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5 如有报应,我为她承担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对他这句话,选择了直接无视,继续啃猪蹄。

神慑天也并没觉得,夜魅无视自己的话,在那边啃猪蹄这件事儿,有什么毛病,毕竟吃才是人生第一重要的事情。

……

京城。

司徒蔷的房间。

她一直焦急地等着边城那边传来夜魅死掉的好消息,只要夜魅死了,她心中的怨气就能平了,为此付出任何代价,她都在所不惜。

然而。

忽地一阵风,从窗外进来,不知怎么的,这一瞬间,她霍然感觉毛毛的,心里有些不安,甚至有些焦灼。

她正打算叫自己的侍婢进来。

这时候,一道人影,从窗外进来。那正是九魂,看着面前俊美的少年,司徒蔷并没有任何欣赏美男子的心思,她只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,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惧,令她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或者说,大概是因为面前这个少年,看着便是一身煞气,就像是地狱里头专程派来取人性命的修罗使者。使人害怕。

她哆嗦着,开口询问:“你是谁……”

“是你想杀她?”

九魂只低声问了这一句。

司徒蔷顿了顿,并不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,但是想起来自己最近想杀的人,她顿时眸中掠过凶光:“你该不会是说夜魅?如果是她的话,我的确是想杀她,那个贱人!都是因为她,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如果不是因为她,我现在还是司徒家最高贵的郡主,说不定真的有一天,会嫁给焱哥哥……”

“都是因为她!所以我要她死,她必须死!只有她死了,我这口怨气才能平复……”司徒蔷已经趋于疯狂。

她甚至完全都没想过,对着自己面前这个看着就来意不善的人,说这些话到底对不对,是不是很危险。

她就这样把自己心中所有的不满和愤怒,还有期待夜魅早点死去的心情,一个字不落的说了出来。

她甚至恨语言的贫乏,不能将自己对夜魅的厌恶,表达更多。

话到这里。

九魂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,看了她一眼,低如幼兽的声,很快地道:“那你,只能死无全尸。”

司徒蔷顿时脸色一白,盯着面前的少年,心中也有了几分恐惧:“你想做做什么?来……来人啊……”

“不用叫了,我进来之前,他们已经全部被打晕。”

九魂倒“好心”提醒了她一句。

司徒蔷顿时感觉到了绝望,没有一个人能来帮她,她现在又断了腿,行动也不便,这要如何才能为自己谋到生路。

九魂一步一步的靠近。

司徒蔷战栗着看着九魂,开口道:“你不能杀我,我并没有得罪你,我只是想杀夜魅!而且她也没死,她没死对吧?如果你因为她而杀我,你会遭天谴的。我知道了,你……”

看着九魂的神情,这其中只有杀气,并没有愤怒,司徒蔷顿时明白,夜魅一定没有死。既然这样,自己说不定能活!

然而。

九魂低声说:“你想杀她,就该砍。”

话音落下,九魂手起刀落。

司徒蔷临死之前,充满仇恨的眸光,盯着九魂的背影,切齿道:“你等着,你一定会死的!你造下的杀孽,迟早都会报应在你身上。九魂,你是九魂对吧……你活不过十年的,你放心,我会看着,在地狱里等着你……”

她这话一出。

九魂脚步一顿,低声道:“如果杀人真的会有报应,那我会替她杀掉所有的敌人,若有报应,我为她承担。”

话音落下,他手中的长剑再次出鞘,用内力驾驭,在他身后割裂。

司徒蔷就连一声惨叫也没能再发出。

九魂离开了司徒蔷的房间。

而房间里面,是司徒蔷的尸体,已经被碎尸。

伺候司徒蔷的侍婢,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,匆匆忙忙地进了司徒蔷的房间,看着地上无比血腥的这一幕,白眼一翻,顿时晕了过去……

……

京城很快出了重大案件。

丞相府遭到贼人袭击,郡主死于非命,并且是全尸都没有留下。皇帝下令派人查案,说一定要缉拿到凶手。

其实知情人,谁都清楚,凶手就是九魂。

但是,就算是皇帝,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个天下第一杀手,毕竟哪怕是神慑天,也不可能每日十二个时辰,形影不离的保护皇帝。

所以这个所谓的查案,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
反正也不会有人找到九魂做案的证据,九魂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。

而丞相府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,司徒曌心里虽然是有点心疼自己的女儿,不管怎么说,也是有骨肉亲情在,但在预料到九魂不可能无缘无故来京城杀人之后。

他下令严刑拷打了司徒蔷的侍婢。

才盘问出来司徒蔷疯狂的计划,她竟然打算杀掉夜魅,然后让整个司徒家陪葬,如此丧心病狂的想法,如今还当真亏的是九魂杀了她,这才保住他司徒家全家的性命。

他这时候只觉得一个司徒蔷,真是死不足惜。

竟然就因为自己受了一点气,连自己全家的性命都想算计,希望全家都死在她自己的私心之下,这样的女儿,死了就死了,司徒曌也绝了为司徒蔷讨回公道的心思。

于是,在皇帝试探他看法的时候。

他就直说了一句:“陛下,随便找个人顶罪吧。说句大不敬的话,臣宁可得罪君上,也不想得罪九魂。”

得罪了君上神慑天,也许会被陛下流放,但也不会有性命之忧。而君上一切都是以北辰皇朝的国祚为先,也未必会跟自己计较。

可是,如果得罪了九魂。

事情就很麻烦了,谁知道会不会哪天早上一觉醒来,自己全家都死了?甚至自己也死了?

丞相大人表示,这其中的轻重,他分得很清楚。

皇帝点了点头: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于是,这件杀人还分尸的案件,就这样不了了之。

而。

边塞又传来一个消息,司徒枫也死了,这一次却不是无头公案,倒是北辰邪焱的人直接就承认了这个事儿,说是司徒枫故意扰乱边城秩序,煽风点火,让边城不得安宁,影响国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