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0 本君想吃乳猪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哇!

没想到君上面子这么大!

萧越清曾经真的认真的怀疑过,是不是哪天陛下来了,夜魅也不会出去迎接呢。

这还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不过萧越清感到很欣慰,嗯,很好,夜魅姑娘好歹明白一点为官之道了,跟君上处理好关系,是多么的重要啊!

相信陛下都快收到他们联名举荐夜魅做官的信件了,这时候再跟君上处理好关系,前途不可限量哇哇哇……

萧越清已经宛如一个戏精,自己一只精默默地想了很多。

夜魅大步走了出去。

城门口,神慑天的马车缓缓逼近,许多人都看着神慑天的马车前来,不少人都已经跪下了,迎接神慑天。

夜魅自然也盯着,就在这时候,一名士兵在夜魅身后提醒:“夜魅姑娘,君上来了,您得跪迎的!”

夜魅眉梢一扬,回头睨了他一眼:“我?跪迎?你在跟我开玩笑?没人告诉过你我的脾气?你怕不是蠢钝如猪吧!”

百里思休说夜魅蠢钝如猪这个词儿,夜魅还记着呢。

她还默默地发现,用这个词来评价别人,仿佛还真的显得自己聪明了不少,难怪智者总是喜欢骂人蠢。

万万没想到。

这时候,神慑天竟然掀开了车帘。

那双威严中带着圣气的眸子,四下一扫,声线也随之响起:“乳猪?哪里有乳猪?滋味如何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夜魅的嘴角也抽了抽,她是知道神慑天好吃,但是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份上,这个极品的吃货……

程晓娟也向天翻了一个白眼,无语地小声提醒:“君上,夜魅是说,蠢钝如猪,并没有说乳猪……”

“哦!”神慑天听了,点了点头。

眸中掠过一丝明显的失望,竟然也丝毫没觉得自己方才的行为尴尬,也没觉得这行为对自己神祗般的形象有什么影响,点了点头,坐了回去。

但是在场的众人,已经感到……嗯嗯嗯……

感到君上跟他们想象中,总是拿着名剑“神焰”,威严霸凛,孤高冷傲,睥睨天下的君上形象,有那么一丢丢的……不太一样。

为什么说只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太一样呢。

因为君上问完乳猪之后,整个人又威严了起来,就是他们想象中孤高冷傲,睥睨天下的样子。

程晓娟和北见歌纷纷在内心表示,看着这么一个自毁形象的君上,心真的很累。

就在这时候,神慑天也看见了夜魅。

所有人都跪着,不管是将士们,还是百姓们,只有夜魅一个人站着。于是在众人之中,尤为显眼。

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,神慑天的眸中,掠过一丝笑意,似乎心情不错。

夜魅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,静静地盯着他。

等到神慑天的马车到了跟前,夜魅方才冷声开口:“又见面了!”

“哦,见着本君一点都不惊讶,想必是已经知道本君的身份了?”神慑天扬了扬眉,似乎心情不错。

所有人都知道,神慑天是个傲慢的人,轻易是不屑跟人讲话的,据闻除了奕王殿下和四皇子殿下,以及皇帝陛下,其他人都很难得到神慑天开口,寻常就是点点头,或者一个单音节。

没想到他这一来,就直接跟夜魅聊了起来,甚至一副两个人原本就是旧识的样子,让将士们都忍不住高看了夜魅一眼,心里对夜魅更加崇拜了。

原来君上都这么看重夜魅,这说明大家的眼光完全没有错嘛。

夜魅点点头,冷声道:“神慑天的身份,回来随口一问,便有人说明。想知道也并非什么难事,毕竟你也没打算瞒着我自己的身份!”

见她用的宾语都是“你”,不是您,也不是君上。

这让神慑天更觉得有意思。

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聊天,马车到了跟前之后,神慑天下了车。扫了一眼众人,吩咐了一句:“起来吧!”

他这一声并不大,但是夹杂着内力,方圆几里之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,便也让这城中跪着的百姓士兵们,也都全部听清,并各自站起来。

“谢君上!”

夜魅这时候却扬了扬眉,神慑天,果真不愧他北辰皇朝之盾之称。就刚刚那一声出来,按理说,夹杂着内力声音必然变大,那么在神慑天周围的百姓,听到的声音就一定非常大,甚至会觉得刺耳。

随后声音才会逐渐传到其他人的耳中……

外围的人听见的声音,就会慢慢变小。

但是神慑天却做到了,用内力将声音控制到所有人听到的,全部都是同频的声音!

因为在跟前的百姓,并没有一个人表现出被这声音刺到了。

这就足以证明,神慑天对内力的把控之能。

夜魅看了一眼神慑天,冷声询问:“你来边城干什么?”语气不怎么客气。

神慑天扬眉,威严的声,带着几分玩味:“怎么?我不能来?还是你不欢迎?”

北见歌顿时心头一肃,这要是夜魅真的有异心,那定然就不会欢迎君上来了。

所以夜魅这话……

正在他猜忌之间。

夜魅瞟了一眼神慑天,又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刚刚起身的众人,不客气地对神慑天说:“你也看见了,你一来,所有人都对着你跪下。大家都将你敬若神明,我在这边城领军老大的位置就不保了,我能欢迎你来吗?”

她这话一出,萧越清顿时感觉眼前一黑。

不久的刚才,他听说夜魅姑娘要来迎接君上,还以为夜魅终于明白为官之道了,现在看起来,根本一点儿都没有。

就算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,也不能这么对着君上说啊!也不知道君上听了,会不会勃然大怒。

没想到,神慑天听了夜魅的话,原本玩味的神情消失不见,反而好心情地笑了起来。

也不知道是在愉悦夜魅的坦白,还是喜欢她这性情。

他大步往城中走,雪白的的衣摆,因着银色的腰带,更显神圣庄重。然而却是对夜魅道:“先进城吧!方才听你说蠢钝如猪,本君竟食指大动。你烤鸽子的本事那样出众,不知烤乳猪的能耐如何?”

夜魅看了他一眼:“有话直说!”

神慑天摸了摸鼻子,坦诚地说:“本君想吃乳猪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