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3 祝贺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王爷,赫连皓月活着回去了!”清歌将这个消息,禀报给北辰奕。

北辰奕闻言,道问了一句:“哦?”

清歌继续开口:“原本赫连皓月等人,是被夜魅瓮中捉鳖了,按理说要是夜魅要取他的性命,他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,可是偏偏,夜魅把他放走了。这件事情,不少将军不赞同,但是都拗不过夜魅!”

北辰奕沉默,点点头,沉声道:“本王知道了!”

“王爷,您说,赫连皓月这次回去,还有生路吗?”清歌忍不住询问,“您之前也说了,鸠摩诃会对赫连皓月下手。所以属下要是没料错,这很有可能,就是鸠摩诃和夜魅准备好的,除掉赫连皓月的一个局。他现在回去,鸠摩诃一定准备好了一切……”

北辰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袍,沉声开口:“赫连皓月要是将本王的话听进去了,他就不会失去大漠王的信任。可若没听进去,就很难说了!”

清歌立即明白,王爷说的是不日之前,提醒赫连皓月要小心的话。

话刚落下。

二风就大步回来了,进门之后,便弯腰禀报:“王爷,不好了!赫连皓月被大漠王下令,三日之后处斩。”

二风说着,将相关的事情,全部都告诉了北辰奕。

清歌听得咂舌。

在来边城之前,他就听说了那个叫陆绾绾的女人,没想到这个妇人,不仅仅愚蠢,而且恶毒。

北辰奕听到这里,无所谓地挥了挥手,沉声道:“无妨,既然局面走到这一步,本王也只好用局中局了。原本事情能简单些解决,既然夜魅和鸠摩诃都动了真格,本王便也认真几分就是了!”

事实上,从一开始与大漠王联合,北辰奕根本就没多上心,随便的几步布局罢了。

只是,在不清楚夜魅能耐之前,他早就备好了局中局,计中计。

眼下,无非就是新局打开罢了,对他并无多大影响。

“王爷,这一次鸠摩诃和夜魅下手真狠,让赫连皓月几乎就没有还手之力!属下原本认为,设计让赫连皓月战败,就已经是夜魅想做的事情,没想到她真正的打算是除掉赫连皓月,一劳永逸!”二风皱眉,忍不住感叹了一句。

他是真的没想到,夜魅这样一个女人,做事情竟能是这样的雷霆手段,计谋用的很顺手,下手也是该狠就狠,通敌与鸠摩诃联合,也是做的得心应手。

不得不说,在夜魅这一次的动作上,他几乎就看到了自家王爷的影子。

只是比起自家王爷,夜魅还太嫩了些,还在成长。

北辰奕闻言,冷嗤了一声:“以大漠王从前对赫连皓月的信任,鸠摩诃的一封举报信件,夜魅的联合设计,就真的能让他彻底在大漠王面前失信么?倘若赫连皓月听进去了本王的话,行事谨慎一些,没有收留陆绾绾,大漠王就算是怀疑他,看在他多年前的救命之恩,也不会这样轻易的定罪。可惜,他没把本王的话当回事,也高估了君主对他的信任。”

他这话一出,二风连连点头,的确就是如此。

听闻当时大漠王原本有了犹疑,结果就是陆绾绾进去,说了那些话,以至于大漠王直接给赫连皓月定罪,说人证物证俱在。

清歌忍不住道:“只能说赫连皓月是被心软害了,心软救了一个女人,偏偏这个女人是个蛇蝎!”

北辰奕扫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他的问题,并不在于救了一个女人。而在于这个女人,是大漠王曾经想要的女人。大漠王不要了,他便收留了。单单这一点,就已经足够令大漠王不快。再加上鸠摩诃的有意陷害,大漠王岂会饶了他?”

“这……”清歌顿时愣住了。

他还以为自己跟了王爷这么多年,已经足够聪明了,但是现在王爷这话一句,他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够聪明,他完全都没想到,大漠王当时心里在想什么。

二风叹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王爷说的是!其实大漠王并非是完全信任了鸠摩诃的话,甚至按理说,这种情况下,大漠王至少要再查证一下,才会定罪,毕竟赫连皓月是他的肱骨之臣。但是他都没查,无非也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偏偏是陆绾绾,这一点让大漠王愤怒了!”

是啊,君王不要的女人,君王没有发话之前,岂能随便就收容在家里,这不就是表示,君王曾经想要的女人,他自己也要得起吗?这不是有谋反的心思是什么?

这事情放在寻常人身上,也就是有点不舒服,没什么了,但是大漠王是个君主,比一般人有更多的疑心,还有更可怕的自尊心。

话说到这里,北辰奕起身,清歌立即为他拿来披风:“王爷,您是准备去哪里?”

北辰奕笑了笑,沉声道:“当然是去见夜魅,祝贺她赢了这一战!”

……

夜魅刚遣人去再探,想知道鸠摩诃在打什么主意。

北辰奕就来了夜魅的院子。

看见北辰奕的那一瞬间,夜魅的拳头忍不住握了一下,心头的恨意上涌,但她还是狠狠地压了下来。

并且整个人都警惕了不少,北辰奕前来,绝对没什么好事,更别说不久之前,她还和鸠摩诃一起算计了赫连皓月,即将瓦解大漠王和北辰奕的联盟。

毕竟,赫连皓月一死,大漠王能相信的人就只有鸠摩诃,鸠摩诃当然不会跟北辰奕联手。

北辰奕这时候说不定会很生气,所以她必须打好十二万分的精神,才能避免自己落入他的圈套。

似乎看得出夜魅的防备,北辰奕轻笑了一声,沉声道:“怎么?夜魅姑娘是怕本王生气了,要来与夜魅姑娘算账吗?”

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,夜魅眼神深了深,并没说话。

而北辰奕,很快地继续道:“相信夜魅姑娘清楚,以本王的睿智,这残败的上半局,对本王来说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下半局的每一步,本王都有足够的把握,让夜魅姑娘无法翻盘,夜魅姑娘信不信?”

“所以你来干嘛?”夜魅不冷不热地问。

北辰奕沉声道:“来祝贺夜魅姑娘,终于赢了半局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