇帝这件事情,否则皇帝也许依旧心中存疑,对夜魅不利。既然他已经看上这个女人,并且都求婚了,自然要保护她。

当然,前提是她……永远不会危害北辰皇朝的利益。

神慑天翻身上马,很快的离开。

“是!”程晓娟很快的爬上马背,跟在神慑天身后。

北见歌却是什么都没明白,上马之后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你们在说什么?难道你们已经看见夜魅了?”

“烤鸽子的那位姑娘,就是夜魅!”程晓娟回了他一句,并且瞅了一眼自家君上的背影,看着北见歌道,“还不止,君上已经向夜魅求婚了!”

“什么?!”北见歌屁股一滑,险些没从马背上栽下去。

并且感觉到了一阵严重的天旋地转,发生了什么?自己只是去放马了,为什么回来世界都变得五彩斑斓了?

君上一定要这样搞事情吗?

看着北见歌一脸便秘过度的神情,程晓娟也看了一眼天空:“你绝望吗?其实我也很绝望!”

君上和四皇子,这还没来得及因为国家大事对上,现在就要先因为一个女人对上,要不要这样?!

北见歌:“我或许在做梦!”

程晓娟:“我想我也是,啊,这场梦境真是真实啊!”

“我也觉得,太真实了,虽然只是一场真实的梦,但我还是想问你,君上为什么会在我们的梦里跟夜魅求婚呢?君上说理由了吗?”北见歌自欺欺人的想着,这一定是梦。

程晓娟冷嗤了一声,向天翻了一个白眼:“虽然君上说了很多理由,但是我心里明白,跟那只鸽子很香又好吃脱不了关系!”

要抓住吃货的心,首先要抓住他的胃。

……

边城。

一阵一阵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过,便是那四个人的内息,制造的炫目感。一众将士们,都皱起了眉头,惆怅地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这其实是一个随时都可能爆发两国大战的边城啊,这么严肃的地方,这些绝世高手,动不动就在这里打架,没有一个人管战事,斥候探到了消息,也不知道找谁禀报。

这一切……

真的合适吗?

萧越清抹了一把额头上无语的汗:“真希望夜魅姑娘早点回来,把这些人治理一下!”

是的,他用的词是治理。

这个边城的治安问题,也只能指望夜魅姑娘解决了。

卢相桦也很惆怅:“他们已经打了一天一夜了,他们不饿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