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5 他才是家兔,北辰邪焱是野兔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扶额,流下两根面条泪:“末将也深感怀疑!”

这跟他们想象的,完全不一样啊。

他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还不小,所以对面的萧越清等人,那是听了一个清清楚楚。

其实吧,他们也很理解敌军的心声。

事实上半盏茶的时间之前,他们这边的状况,一定跟敌军的斥候禀报的是一样的,谁知道夜魅姑娘只回来了这么一会儿,所有人就都变了调呢。

看着敌军集体的狗脸懵逼,北辰皇朝的将士们,也集体想起来,半盏茶之前,敌军的气势汹汹,和他们集体的狗脸懵逼。

一时间只想说,风水轮流转,人生的大起大落,也莫过于此了吧!

副将挂着两根面条泪,看向赫连皓月:“那个,将军,我们还打吗?我们还要继续吗?”

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,狗脸懵逼的士兵们,只觉得继续往前冲,后果会很凄惨啊!

“还打个屁!”

赫连皓月又不是傻,这时候上去打,对面这么多厉害的战将,不管是北辰邪焱、夜魅、九魂、孤月无痕,还有天下政客一听见他的名字就闻风丧胆的北辰奕,他都是打不过的。

这时候带兵上去,这不是找削吗?

他二话不说,一挥手,副将立即会意,马上指挥着人吹响撤退的号角,所有大漠的士兵,赶紧让出一条道路,让赫连皓月和副将们通过,然后齐齐调转马头,一起跑了。

他们的速度非常快,动作十分迅猛,一切就只发生在弹指之间。

大漠众人发誓,他们这辈子都没有尝试过如此迅猛的逃命姿势,并且大漠的军队,一直都是一勇猛著称,也算得上是他们生平第一次,还没开始打仗,就全部集体吓尿,跟随将军们一起跑了。

看着他们跑得这么快,北辰皇朝的将士们,也是一阵目瞪狗呆,他们跟大漠的军队也是打过许多年的交道了,看见对方这么整齐又这么迅捷的逃命,这是历史上的第一回。

夜魅二话不说,直接便开口:“追!”

显然赫连皓月带兵来,是以为他们这边群龙无首,从看见他们这一群人的时候,赫连皓月等人脸上的表情,夜魅就能将对方的心理活动,看的一清二楚。

既然是这样,便定然不会有埋伏了,所以这个时候不追,更待何时?

她一声令下,便立即带着大军,一起对着大漠的军队追击而去,便扬声开口:“放箭!”

话音落下,骑兵们一边追踪,一边放箭,对着大漠那些断后的士兵们射去。

不少人中箭,从马背上摔了下来。

但夜魅眼皮都没抬一下,带着众人,继续追击而去。北辰邪焱偏头扫了一眼萧越清,伸出手:“拿来!”

萧越清愣了一下,见北辰邪焱盯着自己手中的弓箭,便顿时明白了,将自己手中的弓箭,递给了他。

北辰邪焱接过之后,便对准了大漠的军队。

准确来说,他对准的是赫连皓月的后心!

他一箭射出,长剑如疾风穿过,令所有人侧目,便见那一只长剑,从大漠的士兵的最后一人的身体穿过,那人中箭倒地,可箭羽却并没有停留,又穿透了路上第二个人的身体,再穿过第三个人的身体……

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

长箭如同一条笔直的线,对着赫连皓月射去,赫连皓月背后长队中的士兵,全部都被箭羽射杀在地。

如此深厚的内功,驾驭着射出的箭羽,足够令所有人心惊。

正当长剑穿过了赫连皓月身后最后一人的身体,即将穿透赫连皓月的后心,赫连皓月身侧的副将,扭头便看见了,大喝了一声:“将军小心!”

说话之间,便将赫连皓月对着自己这边猛然一扯。

这一扯。

赫连皓月成功的避过了要害,但长箭还是从他的肩膀穿透而过!赫连皓月痛呼了一声,也不敢回头,飞速的策马,带兵潜逃。

这一箭,穿透了上百名士兵的身体,还成功的射伤了赫连皓月,甚至倘若不是赫连皓月的副将反应迅速,这一位大漠的名将,今日就要死在北辰邪焱的箭下。

这样的实力,令北辰皇朝的众将士,一时间也更是崇拜,又害怕。

说实话,四皇子殿下这样的实力,要是他老人家哪天愿意干点正事,帮助他们北辰皇朝,他们真的相信不需要多久,别说是大漠了,就是南疆的那群人,也早早就跪下了。

然而……

四皇子殿下,他就是对这些漠不关心啊,要不是夜魅姑娘发话,今天这一箭他们也看不到,想到这里,许多人期许的眸光,又放到了夜魅的身上。

众人的心里只觉得,只要夜魅姑娘在,四皇子殿下就算是不改邪归正,偶尔的出手,也是能帮所有人大忙的。

夜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,再一次面对了众人崇拜敬仰,满怀期待的眸光。

而事实上,北辰邪焱那一箭,已经超出了物理学的解释,造就了如此强大的杀伤力,也足够令夜魅侧目,这也让她更加了解了内功厉害之处。

然而,她的眼神,依旧是没有往北辰邪焱的身上看过,仿佛这个人就是空气,根本不存在,仿佛对方不管做什么,都无法引起她的在意。

她这样的漠视和无视,北辰邪焱自然看在眼里。

他当然不会在意,她是否会对自己这一箭,投来赞赏的眸光,他真正在意的是,从她回来直到现在,她都没有看自己一眼。

这令他不由得飞快的思索,她这一行,到底去了什么地方,又遇见了什么。

才会在回来之后,用如此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,明明她离开之前,在他怀中还那样温驯,说愿意为他试着体谅别人的感受,可眼下……

他们之间气氛的异常,九魂和孤月无痕,自然也都感觉到了。

不过他们两个倒是乐见其成。

并且九魂表示,他内心还非常的幸灾乐祸,看见北辰邪焱失宠,他就开心了。本来他才是夜魅的家兔,北辰邪焱不过是野兔子,早点失宠才是应该的。至于为什么是兔,九魂宝宝表示,自己也不明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