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0 她爱过我吗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王爷既然说没有必要,那应该就是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吧。

只是……

以神慑天超然的身份,王爷不去见他,真的好吗?如果过早引起神慑天的怀疑……

似乎明白二风在想什么。

北辰奕扫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你要明白,正常情况之下,是神慑天和北辰邪焱避着本王,而非是本王需要与他们套近乎!”

毕竟,神慑天和北辰邪焱,是这世上最不愿意为敌的两个人。

而这两个人也清楚。

北辰奕倘若出手,也许随便一个计谋,就能让他们二人,因为一些国家大事上的矛盾,不得不走到对立面,让神慑天不得不打算出手,除掉北辰邪焱。

所以这么多年来,他们两人都未曾与北辰奕正面交锋。

若不是为了夜魅,北辰邪焱这段时日,也不会与北辰奕闹得这么僵。但是北辰奕明白,只要自己不主动去招惹他们,他们也会尽量避开自己,相敬如宾,不互相给对方制造麻烦。

二风听到这里,倒也算明白了什么,便顿时认同了北辰奕的说法。

也是,王爷并不需要对他们客气,反而他们才应该小心王爷。毕竟王爷是这世上最为出色的权谋家,也是这世上最危险的制衡家。

他却是又忍不住,看了一眼北辰奕,开口问:“可是王爷,您是真的打算,让夜魅一直让到最后一步吗?”

北辰奕回眸扫了他一眼,沉声问询:“怎么,你不相信本王,能以一击,反败为胜?”

“不,属下相信!”

二风立即低下头。

毕竟这么多年来,王爷从来没有失败过,既然是这样,又岂会败在夜魅的手中。

哪怕只是最后一步,他也相信王爷有反败为胜的把握。

只是,他忍不住道:“可是夜魅并不是曦公主,您完全没有必要,处处让着她。”

“但她有一张跟阿曦一模一样的脸。”北辰奕回了二风的话,并扬眉看了二风一眼,沉声道,“或许上天给她一张这样的脸,就是希望本王能看在阿曦的面子上,多让她几步。”

二风顿时失语。

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了。

毕竟所有原本就应该逻辑清晰的问题,一旦扯上曦公主,在王爷面前,就会变得忽然无解。从曦公主去世之后,一直就是这样。

二风也懒得再尝试说服王爷了。

就在这时候。

北辰奕站了起来,走到门口,看向无边星空。询问二风:“还有几日,就是除夕了?”

“三日!”

二风回话。

他明白王爷为什么问这个,因为除夕的第二天,大年初一,就是曦公主的忌日。

而曦公主故去之后,王爷从来不曾在过年的时候,参加任何的宴会。哪怕是一直软禁着王爷的皇帝,大发慈悲了,请王爷去宫中赴宴,王爷也从来不去。

奕王府每到过年那一天,也是一片愁云惨淡。

其他家里都是欢欢庆庆的,奕王府却都是在祭拜他们故去的王妃。今天,他们都不在京城,所以想必,应该不必再祭拜曦公主了吧?

然而。

北辰奕却还是吩咐道:“该准备的东西,都准备好。”

二风顿时明白了,还是要祭拜的。

他赶紧应了一句:“是!王爷放心,属下一定办妥。”

“天黑了。”

北辰奕看着天色,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看着北辰奕的背影,二风忽然也不知道,自己应当说什么。天的确黑了,而也许,从曦公主死去那一刻,王爷的世界,就从未天亮过……

……

是夜。

北辰邪焱的寝宫,钰纬有些紧张地看着面前的这些酒坛。

从殿下回来之后,就一直在喝闷酒。

北辰邪焱就坐在自己房间的门口,楼梯上,手肘放在曲起的膝盖上,一坛一坛的喝酒。

这么多年来,钰纬从来就没有看见过殿下,像今日这般酗酒过。

这让钰纬的心中,尤其紧张。

便也忍不住开口道:“殿下,您……您还是少喝点吧,恕属下直言,您就算把自己喝死,夜魅姑娘也未必会在意。”

倒不是他故意恶意的揣度夜魅,只是那会儿孤月无痕来的时候,夜魅的态度,殿下还没有看出来吗?

夜魅几时对殿下这样过?

从来就没有主动挽过殿下的手臂。

可是孤月无痕,今日就得到了这样的殊荣。所以即便是钰纬,他都相信夜魅对孤月无痕,应当才是真心的喜欢,这时候他除了以此劝殿下放手之外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。

他这话一出。

北辰奕倒看了他一眼,那双魔邪的眸子,此刻已经染上了酒气,扫向钰纬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:“钰纬,你说,她爱过我吗?哪怕有一刻,爱过吗?”

钰纬顿时沉默。

他细细的回忆了一下,想起来这段时日,殿下和夜魅姑娘的种种接触,钰纬纵然不是一个相信自己有第六感的女人,但是他却觉得,自己对人世间的很多感情,都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。

所以。

他在片刻的沉默之后,实话实说地道:“殿下,属下觉得,是爱过的!只是属下也不明白,为什么……”

为什么说变就变了。

难道女人的心,都是这样不牢靠的东西,女人的情爱,比男人的情爱,还要凉薄?

钰纬觉得,自己真的不懂。

而这时候,北辰邪焱却笑了。他低下头,又喝了一口酒,缓声道:“她若真的爱过我,又怎舍得这样伤我?”

钰纬顿时失语。

而接着,北辰邪焱又是一口酒灌了下去,一口接着一口,似乎喝醉了就不必面对这一切,似乎醉死了,就能忘记这些。

钰纬在边上看着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。

是啊。

如果夜魅姑娘真的爱过殿下,那些残忍的话,怎么都说得出口呢?即便只是爱过,也不该是这样绝情的。

也许。

自己看错了吧。

或许,就真的如夜魅姑娘说的一样,从一开始她就是为了兵权,根本没有爱过。

就在这时候。

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,北辰邪焱有些恍惚地抬头,看向来人。来人正是慕容瑶池,她看着北辰邪焱喝了这么多酒,似乎也是吃了一惊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