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2 她总有回头看看他那天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司马蕊只觉得,打开门看见这两个煞神,她自己都要心慌而死了。

她皱起眉头,开口胡扯:“中毒了,是鹤顶红!所幸我手中有一颗能解百毒的药丸,已经给她服下,但是这毒很厉害你们也是知道的,怕是要卧病数月。”

“鹤顶红?”北辰邪焱的面色更冷。

他回头扫了一眼钰纬,一字一顿,几乎是切齿地吩咐道:“去查,找到这个下毒的人,焱要他与所有相关之人,全族都死无全尸!”

“是!”钰纬立即转身,赶紧出去查。

他这还是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看见殿下这么生气。可是……他想说,夜魅姑娘对殿下这么无情无义,殿下为什么还要在乎她的死活呢?

就算是有人想毒杀她,又跟殿下有多大关系呢?

他真是觉得殿下,有点执迷不悟了。但殿下脾气他也清楚,所以也没有废话,直接就去处理。

司马蕊也是神情复杂地看着北辰邪焱,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,但是也多多少少猜到了夜魅是如何对北辰邪焱的。没想到,夜魅都做到这个地步,他还是以这样的心对夜魅。

其实到这个时候,她都有点想劝夜魅几句了。

左右北辰邪焱跟北辰皇室的关系又不好,说不定北辰邪焱会帮着夜魅呢?要是这样,那岂不是两全其美?

可,司马蕊又忽然想起来,夜魅说过,她恨北辰皇室的所有人,不管怎么说,北辰邪焱,终究还是姓北辰啊。

夜魅当然也能听到门口北辰邪焱说话的声音。

只是她闭着眼睛,依旧假装着昏迷,心里却也非常不是滋味。到这时候,她倒是情愿北辰邪焱对她无情一些,最好是根本不要在乎她的死活,反而……两个人都不用这样难受。

司马蕊回过神,皱着眉头,走进房间里面:“她到底是怎么中毒的呢?”

看着桌案上的茶壶,还有一个被夜魅摔翻在上头的杯子,司马蕊抽出了头上的银簪,插入茶水之中。不一会儿,簪子就变成了黑色。

司马蕊的脸色顿时沉了:“茶水有问题!”

这下,所有人的表情,都难看起来。

北辰邪焱回眸,扫了一眼下人们,下人们立即跪下,开口道:“属下等该死,是我们失职没有防守好,四皇子殿下恕罪!”

看见了北辰邪焱眼中的杀机,司马蕊赶紧劝了一句:“四皇子,您还是暂且不要动手杀人,他们也不是故意的,小惩大诫就是了,真正恶毒的是罪魁祸首,毕竟敌人在暗我们在明,就算是再小心,也难免防不胜防,您若是杀了他们,夜魅知道了未必会高兴!”

夜魅也不是真的出事了,相信夜魅也不希望北辰邪焱因此杀人,但是这些下人没有防守好也的确是事实,惩治一下也未尝不可。

北辰邪焱的脸色沉了沉,似考虑了一下司马蕊的话,旋即吩咐了一声:“拖下去,一人一百大板!”

“谢四皇子殿下!谢司马姑娘!”他们原本都以为自己死定了,这一百大板,虽然打下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活,但好歹还是有一线生机。

他们也后悔自己趁着夜魅姑娘不在院子里头,就玩忽职守,最终才搞出这种事情来。

眼下一百大板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北辰邪焱吩咐完,魔邪的眼,看向床榻上的夜魅。他脚步动了动,想靠近她。但想起来她对他说的那些话,说不希望被她喜欢的人误会什么,他便只远远地看着。

沉默了片刻之后,他看了一眼司马蕊:“她当真没事了吗?”

“没事了,只是需要卧床修养!”司马蕊很快答了一句。

北辰邪焱点点头,缓声道:“那好,我在门外等着她醒。”

话音落下,他一拂袖,转身走出大门。

其实,他更想上去抱着她,等着她醒来,让她靠在他怀中,感觉到安全与温暖。

可……

他若是不管不顾,当真上去抱着她,被她喜欢的人知道了……她是不是会再次提起,希望她死了换他放手?

如此,不如就守着这条线吧。

或许,她总会有回头看看他那一天。

他走出大门之后,就在院中静静的站着,冬日很冷,他的背影在寒风中,显得有些单薄。

司马蕊就这么看着,也有点不忍,收回了眼神。九魂看着北辰邪焱出去了,也明白这到底是女子的闺房,自己站在这里也并不合适,就算名义上他跟夜魅是姐弟,可毕竟不是真的姐弟。

他便也低低说了一句:“我也出去等姐姐醒。”

……

北辰奕的房间。

当这消息传到北辰奕耳中,不知怎的,他心头竟然跳了一下,有些慌乱地站起身,飞速地询问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清歌盯着他看了几秒。

北辰奕顿时也明白,自己眼下不镇定的表现,也的确并不正常。他定了定心神,很快地坐了下来,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。

他在担心什么?

她是夜魅,并不是阿曦。若是真的死了,对他来说,反而还算是一件好事。

可方才,那几乎是本能的担忧反应,却令他有些怔然。

也许,他只是不希望那张跟阿曦一模一样的脸,也就这般轻易地消失在这个世上吧。

清歌也没有问他为何反常,只是赶紧回话:“据说是救回来了,没有大碍。只是因为下毒的人心狠,用的是鹤顶红。药效太强,所以需要休养一个月!”

北辰奕沉默了一会儿,沉声吩咐道:“去查,顺便找一下凶手。看看是真的中毒了,还是只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。”

“呃……”清歌愣了一下,这还能是一场戏?

不过,这也说不定。

他立即点头:“是!”

……

京城,皇宫之中。

皇帝静静盯着跪在大殿中间的女人,开口询问:“瑶池,你真的想好了?司徒蔷的前车之鉴,还放在那里!”

被称为瑶池的女子,开口道:“陛下,臣女想好了!臣女一定要去边城,臣女原本就是个孤女,无牵无挂,所以也不怕什么。还请陛下允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