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0 你能不跟焱抢女人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倒算是他们两个人,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如此坦诚的对话。

如此简单的剖析彼此的关系。

而这个时候,神慑天却是觉得有些心惊。当年北辰邪焱才七岁,不肯认自己为师,自己一直以为只是这孩子心理别扭,倔强,却从来没有想过,他只是七岁的年纪,就明白了,自己当年收养他真正的目的。

所以,彼此之前也并无什么令人感动的情分可言。

似乎明白神慑天在想什么,北辰邪焱笑着看了他一眼,优雅地缓声道:“没成为让你期待的人,焱或许应该说一声抱歉!”

他当然明白,神慑天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他,就算是不能继承皇位,将来也能代替他守护北辰皇朝。

可惜。

他北辰邪焱,并不觉得北辰皇朝,有什么值得守护的地方。

也并不觉得他北辰皇族的族人,包括他自己的父皇母后,这当中有哪一个人,值得他北辰邪焱去守护。

毕竟,他从来没有一颗懦弱却自诩宽广的心,去原谅那些伤害。

夜魅听到这里,倒算是明白了,原来北辰邪焱和神慑天之间的关系,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。并没有自己跟司马蕊所想的,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大恩大德的情感。

原来无非是一开始,北辰邪焱就看出了神慑天的收养是为了最终的利用,而神慑天也的确就是这么想的,可最后事情并没有按照神慑天所预想的方向发展,于是就成了眼下的局面……

他们两个人就这样自顾的对话,并没有一个人主动跟夜魅说话,包括北辰邪焱来了之后,自从开始与神慑天对话,眼神都不曾再落在她身上。

这一瞬间,夜魅倒是觉得有些放心。

至少,这成功地避免了自己的尴尬。

没想到,她才刚刚放心,北辰邪焱的眸光,就落到了她身上,缓声问询:“这几日过得好吗?”

夜魅:“……很好!”

看来还是不能高兴得太早。

只不过,就在北辰邪焱这么问她的时候,她的眼神竟然都不敢看北辰邪焱,并且甚至有点希望自己会隐身术,然后很快的没有一个人看见她,也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就在这里……

她还能直接遁走。

“放心,你不在的时候,她过得很好。本君来了,她只会过得更好!”神慑天在边上,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,这话里面的意思,意有所指。

夜魅觉得,如果自己这时候脸上有两个字的话,这两个字的名字,一定叫“尴尬”。

她站起身:“我吃饱了,我边城还有事情要处理,我先回去了!”

然而。

没想到她的话刚说完,神慑天就开启了拆台模式:“你不是说了,边城的事情,该交代的你已经全部交代好了,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吗?既然这样,还不如就坐下,跟你的新欢旧爱,一起聊聊天!”

夜魅嘴角一抽!

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神慑天。

新欢旧爱是什么意思?

为什么把她说的跟浪荡花丛的风流男子一样,还新欢旧爱。

看着北辰邪焱的眼神,也兀地冷了一下,夜魅更是觉得无语。虽然她是打算让北辰邪焱误会,自己跟孤月无痕有点关系,但是她并没有打算,让他误会到神慑天的头上啊!

毕竟孤月无痕是答应了自己演戏的。

而跟神慑天,对方的立场就注定了,她不可能告诉他,自己想跟他演戏让北辰邪焱放手,他绝对不是什么暧昧的好人选。

于是。

夜魅的脸色冷了冷之后,盯着神慑天,冷冰冰地道:“朋友咱们勉强算一个,但是新欢什么的,根本不存在!你心里明白,我对你没兴趣。”

她可不想跟神慑天纠缠不清,尤其看着北辰邪焱现在的脸色,搞不好要直接跟神慑天打起来,要是真的打起来,事情就更乱了。

“既然你对本君没兴趣,那你为何要走?”神慑天看了她一眼,复又看向北辰邪焱,带着圣气的声,缓缓地道,“难不成是看见北辰邪焱了尴尬?可是以后你在城中总会看见他的,你总不能每次都避开吧?”

这话倒是有点道理。

其实夜魅明白,神慑天为什么不想让自己走,他是想通过自己留下,跟北辰邪焱之间的互动,来判定自己跟北辰邪焱,是不是真的闹翻了。甚至来判定,自己说自己喜欢上孤月无痕了,这个说法到底成不成立。

神慑天虽然对她有几分好感,但他并不完全信任自己。

想到这里,夜魅也坐了回来,瞟了一眼神慑天,又似乎无所谓地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冷声道:“你说的没错,反正以后要见面的机会多得很,我也不可能每次见面都躲着!”

她就这样当着北辰邪焱的面,说见到他很尴尬,想躲着。

钰纬在边上听着,都觉得神慑天和夜魅这两个人,真的是一点面子都没打算留给自家殿下,他甚至都想劝殿下,要不然立即离开算了。

然而,钰纬心里也明白,自己是劝不动的。

要是能劝得动,殿下这会儿都不会来了!

北辰邪焱听到这里,却也算是明白了点什么。他的眼神,看向神慑天,缓声道:“这意思,是你也看上她了?”

夜魅嘴角一抽,这一瞬间表情更加尴尬了。

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尴尬,加起来都没有今天这一会儿,经历得多。

神慑天闻言,也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,带着圣气的声,缓缓地道:“不仅仅如此,我还将代表自己身份的令牌,送给了她,作为求婚的信物。反正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,已经是过去了,我这么做,也不算是在挖你的墙角,对吧?”

程晓娟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,君上您就别装了,您给令牌夜魅姑娘的时候,他们两个人还根本没闹翻呢,您这不是挖墙脚是什么?

神慑天就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,夜魅当然也听得出来,但是她并没有出言戳破。

而北辰邪焱默了默。

竟放下了筷子,看向神慑天,缓声道:“倘若焱叫你一声师父,你能不跟焱抢女人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