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 我来照顾殿下就行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这话一出,慕容瑶池的脸,几乎是在瞬间,就红透了。

只是眼下是晚上,尽管月光明媚,所以看不太出来。

这句话应该如何回答呢?

要是回答是,殿下或许会觉得,自己一个女子,太过于孟浪,甚至是有些不要脸了。

要是回答不是,就等于是违心之言,而且也许自己真的这么回答了,就跟殿下不剩下什么希望了。

她琢磨了一会儿之后,开口道:“这世上,哪有什么女子,会不喜欢四皇子殿下呢?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邪焱扫向她。

魔邪的眸中,更带着似笑非笑的意思,缓声道:“所以,这其中,也包括你么?”

他这便是,一定要慕容瑶池给出一个答案的意思了。

慕容瑶池避无可避,虽然闹了个大红脸,却还是喝下一口烈酒,低着头开口道:“是!瑶池喜欢殿下,从小就喜欢,从看见殿下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。喜欢了殿下很多年,瑶池知道殿下心里的女人是夜魅,所以原本是不打算说的,但是既然殿下坚持要问,瑶池也只好实话实话了!”

她的确是从小就喜欢北辰邪焱,那时候北辰邪焱还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,在皇宫里面被人欺负的时候,她就喜欢他。

并且只是看了一眼,就此生难以忘怀。

至于眼下为何这么说,自然就是为了让北辰邪焱知道,自己是一个知道进退的,得体的女子。因为知道四皇子喜欢夜魅,所以都不打算将自己的心事告诉众人。

看,多么高尚的情怀,她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了。

她这话说完之后,钰纬就神情古怪地看了她一眼,虽然他最近的确是对欺骗了殿下感情的夜魅姑娘,不怎么待见吧,但是不知道怎么地,比起自己面前这个,看起来很有些虚伪的姑娘。

他内心深处还是觉得,夜魅更加招自己喜欢。

北辰邪焱听了慕容瑶池的话,却是沉默了,他竟然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仪态,直接便往楼梯上一躺,楼梯的台阶让他的背脊生疼,可他却并不认为,这是什么大事。

这般躺下之后,他看着漫天星辉,缓声道:“就算全天下的女人,都爱慕焱,又有何用?她根本……不屑一顾!”

慕容瑶池闻言,脸色又是一变。

原来,自己对他的喜欢,不仅不能换来他任何的回应,甚至在他的心中,在他的眼里,都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可,这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北辰邪焱。

看着他这般失落的样子,她心里忽然恨起了夜魅,她这么喜欢的人,她爱到骨子里面爱了十多年的人,夜魅却是这样不屑一顾,将他伤得这么深,这个女人,简直就该死!

想到这里,慕容瑶池的手,都忍不住攥紧了。

不管怎么样,她一定不会让这该死的夜魅好过!

想到这里,她扫向北辰邪焱,开口道:“殿下,您没想过报复她吗?”

“报复?”

北辰邪焱冷嗤了一声。

回头扫了一眼慕容瑶池,优雅的声,缓缓地道:“下次再从你口中听见这种话,焱就亲手掐死你!毕竟,如你这般喜欢焱的人,爱而不得,活着也注定煎熬,如果死了,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。你说呢?”

他魔邪的眸中,带着几分难掩的醉意,但是说出来的话,却是令人胆战心惊。

让慕容瑶池一时间,竟然不能分辨北辰邪焱是真的醉了,还是完全没醉。

可是他的话,却的确是令她害怕,因为她能看得出来,北辰邪焱并不是在跟她开玩笑。

她沉默了半天,竟笑了。

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开口道:“如果有一天,我注定得不到殿下,也注定要死,死在殿下手中,对我来说,未必不是一种幸运!”

钰纬在旁边听着这话,都觉得慕容瑶池的情商高,不管这句话是真心还是假意,寻常的男人听到之后,都会觉得相当感人。

只是,她这一招,怕是用错对象了。

殿下并不是寻常的男人。

北辰邪焱听完之后,并没再开口。面上没有丝毫慕容瑶池的想象的感动,也没有半分对她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的质疑,似乎慕容瑶池的话,是真心还是假意,他根本就不在意。

钰纬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却是明白,殿下这是累了。

喝了太多酒,怕也是有些头晕了。

北辰邪焱果真也是累了,他闭上眼之前,缓声吩咐了一句:“就让焱躺在这里,不必扶焱回房!”

“是!”

钰纬很快地应了一声。

而北辰邪焱闭上眼,呼吸也慢慢均匀了。

慕容瑶池看着这一幕,却是觉得脸红心跳,心爱的男人就在自己身侧睡着,这是她一辈子的梦想。只是这里有一个碍眼的钰纬,要是钰纬不在这里,就好了。

她想着,看了一眼钰纬:“当真不用把殿下扶进去吗?”

“殿下的意思,任何人都不能忤逆。”钰纬冷冷地说了一句。

若是忤逆了,才有可能激怒殿下。

慕容瑶池点点头,她眼珠转了转,看了一眼钰纬,开口提议:“要不然你先去休息吧,我在这里陪着殿下就好了!”

左右现在殿下已经醉了,若是没有钰纬在这里碍事,自己扯乱了身上的衣服,不管明日有没有跟殿下发生什么,她也能说是发生了,运气好,说不定就如愿以偿,成为四皇子妃。

这些年多少人命都不要,想爬上四皇子殿下的床,钰纬当然是一清二楚。

慕容瑶池心里那点想法,钰纬也完全明白,他冷声开口道:“殿下没有吩咐,所以属下必须一直守着,直到殿下醒来。倒是瑶池郡主,天色已经不早了,还是请您快点回去吧!”

这个女人,还当真以为殿下醉了,就完全没知觉了吗?

钰纬这辈子虽然是第一次看见殿下醉酒,但是他心里明白得很,殿下即便是醉了,在睡梦中也不会让别人随便靠近的,因为殿下小时候的经历,殿下的防心很重,所以慕容瑶池想的事儿,根本就不可能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