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7 百里思休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越清很快地进来。

夜魅开口吩咐:“去准备,不日之后,就会有一场大战!这很有可能,是我们与大漠的最后一战!”

“是!”萧越清立即应下。

夜魅递给萧越清一张地图,冷声吩咐:“就在这里决战,这三处埋伏。如果敌军败逃,逃走的地方,应当是这几个方位。在这里也准备好伏兵,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!”

夜魅这一次能准备得如此缜密,将他们逃走的路径都规划好,不得不说,有很大的理由是因为之前跟北辰奕的对话。

第一次跟北辰奕交锋的时候,这个男人指出她用兵的错处。这其中就包括,自己没有准备伏兵,将逃走的人一网打尽。

眼下鸠摩诃还没有告诉自己,接下来他们具体的用兵计划,但夜魅已经率先预料好了这些,相信鸠摩诃他们的出兵,跟自己眼下的布局,不会有太大的出入。

“是!”萧越清看着夜魅点出的几处地方,只觉得真正是精妙绝伦。

心里也更加佩服起夜魅的用兵之道来。

他其实也发现,这几场战争下来,夜魅已经逐渐从最开始的使用小聪明,但如今是真正有些深谙兵法之道了。

似乎能看出萧越清在想什么,夜魅看了他一眼,开口道:“怎么,你很奇怪我的进步?”

“是!”的确是有点奇怪,毕竟一个人在短期之内能成长的这么快,是令人震惊的。

夜魅挥了挥手,嗤笑了一声:“其实我也很奇怪。”

萧越清没再说什么,退了下去。

他离开之后,夜魅倒忍不住苦笑了一声,她这样的进步,很大程度上,是是因为北辰奕。

人都说亦师亦友,可她跟北辰奕,却是亦敌亦师。

能从敌人的身上学到点什么,其实她应该感到高兴不是?只是如此强大的敌人,难免还是令她心惊。

想到这里。

夜魅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站起身,去了钟若冰的房间。

钟若冰看见夜魅造访,愣了一下,问了她一句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的确有件事情要拜托你,我想要你帮我走一趟宗政皇朝的旧址,进去取一件东西。但是,如果周围有北辰奕的暗线,你就先退回来,不要被他们发现,取东西的事情,我们再从长计议!”夜魅脸色微沉,很快地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她倒是希望能直接就办好,但是就怕北辰奕那边有人守着,这样的话,倘若被发现了,东西能不能取到还两说,更重要的是,就会引起北辰奕的怀疑。

要是这样,就很危险了。

钟若冰问了一句:“是取什么东西?”

夜魅立即在她耳畔,耳语了一句。

钟若冰皱了皱眉,盯着夜魅询问:“为什么宗政皇朝的人,放得这么私密的东西,你会知道?”

夜魅听了这个问题,盯着钟若冰,并不回答。

钟若冰顿时明白,夜魅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她也不是喜欢为难人的人,于是到了这里,她便就不说了。点点头道:“那既然是这样,我就去帮你取,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旁人的。”

“你一切小心!”夜魅嘱咐了一句。

钟若冰应完之后,往门外走,倒是忽然想起来什么,看了一眼夜魅:“对了,有个办法能保证一定能把你要的东西取出来,我爹的身份你应该知道,他是大司空。他手下有许多能人,其中有一对兄弟,十分精通挖密道。如果真的有北辰奕的人防守,我可以让他们挖密道进宗政皇朝的皇宫,帮你把东西取出来!”

说到这里,钟若冰继续道:“可是这样的话,我爹就难免知道这件事情了。”

她的话刚说完,正好司马蕊走进来了。

司马蕊开口道:“没关系,你爹知道了就知道了,你直接去办就是!”

夜魅诧异地看了一眼司马蕊。

不管怎么说,钟山是北辰皇朝的大司空,这件事情若是被钟山知道,说不定会产生什么怀疑和联想,阿蕊为什么主张信任钟山?

但,见司马蕊对着夜魅点了点头。

夜魅心中虽然有疑惑,但还是看向钟若冰:“那就这么办吧,交给你了!”

“好!”钟若冰感觉得到她们两个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但是她也并不介意,不说的话证明还不够信任,但这也是人之常情,毕竟自己跟夜魅认识不久,初见还打架,所以她也并不着急,相信以后她们会慢慢信任自己。

她大步出门。

司马蕊方才看着夜魅,低声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是想去取什么,但是既然是宗政皇朝的旧址,就完全不用担心,因为她爹钟山,是我们的人!”

“什么?”夜魅愣了一下。

司马蕊继续道:“不知道你记不记得,当年宗政皇朝的第一智者,据闻他祖上是另外一块大陆,南岳皇朝的皇室后裔,他的家族便也是我们这一块大陆,唯一的百里姓氏,他名为百里思休!”

“我记得!”夜魅点头,继续道,“他十九岁的年纪,就坐上丞相之位,当初也是他极力主张杀了北辰奕。但是父皇在我的央求之下没有听,宗政皇朝覆灭的时候,他二十一岁,所以……你是说……”

“不错!当年百里思休从宫中逃了出来,改换了钟山的身份来到北辰皇朝,用细微的易容手段,伪装了自己的年龄,四年的时间,平步青云,到了如今的位置,并且深得皇帝信任百官信服。为的,就是覆灭北辰皇朝,以谢你父皇知遇之恩。”

夜魅顿时愣住了:“那钟若冰……?”钟若冰都这么大了,怎么会是百里思休的女儿?

司马蕊顿时笑了:“钟若冰是百里思休一位忘年之交,收养的孩子,他那个朋友快死的时候,将钟若冰托付给他。于是百里思休就对外宣称,钟若冰是自己的女儿,从小就送出去学武,刚刚回来。钟若冰自己对此也并不知情,一直误以为百里思休,真是她的父亲!事实上……我们那位钟大人,根本都没成婚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!”但夜魅的脸色,很快沉了下来。

她看着司马蕊:“可你也说了,当年就是因为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