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 四美男争婚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嘶……”

吃瓜的大臣们,都表示自己惊呆了,他们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看见四皇子殿下跪下的样子。

却没想到,他竟然跪了,为了娶到夜魅。

这个夜魅姑娘的魅力,未免也太大了吧!

就在这会儿,北辰邪焱优雅的声,缓缓地道:“父皇,您若允准,儿臣日后定当事事遂父皇心意行事。您若不允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魔邪的眸中,掠过一缕红色的妖光,让人看见漫天的杀气,优雅的声线,也多了几分冷厉的味道:“那么今日,这个大殿有多少人能活着走出去,儿臣就不能保证了!”

他这话,算得上是威逼利诱了。

有了北辰邪焱这么一个助力,对于皇帝来说,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。而若是不同意,今天这朝堂上,搞不好还要死人……

大臣们表示自己,都非常害怕。

顾不得其他,不少胆子小的人,都开口道:“陛下,既然四皇子殿下,一片诚心,那么其情可悯,陛下您还是多考虑一下四皇子殿下吧!”

夜魅闻言,心却是凉了半截。

倘若皇帝真的答应了,而自己真的要嫁给北辰邪焱,北辰邪焱也按照他今日所说,日后唯皇帝之命是从,那岂不是意味着,他们两个必须敌对不可?

想到这里,她立即开口道:“陛下,臣心中已经有人了!”

她这话一出,一下子,整个朝堂上,都安静了下来。

北辰邪焱袖袍下的手,也攥紧了。她终究还是开口了,他原本以为,她一直不开口,也许意味着,她并没那么喜欢孤月无痕,然而……

北辰奕也是心头一跳。

这些日子,夜魅时常与孤月无痕双出双入,就是九魂回到边城之后,也未曾与夜魅那般亲密,他也不是没有想过,夜魅是不是爱上孤月无痕了。

眼下这么看来……

这下,原本在边上看大戏的夏侯谌,顿时脸上的表情,都忍不住僵硬了一下。

心中有人了?

并且一个女子,毫不避讳的在朝堂上说出来……这是夏侯谌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,也是,他怎么能用看一般女子的角度,来衡量夜魅。

夜魅断然不会是那种,会因为不好意思开口,或者难以启齿,就由着他们赐婚的。

皇帝的脸色也变了变。

要是夜魅心里的人,是北辰奕或者是北辰邪焱其中的一个,自己顺着赐婚了,也勉强算是达到目的,北辰邪焱和北辰奕之后,一定会争斗不休,可若这个人……

不是他们两个当中的人,甚至是神慑天,那自己当如何处理?

总不能完全枉顾夜魅自己的心意。

想到这里,皇帝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僵硬,却是看着夜魅开口道:“和硕王心中有人了,只是这人与和硕王合适吗?朕看着,还是奕王和朕的四皇子,会比较适合你!”

话到这里。

一名太监忽然进来通传:“陛下,孤月山庄的庄主,在宫外求见!”

众人都愣了一下。

孤月山庄大家当然都听过,这是武林中,江湖上,赫赫有名的存在,孤月无痕更说得上是无冕之王。但是朝廷和江湖,一直都没有太多的纠葛,这个时候,他却来求见……

钟山听到这里,倒是觉得孤月无痕是个不错的解围人选。

于是,他立即对着皇帝道:“陛下,孤月无痕是武林盟主,虽然他自己不承认,但是武林正道一向以他马首是瞻。既然他来求见,臣认为陛下还是应该给几分薄面,毕竟朝廷和江湖撕破脸了,也并不会好看!”

他这么一说,皇帝立即道:“爱卿说的有理,请他进来吧!”

皇帝话音落下,小太监很快地就出去传旨了。

北辰邪焱这时候,却是偏头看向夜魅。那一双魔邪的眸子,似乎是想透过她的脸,看穿她心中的想法,也看穿……她是不是真的想嫁给孤月无痕。

皇帝的心头,一阵打鼓。

不过之前倒是收到消息,说孤月无痕和夜魅之间的关系,似乎是非常亲密,难道这孤月无痕,也是为了夜魅的婚事来的?

要真的是这样的话……

皇帝默默地想,若是夜魅喜欢的是孤月无痕,那也罢了,算计不得北辰奕和北辰邪焱,也就当是天意,他赶紧的赐婚,不要波及到神慑天身上便可。

钟山岂会不明白皇上的想法,他在朝堂上四年,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皇帝的心思?

所以他便知道,只要自己谏言,皇帝一定会召见孤月无痕,皇帝也的确没有出乎他的预料。

就在这时候,孤月无痕进门来了。

进来之后,他看了一眼场中的情景,便开口道:“听闻眼下,在谈论和硕女王的婚事,在下虽是一介草民,还是进来求见了。”

他语气淡淡,但是话里面的意思,却是让所有人心惊。

是啊,孤月无痕不过是一介草民,朝堂之上忽然开始谈论婚事,奕王殿下很快的就知道了,能立即赶来,这不奇怪,毕竟一个王爷,在宫里头有眼线,这很正常。

可是孤月无痕,他不过是个草民,他怎么可能也知道宫里在议婚?

这是不是意味着,孤月无痕在宫中,也有眼线?

想到这里,皇帝顿时警觉了起来,看孤月无痕的眼神,也不善了几分。而孤月无痕,淡淡地道:“草民无意朝堂之事,江湖事也不愿多管。只是未婚妻的事,不能不在意,请陛下谅解。”

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,无非就是告诉皇帝,虽然宫里头有他的人,但是他并没打算觊觎权位。

不过想想也是,武林中人求着他去当盟主,他都懒得当,对皇位有兴趣的可能,实在太小。

皇帝便问了一句:“不知你的未婚妻是……”

孤月无痕看了一眼夜魅腰间的红玉箫,淡淡地道:“夜魅姑娘已经收下在下的红玉箫,乃是定亲信物,若陛下要赐婚,也不该棒打鸳鸯。”

众人顿悟,原来是这样!

而这时候,神慑天也开了口:“是么?可她,也收了本君的代表身份的令牌,那也是求婚的礼物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