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3 瑶池郡主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帝沉眸盯着她,慢声询问:“那么,朕为什么要让你去呢?瑶池,你身为北辰皇朝第一才女,朕相信,你也是聪明的女子!”

慕容瑶池闻言,顿时皱了皱眉,小心翼翼地看了君王一眼,袖袍中的手攥紧:“陛下也说了,臣女是聪明的女子,所以只要陛下愿意让臣女去四皇子殿下身边,除了伤四皇子殿下的性命,臣女愿意为您做任何事!”

她这话一出,皇帝眼神眯了眯:“哦?此言当真?”

“自然当真!”慕容瑶池很快地应下,并开口道,“臣女如今的郡主之位,是陛下给的,臣女如今的一切,也都是陛下给的。臣女很清楚,这郡主的位置,是臣女如今唯一能仰仗的身份,臣女当然不会与陛下作对,更不敢作出欺君之事来!”

慕容瑶池的父亲当年在战场之上,为国捐躯,慕容家这么多年来,代代忠烈,不断有人立下赫赫战功,却也不断有人战死沙场,是以慕容家一直子息单薄。

到慕容瑶池这一脉,她父亲战死后,母亲殉情而死,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皇帝感怀慕容一族的忠烈,就给慕容瑶池封了一个郡主,享受着尊荣长大。

自然的,皇帝赐予的,就是她一切的荣耀。

皇帝点点头,沉声道:“你既然是个聪明人,那相信你应该不会让朕失望。只是司徒蔷的事……”

想起来司徒蔷的事情,皇帝还是觉得一阵头疼,他当然不是担心慕容瑶池这回去了,也是断了腿回来,事实上这么一个郡主,是死是活,对自己也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他却是怕,又搞出上一回那样的麻烦事,让自己还要想办法搬出神慑天的面子,来给这些人保命。

慕容瑶池自信的一笑,缓声道:“陛下,请您相信臣女。司徒府的郡主,从小娇生惯养,更是在皇后的宠爱之下长大,难免性格骄纵,才会惹得四皇子殿下不快。臣女自认自己一定比她,更知道分寸!”

她这话一出,皇帝倒也放了心,点点头:“既然你这般说,朕就不必多虑了!你去了之后,关于北辰邪焱的事情,但凡你能探查到的,事无巨细,都要禀报给朕,明白吗?”

慕容瑶池心头一凉,已经明白皇帝其实就是想将她当成一个细作用,可是,为了能靠近那个人,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原本司徒蔷跑到边城,她是丝毫没有看在眼里,但是最近慢慢听说四皇子殿下已经有了心上人,甚至司徒蔷出事,也是为了他那名心上人而生。

还有说法,是说四皇子殿下已经求婚成功,不少京城人士还知道了那个夜魅在战场上的功勋,将夜魅的事情说得神乎其神,这一切都渐渐让慕容瑶池坐不住了。

要是这些都是真的,那岂不是自己心心念念了多年的人,被其他人捷足先登?

所以,到这时候,她也顾不得其他了。

细作,便细作吧。

想到这里,她对着皇帝磕了一个头,开口道:“陛下放心,臣女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!倘若臣女能有幸侍奉四皇子殿下,臣女也一定规劝四皇子殿下好好辅佐陛下,不再让陛下失望!”

她这话一出,皇帝的眼睛倒是亮了一下。

慕容瑶池的话,简直就是说到他的心坎里了,要是北辰邪焱从此真的能老老实实的,为自己效劳,有神慑天在,还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儿子在,他北辰啸还需要怕什么?

这般想着,他看着慕容瑶池道:“好!只要你能说服他,朕就赐你为四皇子正妃,朕和北辰皇室,都不会亏待你!”

“谢陛下!”慕容瑶池立即应下,心头也是一阵雀跃。

夜魅算什么?就算是真的会打仗,又能如何?她会如自己一般,能懂人心吗?夜魅不明白皇帝想要什么,那么她就不会如自己这样,如此轻易的得到皇室的承认。

应完这一声,她继续道:“臣女定然不会让陛下失望,臣女先行告退!”

“去吧,朕会派人亲自送你!”皇帝吩咐了一句。

慕容瑶池的脸上,更是透出喜色:“多谢陛下!”

有皇帝亲自派人护送,这威仪自然不同于旁人,想必这下不仅仅是能在京城长脸,就算到了边城,众人看见陛下派去护送的人,也不敢对她轻忽。

慕容瑶池站起身,转身退了出去。

不一会儿。

皇帝冷声开口道:“给朕滚出来吧!”

他话音一落,北辰翔就从屏风后面,站了出来。方才慕容瑶池忽然求见,皇帝便让他躲在屏风后头了,却没想到,竟然听见了这么一出。

这会儿,北辰翔的脸色,非常难看,事实上慕容瑶池这样的女子,聪明,温婉,才情无双,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大皇子妃人选,司徒蔷这样的骄纵跋扈,他其实根本就看不上。

若非是因为她背后司徒家的势力,他根本都不会多看司徒蔷一眼。莫说是考虑按照母后期望的,考虑与她联姻的事情了。至于他原本的准皇子妃钟若冰,一个只知道行侠仗义的女子,定然不懂得体贴夫婿,也不是他心中的好人选。

可是没想到,他最看好的慕容瑶池,她心中的人,竟然也还是北辰邪焱,甚至堂堂郡主,不惜当细作,也要去北辰邪焱身边,再想想那个让他心动过,却又恨的不得了的夜魅,还是跟北辰邪焱在一起。

这让他恨得一口银牙,都险些咬碎。

他走到大殿的中央跪下:“父皇!”

“你都听见了吗?”皇帝冷着一张脸看着他,恨铁不成钢地道,“这京城里头,最才艺双馨的女子,慕容瑶池的心里,是你四皇弟。这京城母家势力最大两家,司徒家的司徒蔷,心里也是你四皇子。钟家的钟若冰,更是命都不要,也要与你退婚。你如今这德行,你自己可否想过,这都是因为什么?”

北辰翔袖袍下的手紧握,脸色灰败:“请父皇示下!”

“这都是因为,你不够强,却又过度愚蠢!”皇帝冷声说了这么一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