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8 腹黑是您腹黑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程楚嘴角一抽,悄悄地抬眼看了一眼自家主上:“主子,您是认真的吗?”

他这话一出。

孤月无痕淡淡扫了他一眼,淡漠询问:“我什么时候,同你开过玩笑么?”

呃……

好吧,主子一直就不是幽默的人,哪有开玩笑的心思。

他低着头,思量了片刻,旋即开口道:“北辰邪焱昏迷,所以他身边的钰纬和小官,都已经进入一级备战状态。纵然他在边城,将士们都很惧怕他,但是也没有人能承担得起,防守不利,四皇子死在边关的后果。所以,这时候若想派人杀他,成功的几率并不大!”

说到这里,他又悄悄地看了一眼孤月无痕,补充道:“而且不仅如此,主人,他眼下受伤了,我们派人去刺杀。这是否太卑鄙了一点?”

他觉得这才是很可怕的地方,主人不管怎么说,也是不少正道武林中人心中的精神领袖,这么卑鄙的行为,根本就不是正道所为啊。

孤月无痕睨了一眼程楚,淡淡地道:“敌人晕倒的时候不刺杀,并不显得我正义,只会显得孤月愚蠢。”

程楚:“……”好吧,好像也没毛病。

腹黑是您腹黑!

但是您和北辰邪焱,真的已经这么大仇了吗?

说到这里,程楚忽然想起来什么,补充道:“对了,属下亲自拦截过给北辰邪焱看诊的大夫,问了他北辰邪焱的情况。大夫怕死,将该说的都说了,并且他还说,诊断出来北辰邪焱郁结于心,您想想,这若是没诊断错的话,一定是跟夜魅有关系!”

说到这里,程楚一阵挤眉弄眼:“主子,说不定他们两个人已经完了。我们派出去的暗线,还传回来消息,说是夜魅见过北辰邪焱,他就出事了,他胸前中了一刀,说不定还就是夜魅干的。所以啊……”

“所以,也许他们已经完了。我若亲自去刺杀,事情闹开,或许反而得不偿失。”孤月无痕淡声讲话接了下去。

程楚却险些没呛死:“什么?主上,您竟然还想过亲自去刺杀?!”

好吧,纵然边城的防守非常的严密,但是以主人的武功,亲自去刺杀,那成功的几率是非常高的。只是这样暴露身份的几率,就会非常大。

不仅仅会将孤月山庄暴露在大庭广之下,让所有人都知道孤月山庄要与北辰皇朝为敌,还会让所有人都知道,孤月无痕竟然是这样的卑鄙小人,趁着别人受伤,亲自去刺杀……

这简直可以说得上是自黑的最高境界了。

孤月无痕没出声,眼神都没有往他身上飘过,疏懒的表现中,让程楚明白自己问了一句废话。

他摸了摸鼻子,继续道:“好吧,您说得对。您千万别亲自去刺杀,这对您的名誉实在有损,关键是……让夜魅姑娘知道,您是趁着情敌受伤,亲自上门暗杀之人,想必对您也不会有什么好感。”

他这话一出,孤月无痕淡漠的神情,倒凝重了一分,淡淡评价:“这倒是。”

这世上大部分的女子,心中都会有英雄主义,天性中喜欢实力强悍,令人有崇拜欲望的男人,倘若自己做出来刺杀这种事情,纵然他孤月无痕认为,这不但不卑鄙,而且是智慧的表现,但女人却未必这样看。

他这三个字出来,程楚的嘴角又抽搐了一下。

哦。

所以在自己说,您要是真的这么干了,夜魅姑娘会对您没好感之前,您其实还在琢磨亲自去刺杀的事?

程楚在心中默默赞叹了一声自己机智,幸好自己提醒了主人这一点,不然孤月山庄的名声,估计都要被主上这一举败光了!算了,反正主上也不在乎什么名声。

程楚询问:“那主上,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?”

孤月无痕沉默了片刻,没有说话,那张素来淡漠,毫无表情的脸上,这时候似乎被人提着毛笔,在上头写了两个大字——可惜。

程楚看得嘴角直抽,心里头明白自家主子,还在可惜不能刺杀北辰邪焱的事儿……

等了一会儿。

孤月无痕终于端起酒杯,轻饮了一口,淡淡地道:“继续看着,她有何需要帮忙的地方,第一时间报我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北辰奕的房间之中。

北辰奕此刻刚喝完了药,清歌站在他身前,禀报事情:“王爷,属下已经跟守在暝河附近的人确认过了,夜魅前几天的失踪,与暝河没什么关系。众人连她的影子都不曾看见过!”

北辰奕闻言,沉默了片刻,俊美的面容上,看不出是低落还是可惜,过了一会儿,他才道:“本王知道了。”

清歌并继续道:“王爷,您已经因为夜魅长得像曦公主,打破了您一场棋局。眼下您打算……”

“北辰邪焱醒了吗?”北辰奕先问了一句。

清歌摇头:“没醒,听说要醒,要等到明天早上!王爷您说,北辰邪焱和夜魅之间,是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本王也正在想。”北辰奕的确不太明白,夜魅出门之后回来,为何忽然要与北辰邪焱翻脸。

倘若她真正去过暝河了,北辰奕反而会明白夜魅的表现,可是她根本没去过,这便难解了。

片刻之后,北辰奕扫了清歌一眼,沉声道:“罢了,这并不重要。他们两人翻脸,反而会让夜魅少一个助力。告知大漠王,照原计划行事!”

“是!”

清歌点头,立即转身出去办事。

北辰奕闭着眼,静静坐了片刻,再睁眼时,神情便已经是讳莫如深。长指轻轻在桌案上敲打,沉声自语:“翻脸了么……”

他轻嗤了一声,挥了挥手,不一会儿,又一名黑衣人出现在他眼前,他沉声吩咐:“风,去提醒赫连皓月小心。本王若是没料错,鸠摩诃也许会从他身上下手。”

风立即道:“是,属下立刻去办!”

他什么都没多问,毕竟王爷的推断,从未出错,所以他只需要照办便是。

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。

清歌回来的路上,看见风大步走出去,心思沉了沉,二风这小子都用上了,看来王爷这次要动真格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