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0 北辰邪焱,我们结束吧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毕竟,按照情理而言,神慑天算是北辰邪焱的恩人。

司马蕊这话一出,夜魅便是冷笑:“你的话我明白,其实即便不是如此,我跟北辰邪焱也不可能了。我无法说服自己,跟杀死我父母、亲弟弟的北辰一族,谈情说爱!”

即便没有神慑天和北辰邪焱这一层关系,单单北辰一族与她全族的恨摆在那里,她也无法坦然地说服自己,跟北辰邪焱再有什么关系。

话到这里,司马蕊顿时也沉默了。

夜魅对北辰邪焱的感情,司马蕊当然明白,纵然夜魅看起来生性冷淡,但事实上,这世上越是冷漠的人,真正用情起来,就越深,只是他们习惯将之藏在心里,不擅长表露罢了。

“会觉得苦吗?”司马蕊问了一句。

夜魅闭上眼,冷声道:“真正苦的时候,还没有来!”

司马蕊顿时明白了。

也是,真正苦的时候,该是夜魅和北辰邪焱,为了各自的家族,正式拔刀相向的时候。现在,其实不过是个开始。

她忍不住动容地道:“夜魅……”

这一声出来,夜魅睁开眼看向她,面色冰寒如旧,冷声道:“放心,我已经有心理准备。再苦,也比不上我父皇母后被杖毙的苦,再痛,也不及我弟被处决的痛!”

说着这话,她眸中掠过蚀骨的恨意,看得司马蕊都有些心惊,她忍不住道:“从前我总希望你能想起来这一切,但到如今,你真的都想起来了,变成这个样子,我又开始担心,这样对不对!”

她真的很怕,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夜魅,也是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阿曦,会为了复仇,变成一个冰冷的利器,甚至是一个冷酷无情的魔鬼。

夜魅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她也并不在意这一切对不对。

她看了一眼天色,已经是晚间,她站起身:“我去找北辰邪焱,有些话总归是要说清楚的!其实事实上,为了我能尽快掌控北辰皇朝的势力,此刻选择利用北辰邪焱的感情,对我来说是最快的途经。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司马蕊也跟着揪心起来。

夜魅轻嗤了一声,继续道:“但,从此后的我,谁的感情都不惜利用,可唯独,我不愿意利用他!”

她这话一出,大步走出房门。

司马蕊看着她的背影,轻轻叹了一口气,有些心疼,也觉得无可奈何。

也许,这就是命。

……

北辰邪焱的院子。

从夜魅说过,晚上与他说分明之后,四皇子殿下就一直等着天黑。

钰纬也早早的就将所有人都遣走,让北辰邪焱和夜魅能好好说话,也在这个时候,钰纬进门来,递给北辰邪焱一件物事:“殿下,您让属下准备的东西,已经准备好了!”

北辰邪焱接过,看了一眼,却并未多言,心情也依旧沉重。

几乎是在天幕降下的同时,夜魅修长纤瘦的身姿,便出现在了门口。

夜魅的眼神,也直接便看向北辰邪焱,她握了握拳头,在心中深呼吸了一口气,还是走了上去。

钰纬已经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,总感觉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在这里,于是他默默地转身,赶紧退了出去。

气氛冷凝。

一阵夜风拂过,寒冷入骨,像极了夜魅此刻的心情。

走到庭院的中央之后,夜魅顿住了脚步,没有再往前。而北辰邪焱,也迈着优雅如猫的步伐,缓缓走了出来。

他红色的衣袂飘扬,红玉髓打造的发冠,将墨发束起。

随风飘扬的墨发,使得他的身形又增添了几分飘逸的美感。俊美魔邪的面色却微沉,他一直往前走,到了夜魅的面前,脚步才顿住,两个人站在庭院之中对视。

这一瞬间,夜魅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其实,刚刚在司马蕊的口中,得知了北辰邪焱的过去,在看见北辰邪焱的那一瞬间,她其实是想伸出手抱抱他,可……

想起他们两人之间的立场,她终究是忍住了。

下一瞬,北辰邪焱忽然伸出手,将她的手抓住,把一物放在她的掌心。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把孤月无痕的破箫扔了吧,焱的这一支箫,更好!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掌心一颤,也低下头看着自己手心的箫。

玉质温润,比孤月无痕那一支,丝毫不差。

但要因此说孤月无痕的红玉箫就是破箫,夜魅也是无法认同。但,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,这么好的一块美玉,又能将它雕琢得如此浑然天成,并非是一两日可以完成。

她抬眼看向他。

北辰邪焱也明白她在想什么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上次你回来带着那支箫,焱就下令让人着手打造取代品了。很巧,你今日刚回来,它便也打造好了,你可以吹吹看,试试音色是否合你的心意。”

夜魅顿时眼眶一热,他对她的确很好,也就是这样的好,让她的心在这一刻,几乎就要摇摆,就要忘掉他是北辰皇朝皇室的人,忘记她与他之间的灭族之仇。

她几乎就要由着自己的心,由着自己内心的情感,放弃与他做个了断,哪怕……哪怕在所有真相被揭开之前,能跟他珍惜这剩下几天的温情,那也好。

可……

她终究,无法无视他们之间的鸿沟,她终究,还是恨北辰皇室的所有人,这其中也包括他。

她掌心忽然翻覆。

下一瞬,他放在她手心的红玉箫,就这样往地面砸去,这便如同将他一片真心,弃之如履。

“砰!”的一声响。

地面传来清脆的声音,红色的玉器,碎了一地。

而这一瞬间,夜魅冰冷的眼神,看向他,那眼神中透着冷漠,也透着绝情,甚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恨。她语气冰凉,冷声道:“北辰邪焱,我们,就到这里吧!”

他面色一顿,魔邪的眸子,扫向碎了一地的红玉箫。来不及为这箫的事情生气,便听见这么一句刺心的话,他霍然抬头看向她,一字一顿的询问:“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夜魅咬了咬牙,没有丝毫犹豫,再一次开口:“我说,北辰邪焱,我们结束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