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9 孤月无痕的吻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尽管夜魅在极力的掩饰,表现出她丝毫不在意。

但是即便是眼下,她看起来对局势的担忧,这其中孤月无痕也能隐约看出来,她有些在意北辰邪焱和慕容瑶池的事情,甚至于……

因为这件事情,让她眼下原本就非常凝重的心情,更加的烦乱。

或许夜魅自己感觉不出来,但是孤月无痕,却是看的清清楚楚。

夜魅默了片刻,竟然轻笑了一声,也没有打算瞒着孤月无痕,冷声道:“你说的没错,其实你不提,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因为我在极力的说服自己忽略这件事情,极力的告诉自己,这是北辰邪焱的事情,跟我没有关系。但是……但是我心里很烦,这骗不了人!”

的确是烦。

如果心中原本就有一件事让人很烦乱,再出现眼下这样让人凝重的局面,自然就会让人更加的紧张。

她不得不说,这个慕容瑶池的出现,真的让她的心,有点乱了。

她甚至在听说了北辰邪焱和慕容瑶池昨天晚上在一起,在那一瞬间明白自己的嫉妒、愤怒、不满,甚至是杀人的冲动之后,她真的认真地在心里问过自己,坚持要跟北辰邪焱断掉关系,这到底对不对?

如今,北辰邪焱若是真的跟慕容瑶池在一起,这样的结果又是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或者,换一个角度来说,这样的最终结局,是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。

她忽然开始迷惘了。

她想过在她和北辰邪焱分开之后,以后他会有别的女人,但是她并没有想到,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,在她完全都没有准备好,甚至是完全都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,轻易的将她所有的心理防线击垮!

其实,今天早上在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,她真的崩溃过,虽然只有几秒钟,但来得极为猛烈,无法忽视。

听她这么说。

孤月无痕淡淡地道:“若是真的,忘了他也罢。”

不管夜魅是作为自己的师妹,作为自己的知己,还是作为自己真心想娶的女人,孤月无痕都不认为,她应该受这样的委屈。

夜魅却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冷声询问:“你就不觉得,就算是北辰邪焱跟别人有了什么,这也是我咎由自取?你就不觉得,这个时间上,男人原本就应该是三妻四妾的,就算是他有了一个慕容瑶池在身边,也不算什么?”

她这话一出。

他倒是淡扬了嘴角,盯着她的眼,一字一顿,淡淡地道:“夜魅,你不是能接受男人三妻四妾的女子。”

夜魅顿时沉默。

她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叹,孤月无痕看人之精准,眼光之毒辣。这个话题,她从来就没有跟他讨论过,但是他竟然知道。

孤月无痕也继续道:“像你这样骄傲的女人,不会跟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。也许你宁可不要,也不会共享。”

“没错!”

夜魅嗤笑了一声,倒是应下了这句话。

是的,她的骄傲不允许。哪怕放下,也绝不会与人分享。这是她夜魅的骄傲,也是二十一世纪的女人,应该有的骄傲。

话到这里。

孤月无痕淡淡地道:“而至于,为什么不认为,事情走到这一步,是你咎由自取。则是因为,我这个人,护短。”

或许这件事情,放在任何人的眼中,都难免认为这是夜魅自己作的,是她自己要跟北辰邪焱分开,那么北辰邪焱就算是跟慕容瑶池在一起了,她也怪不得别人。

是她自己拱手相让,是她自己不想要。

但是。

他是孤月无痕。

他从来不知道道理是什么,他只知道,谁与他关系更亲厚,他就站在哪一边。若是两个人都不熟,他才会考虑道理的问题。

夜魅倒是笑了,这一点跟她很像,跟她好几个朋友也像。妖物和妖孽这两人,也都是尤其的护短,老大更是护短中的战斗机。

这让夜魅也对孤月无痕,多了几分好感。

就在这时候。

孤月无痕忽然上前一步,跟夜魅拉进了距离。这样一张美过风花雪月的面庞,就这样近距离的逼视夜魅,让夜魅的心跳,骤然快了半拍。

但是她明白,这不是因为心动,而是被他的美色迷惑。

他温热的呼吸,似乎能撩过她的唇畔,他压低了声音,淡淡地道:“夜魅,如果注定放弃他,或许早日选择我,会让所有人都好过一点。”

夜魅顿时愣住。

就在这时候,北辰邪焱,竟出现在了城楼上。

孤月无痕和夜魅,几乎是同时看见了他。而北辰邪焱,也看见了他们两个,站的这么近,以这样暧昧的姿态。

他还不及靠近。

孤月无痕却是忽然下了决心一般,猛地低头,吻住了夜魅的唇。

夜魅瞬间僵住。

唇间的触感如此明确,她却有了一种自己是不是被雷劈了的感觉。孤月无痕这是干嘛呢?

正在她纳闷恼火,甚至有点茫然,正准备将他推开之间。

孤月无痕用密室传言,将一句话,传入她耳中:“不是要演戏么,就这样演得像一点也好,反正他都跟慕容瑶池度过一夜,你还怕他看见这些?”

这话,硬生生地将夜魅定住。

这一瞬间,她放弃了伸出手推开他,不知道是被孤月无痕这句,演戏就要演像一点,让北辰邪焱放手的理由说服。还是被他忽然提到,北辰邪焱昨夜和慕容瑶池在一起,这一句刺到。

总之,她没有动。

北辰邪焱见着这一幕,只是一瞬间,脸色就白了。他紧紧攥着拳头,死死盯着拥吻的那两个人。

最终,在片刻的隐忍之后,一拂袖,转身大步离开。

他的脚步走远,孤月无痕放开了夜魅。他心里也明白,北辰邪焱走了,自己要是再不退开,她就可能会动手了。

夜魅这时候,却似乎是没心情顾及他。

眼神一直目送着北辰邪焱走远,最终竟叹了一口气,冷声道:“我以为不管怎么样,这一刻,我至少会有一点报复的快感,可是我没有!一点都没有,我甚至有点想掉泪,你说这是为什么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