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6 凭什么对殿下指手画脚?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说到这里,似乎是怕谁误会了。

赶紧补充道:“各位千万不要误会,我也只是陪四皇子殿下喝了点酒而已,并没发生什么!”

她这话说出来,的确是没什么毛病。

钰纬都诧异地扬眉,没想到这女人还挺坦诚的,竟然会直接说出来没发生什么,他还以为慕容瑶池要借她自己名声受损,让殿下为她负责呢。

夜魅却是明白,慕容瑶池故意这么说,是说给北辰邪焱听的。

让北辰邪焱明白,她并没有故意在外面渲染什么,强行让他负责的意思。但是孤男寡女在一起一个晚上,说自己喝酒了,说出去谁相信呢?

所以,她就算这么说了,在场所有正在误解的人,也依旧还是误解的。

甚至还会觉得慕容瑶池这一句欲盖名彰的解释,事实上正坐实了昨天晚上,他们两个人的确是在一起。

不少吃瓜群众的眼神,这时候都暧昧了起来。

所以,慕容瑶池其实是来炫耀的了!

然而。

就在这会儿,萧越清忽然匆匆忙忙的来了,上来之后,就开口道:“不好了,大漠王亲自率军来了!”

“来得好!”

夜魅应了一声,谁也没管,直接就大步往城外走。

并且心情都因此好了起来,鸠摩诃果真没有让她失望,只要他能说服大漠王御驾亲征,铲除了大漠王,一切事情就会非常好办。

至于慕容瑶池这些乱七八糟的,她没闲工夫管。

所有人原本都以为能看一场大戏,万万没想到,夜魅这个人的眼里只有事业,根本就不在乎这点事儿,一听说军政大事来了,理都没理慕容瑶池一下,就大步出去了。

这一秒钟,慕容瑶池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。

这个夜魅,她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吗?

北辰邪焱看着这一幕,却没觉得出乎自己的预料。慕容瑶池在打什么心思,他看得一清二楚。他没在第一时间开口,是尤有些不死心,想看看夜魅会不会对此有所反应。

若是当真有反应,倒要谢谢慕容瑶池找死。

然而。

她全无反应。

一听说大漠王来了,兴高采烈地出去打仗了,似乎就是在告诉他,他北辰邪焱在她眼里,什么都不是。他是否跟别的女人发生了什么,她也丝毫不在意。

孤月无痕这时候,倒是看了北辰邪焱一眼。

面色依旧淡薄,却让北辰邪焱看出了几分明显的挑衅。四皇子殿下魔邪眸子眯了眯,拳头紧了紧,可想起来夜魅警告他不能与孤月无痕动手的眼神,他到底是忍住了。

孤月无痕很快地跟上了夜魅的步伐。

北辰奕却是回了自己的房间,这一场战争的结果,他早就能料到,所以他也不用去看。

大漠王,必死无疑。

宾客们看着这情况,也是纷纷退散,回到内城。

而慕容瑶池,还尴尬着站在那里。

司马蕊冷笑了一声,忍不住看了一眼北辰邪焱,语气不善地道:“在夜魅面前装的挺像,我还真的以为你对她是真心的,没想到这才没两天,就跟这女人搞到一起了!”

想起来夜魅之前断绝关系的时候难过的样子,司马蕊越想越是生气。

敢情人家北辰邪焱根本就没来真的呢!倒是白白把夜魅自责的要死。

她这话一出,钰纬顿时就不服气了,忍不住上前道:“话别说这么难听!你不要搞错了,可是你们那个夜魅姑娘,一意孤行要跟殿下断绝关系,还自己承认从一开始就是利用我们殿下,她凭借的是什么?”

说到这里,钰纬更生气了,切齿道:“她不就是杖着殿下喜欢她,才这样吗?若非是殿下放不下她,这样玩弄别人感情的女人,早就应该被掐死了才对!”

钰纬其实已经忍了很多天了。

到底都是什么玩意儿!

哦,要利用殿下的时候,就跟殿下在一块儿。

说翻脸就翻脸,殿下一点尊严都不要求她,换来了什么?换来她对殿下的羞辱。

最后还把孤月无痕带到城内,说自己移情别恋了,当着殿下的面拉拉扯扯。

这个夜魅最近的表现,才是地地道道,标准的坏女人好吗?

殿下不过就是喝了点酒,在自己房间门口睡了一觉,为了挽回夜魅的心,问了慕容瑶池几句话,就十恶不赦,装模作样了?

殿下根本就不记得慕容瑶池,当时怎么可能知道这女人是个戏精?!

钰纬越想越是生气,特别为殿下不值。

他铁青了一张脸,看着司马蕊道:“我真是不明白你们这些女人的爱情观,都是什么样的。把男人当傻子一样玩弄,当成利用工具,用完了把人一脚踢开不算,还要极尽羞辱。到这地步,还要求男人必须为你们守身如玉?才算感情是真的?莫说殿下没与这戏精发生什么,就是发生了,你们有资格过问吗?有吗?”

钰纬真的是气炸了。

他跟了殿下这么多年,从来就没有见过殿下被谁伤成这样过。最可气的是,他们都没有指着脾气骂夜魅是个狠心负情的恶毒女人,她们倒是先骂殿下不懂得洁身自好了?

慕容瑶池在旁边躺枪,被骂了戏精,脸色顿时很难看。

小官也是憋不住了,忍不住开口道:“是你们家夜魅姑娘要跟殿下断绝关系,既然关系都断了,又凭什么再来对殿下指手画脚?”

他也是不明白,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。

男人得要怎么样,才能算是真心?

司马蕊被他们这话,呛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的确,事实上是夜魅理亏在先,讲道理的话,就算是北辰邪焱这会儿明媒正娶了慕容瑶池,也轮不到她们说什么了。

她只是一时间生气,所以没忍住而已。

毕竟,她知道夜魅这样的选择是无奈,并非是真的要断。

但她忘记了,自己面前的几个人,都不知道这些。

然而。

让司马蕊万万没想到的是,一直沉默着,听了这么一会儿,甚至都没有打断钰纬等人话的北辰邪焱,这时候魔邪的眼神盯着司马蕊,优雅的声,竟是缓缓开口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