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北辰奕吐血晕倒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下一瞬。

北辰奕猛地捂住了胸口,呛咳了数声之后,“噗”的一声,吐出了一口鲜血……

“王爷!”

清歌顿时吓到了,看了一眼地上的鬼面面具,心中也是惊疑不定,他跟了王爷这么多年,当然认得这东西是什么。

想想欣悦雁方才说的话……这……

“不可能!”北辰奕猛地猩红了眼,继续开口道,“不可能,这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

怎么可能。

明明,他一再求证,夜魅也一再否认。

明明……他当年亲手将阿曦的尸体,埋在了奕王府的后花园。明明……这都怎么可能?

尤其,是在这种时候。

在他对夜魅说出自己所有的计策,而夜魅直言她无解的时候。

清歌也不敢置信,皱眉开口道:“王爷,会不会……是司马蕊,司马蕊告诉了夜魅什么,所以夜魅想假借曦公主的身份,来令您妥协?”

“不会!”北辰奕摇了摇头,沉声道,“司马蕊一直认为,本王无情无义,当年是故意要置阿曦于死地。既然是这样,她岂会认为,本王会因为阿曦,放过夜魅!”

清歌一想,顿时也觉得,王爷的话有道理。

司马蕊之前的种种表现,都对王爷恨之入骨,并且也不相信王爷当初想救曦公主,既然是这样,她怎么可能认为,这是一个契机呢?

北辰奕嘴角含着血,却是猛地透过司马蕊,想到了什么。他喃喃地开口:“本王早该想到的……司马蕊为什么陪伴在夜魅身边,本王一直以为,只因为萧瑟炀,可眼下想来,只是为了萧瑟炀,司马蕊没必要对夜魅这样忠心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北辰奕又猛地笑起来:“还有,夜魅她好端端的,为何忽然与北辰邪焱闹翻了,又为何这般坚定的想入北辰皇朝的朝堂……本王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话到这里,北辰奕猛地又吐出了一口血。

清歌立即扶住了他,开口道:“王爷,您保重身体!”

北辰奕死死捂着自己的胸口。

他感受到心跳如鼓,也感受到心如刀绞。她真的是阿曦……阿曦……她一直就在自己面前,可自己却没能将她认出来。

甚至,他还一而再,再而三的跟她作对,这一次……

若不是她将这个鬼面面具送来,也许他会再一次的谋算,将她送入地狱!想到这里,北辰奕更是心乱如麻,踉跄着脚步,就打算出门。

却在走到门口,骤然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……

夜魅的房间。

夜魅静静等着消息,待到北辰奕晕过去之后,钟若冰很快地过来禀报:“北辰奕收到你的东西之后,吐了几口血,晕倒了!”

夜魅紧握的拳头,在这一秒钟,顿时松开了。

心头也松了一口气。

事情走到这一步,北辰奕的局,她无法破解,那么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釜底抽薪,来赌一场。

赌北辰奕对她还有几分在意,赌北辰奕对她还有愧疚之情。

只要自己赌赢了,北辰奕就会放弃这一局。

夜魅知道,自己这么做非常危险,等于把自己的命脉,交到了北辰奕的手中。但是,除了这么做之外,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!

因为北辰奕的未雨绸缪,把她逼到了绝路上。

她怎么可能想到,在自己来到北辰皇朝之前,北辰奕就已经在鸠摩诃的身边安插了人,为今日之局做好了一切铺垫。即便是鸠摩诃,都不知道自己身边早就安插了北辰奕的人,何况是她?

而。

这个鬼面面具,是自己跟北辰奕为敌,最后的一张底牌。只要自己赌对了,这个局,就挺过去了。

而显然。

从北辰奕现在的表现来看,她应该是赌赢了。

北辰奕,还是在乎过她,也曾觉得对不起她的,对吗?若真的是这样,不仅仅今日这一局能过,日后……他这份愧疚之情,或许也能成为,他为她保守秘密的筹码。

这时候,司马蕊也走了进来。

她有些紧张,对着夜魅开口:“你这样做,太危险了!这等于是把你自己致命的把柄,放到了北辰奕的手里。”

“可是除了这样做,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夜魅看向司马蕊,苦笑了一声。

却也是不得不低声承认:“北辰奕太聪明了,我真的算不过他!”

司马蕊默了默,最终也低声道:“这世上,从未有人能算得过他。不过还好,听说他晕倒了,所以你赌赢的可能,很大!”

就在这时候。

钟若冰从袖子里头,掏出来一封信件,递给夜魅:“这是我爹让我交给你的,他说你在到达京城的当天,可能会用上!”

今天他们就会到达京城,所以今天就可以交给夜魅了。

夜魅很快地接过信件,打开匆匆一扫,百里思休的字迹,很快地浮现在纸上:“北辰奕之智谋,世上无人能敌。他之计策,即便是我也无法尽数揣测。你入京城之前,他定已有置你于死地之法。思休以为,你如今唯一可破局之计,便是向他坦诚你的身份。谨记之,务必按我的意思行事。”

“他说了什么?”司马蕊很快地问了一句。

夜魅将信件递给司马蕊一看,司马蕊看完之后,也愣了一下,忍不住道:“没想到,他也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!”

百里思休都这么说了,司马蕊这下也放心了:“既然他也这么说,那就说明你这么做,引发危险的可能不大!”

否则,百里思休不会在最后,还生怕夜魅不肯用这个方法,强调了一句,让夜魅务必按照他的意思行事。

他能这么说,想必也就是有了十足的把握,确定这么做不会出事。

说到这里,司马蕊倒是笑了:“他肯定想不到,在收到他的信件之前,你就已经先这么做了!”

钟若冰在旁边看得云里雾里,实在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你们能不能解释一下,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还有,当时为什么让我千辛万苦的去皇宫,取那个鬼面面具?为什么这玩意儿,交给北辰奕之后,他竟然还吐血了?”

她的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,急需有人回答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