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5 夜魅,人生只有一回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在她提高戒备之间,屋内桌案上的灯,忽然亮了。

夜魅看见一张熟悉的脸。

而那人,也正静静看着她。他脸上的颓废,丝毫不比夜魅少。甚至于,看起来还有些难过,眼眶红着,心情很差的样子。

夜魅皱了皱眉,冷声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了?”

认识他的时间不长,但也不算短了,她这个师父,每次见面都是一副逗比的模样,神情这样伤感,还是第一次,她甚至都怀疑,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。

小甜菜老人强行笑了一声,盯着夜魅道:“你是不是想起来,以前的事情了?”

“是啊!”夜魅应了一声,情绪也很低落,反问了一句,“你难不成是知道了我处境,在为我难过?”

应该不至于吧。

小甜菜老人这样的年纪和修为,应当不会因为情爱这样的事情,便为她伤心成这样,更何况他们之间的感情,好像并没那么深。

小甜菜老人果然摇了摇头,竟偏了头,避开夜魅的眼神,用袖子擦了一把眼角的泪,低声说:“你三师兄冥吟啸,他……去世了。”

夜魅顿时一怔,看着小甜菜老人说完这句话,又擦了一把眼角,一时间心里也难受起来。

其实,这世上谁活着都不容易。

如小甜菜老人这样,没心没肺,每天开心的不得了的逗比,也会有这样伤心的时候,何况是她呢?

正想着,小甜菜老人又哽咽着开了口:“那个傻小子,我当年就告诉过他,御龙之殇的最后一重不能用,用了就会经脉尽断而死,用了便会轮回的机会都不再有,来生也不会再有。我甚至在他身上下了五楮钉的禁制,就是怕有这一天。可他偏偏还是用了,为了救自己喜欢的女人。你说,这小子怎么这么傻?让我这个师父……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说罢,小甜菜老人又落下泪来。

夜魅看着他伤心的样子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,却忍不住道:“三师兄他,该是至情至性的人。”

“是啊!”小甜菜老人点头,红着眼眶看了夜魅一眼,“徒儿,为师告诉你,人活着的时候,该抓住的机会,就要抓住,否则若是死了,一切就都来不及了。我若是没看错,北辰邪焱他……也是至情至性的人。”

夜魅一怔,一时间竟不能明白,小甜菜老人话中的意思:“师父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小甜菜老人站起身,准备离开:“我要去另一块大陆祭拜你三师兄,会离开一段时间。你如果需要帮助,就拿着这块玉佩,找你大师兄孤月无痕帮忙,看在我的面子上,能帮的他应该会帮。”

说着,小甜菜老人,将一块玉佩,放在了夜魅的桌案上。

看夜魅盯着他,还在等他回答自己那句话的意思,他开口道:“至于我这话是什么意思,你要慢慢悟。等你悟明白了,你就知道怎么做了。夜魅,人生会有许多无奈,但人都只能真正活一回,你死里逃生过一次,就更该知道不容易,更要珍惜。你要记住,你和北辰邪焱的人生,只有一回。”

他再一次强调了,她和北辰邪焱的人生都只有一回,便转身去了。

他心情太差,竟然都没有注意到,夜魅的腰间正别着孤月无痕赠送的红玉箫,即便看见了,他也不会有调笑或者八卦的心思,他整个人仿佛老了好几岁,耷拉着肩膀,举步离开。

夜魅看着小甜菜老人的背影,久久没有回过神,她从没想过,自己的师父这样人,真正伤心起来,竟然会是这样的伤心。

这世上真的有太多看起来不着调、不正经的人,却偏偏是最重情义的人了。

她闭了眼。

轻轻一叹,再睁眼,小甜菜老人已经走出门,夜魅看着他的背影,轻声道:“师父,等有空了,我也去祭拜一下三师兄吧!”

小甜菜老人脚步一顿,又擦了一把眼角,点点头:“好!你们这些孩子,个个都是痴儿。夜魅,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师父的话,一定!”

“嗯!”夜魅慎重的点头。

她相信,自己的师父活了这么多年,看到的,见过的,经历的,一定比她要多得多。她会好好想想,师父口中的,她和北辰邪焱的人生,都只有一回,代表着什么。

小甜菜老人离开了。

夜魅又静静坐了一会儿,屋顶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听着这脚步声的频率,夜魅已经清楚了,来者何人。

她坐在原地没动,不一会儿,鸠摩诃就出现在了夜魅面前。

鸠摩诃也不客气,到了这里,就坐在夜魅面前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开口道:“想见你一面,还真不容易!”

夜魅听着他,没说话。

他的眼神,很快的又看到了桌案上的玉佩,问了一句:“这是师……小甜菜老人的玉佩?”

他可没忘记,自己那坑爹的师父,不让自己告诉夜魅,自己也是他的徒弟,所以只好马上改口。

夜魅点头,也没隐瞒什么:“是,他要离开这块大陆一段时间,说是我三师兄去世了,他想亲自去祭拜。”

鸠摩诃一听这话,也顿时失语:“怎么会……?”

纵然他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三师弟,但一直从师父的口中听到,也对这位三师弟很好奇,也有不少好感,心中一直想着等大漠王权事情了结了,或许有空去见见,师兄弟几个人一起切磋剑法。

怎么好端端的,突然就……

“师父说你是他兄弟的徒弟,所以想必这件事告诉你也没关系。师父怕自己离开之后,我没有援手,所以留下玉佩,告诉我可以找孤月无痕帮忙。”夜魅很快的说完了这些话。

说着,她眼眶红了红:“看师父这样不着调的人,因为三师兄的事情这么伤心,我竟也有点难过!”

鸠摩诃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心里也有些难受。随口问了夜魅一句:“听说北辰邪焱晕倒了,你跟他订婚了,你跟他之间……”

“已经是过去了!”夜魅打断了他,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盯着鸠摩诃的眼睛,冷声道,“我想你来,也应该不是为了八卦。鸠摩诃,你该干点实事了!”

她这话一出,鸠摩诃抬眸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他为什么觉得,夜魅好像变了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众山粉:大山,你这样虐是不会有月票的!

山哥:哼╭(╯^╰)╮,没有月票只会更虐。

众山粉:你!嘤嘤嘤……哇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