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9 两个戏精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对!你说得对!”

慕容瑶池听见这话,仿佛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,让她觉得自己在大海中沉浮,几乎就要溺亡的心,得到了许多安慰。

今天的事情不过就是一个巧合。

四皇子并不知道自己在城门口,所以并没有故意避开自己的意思,她今天也就是……运气有点不好。

对,就是运气有点不好。

侍婢看着她的侧脸,忍不住道:“郡主,您别哭了!您若是继续哭下去,可能就会被来往的路人看见了!”

她这话一出,慕容瑶池顿了一下,嘴角倒是扬起一抹笑,心里也顿时有了计较。

她低声说:“就是要让别人看到。”

她怎么没想到,可以有这一招?

正说着,不远处,有一队侍婢经过。慕容瑶池扫了一眼自己的侍婢,开口道:“快,声音大些安慰我,让她们都听见!”

侍婢这么多年来,也算是跟慕容瑶池一起演过不少戏了,早就是两个戏精。

她立即就明白了慕容瑶池这话是什么意思,她很快地拔高了音量,开口道:“郡主,郡主!您就不要哭了,虽然夜魅姑娘丝毫不顾及你的仰慕之情,甚至都懒得理会您,一副瞧不起您的样子,但是……但是您实在是没有必要,为她一个陌生人,委屈成这个样子啊!”

她这话一出,来往的侍婢们立即听见了。

女人总是有一颗八卦的心,她们都忍不住停下脚步,并且竖起了耳朵。

而慕容瑶池却是哭着看了一眼自己的侍婢,厉声斥责道:“你别这样说,夜魅姑娘瞧不上我,不是她的问题,是我自己上不得台面。我只是,我只是觉得委屈,毕竟我从小父母双亡,总以为因此众人会对我多一份体谅,没想到夜魅姑娘还是这样不假辞色……”

“我去找夜魅理论!她怎么能这样欺负您?您在寒风中等了她半个时辰,就是想见她一面,以解仰慕之情。谁知道她竟然就连理会您一下都不愿意,招呼都不乐意打一个,这也是真的太过分了!”

侍婢愤愤然地说。

慕容瑶池立即道:“不准去!算了,夜魅姑娘既然不喜欢我,我不去她面前碍眼就是了,我总不能让别人不开心。”

“郡主,您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,所以您这么多年,才吃了这么多亏。

”侍婢说着这话,似乎内心对慕容瑶池感到无比的心疼。

而这时候,慕容瑶池回过头,好像是才刚刚不小心看见了来往的侍婢,她似乎是惊了一下,匆忙地擦掉了自己脸上的眼泪,带着自己的侍婢,匆匆离开了。

等她们两个离开了之后。

路过的侍婢们面面相觑,其中便有一人开口:“没想到夜魅姑娘竟然这样,不管怎么说,瑶池郡主也是我们北辰皇朝的郡主,是忠良之后。她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,真是太过分了!”

“是啊!别人在寒风里面,站着等了她那么久,竟然一点脸面都不给,这也实在是过分!”

又有一名侍婢嘲讽道:“谁叫人家是四皇子殿下心尖上的人呢,自然有傲慢的本事,没有四皇子殿下,她算什么!”

“最可气的是,她还跟九魂公子关系匪浅!”

女人不仅仅是八卦的生物,也是容易妒忌的生物。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,她们对夜魅,早就有诸多不满。

嫉妒对方一个女人,却能借着四皇子殿下的喜欢,拿着兵权在战场上呼风唤雨。嫉妒四皇子殿下,和九魂公子那么优秀俊美的人,竟然都围着这个女人转。

这时候忽然有了一个可以抨击夜魅的合理理由,所有人都说得开心了起来。

并且大家都决定,把夜魅这样晾着慕容瑶池,丝毫没有教养的行为,尽快的传开,让所有人都知道,也让那些将军们都明白,自己一直视为女英雄的夜魅姑娘,在她们这些女人的眼里,其实是个什么货色。

……

北辰奕的房间。

骁钦正在为北辰奕诊脉,今日的骁钦,神情看起来格外欣慰。因为这几日,北辰奕还算是老实,并没有强行再运功出门打架给自己制造医治的难度,拉长治疗的时间。

所以这毒素,当真也是排得非常快。

他很快地写下药方之后,对着北辰奕道:“奕王殿下,您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,不与众人动手,相信您的身体,很快就会痊愈。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,我想您明白!”

等身体好了再打不迟。

以北辰奕的武功,等身体痊愈,这世上怕也只有几个巅峰强者,能跟他过招,九魂和鸠摩诃,都未必是他的对手,和北辰邪焱、孤月无痕等人对战,谁胜谁负也未可知。

既然这样,又何必一直在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,去与众人交手,不能全胜,还伤身体。

北辰奕收回了自己的手腕,整理着袖袍,盖住了自己的脉搏,扫着骁钦道:“如今真正希望本王早日痊愈的,除了本王身边的人,怕也只剩下医邪你了。”

骁钦立即摇了摇头,果断地撇清关系:“奕王您多虑了,我并不是关心您的身体,也不是希望你痊愈,只是希望自己能早日脱身,与你撇清关系。”

毕竟,他纵然是被胁迫之后,来帮北辰奕的。

可要是自己帮北辰奕排干净余毒的事情,被司马蕊知道,甚至让司马蕊怀疑自己这段时间的失踪,是因为一直在跟北辰奕狼狈为奸,他觉得自己或许会有种跳进暝河把自己洗干净,证明清白的冲动。

所以,当然还是早点跟北辰奕撇清关系,要更好了。

北辰奕当然明白骁钦所想,他沉沉笑了一声,丝毫不以为意,扫了一眼清歌,清歌立即将骁钦送了出去。

而下一瞬间。

他看向二风,沉声询问:“神慑天与北辰邪焱,已经见过面了?”

“见过了!”二风点头,但又很快地道,“王爷,您不打算去见见神慑天吗?毕竟,他的身份……”

北辰奕不甚在意,沉声道:“并无必要。”

二风顿时沉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