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 所谓人生赢家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有人都离开。

唯独神慑天一个人,留在了这里,这对于神慑天来说,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皇帝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太监。

太监也很快地把所有的下人,全部都清理了出去,并且在出门之后,非常体贴地关上了宫门。

神慑天恭恭敬敬的站在皇帝的面前,弯着腰,风撩起他一缕发,更显得他如神祗一般高远。

皇帝就这么盯着他,怒火却是一阵一阵,几乎就要压制不住。

他冷声开口询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陛下是指?”神慑天明知故问。

皇帝语气更加恶劣:“你知道朕在问什么!神慑天,你跟夜魅……你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?难怪你在朕的面前力保她,说她绝无异心。现在想来,是你对她有想法,所以心有偏颇了!”

“陛下多虑了!”神慑天低着头,恭敬地开口道,“臣对夜魅的判断,与臣对她有好感,并无丝毫关系。”

他这话一出,皇帝的脸色,也渐渐沉了下来。

心中思索了片刻,倒也明白,神慑天对自己,绝对是忠心的,定然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,作出对北辰皇朝不利的判断,这么一想,皇帝的脸色好了不少。

但是……

他真正生气的点,却并不在这里。

他冷声开口道:“你对她,是真心的吗?”

“是!希望陛下看在神慑天忠心耿耿的份上,成全臣的心意!”神慑天说着,低下了头。

皇帝却是顿时冷了脸。

或者说,他原本就臭如狗屎的脸色,这个时候已经成为了猫屎和狗屎的结合体,难看到一种令人震惊的地步。

他冰凉的语调,再一次的响起:“神慑天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你是故意在激怒朕吗?”

“陛下,神慑天已经二十九了。多年前,我族人的灭族之祸,想必陛下也清楚,哪怕只是考虑传宗接代,神慑天也应该娶亲了!”神慑天说着,头一直都恭敬的低着,没有抬起。

皇帝默了片刻。

最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你这话也不是没道理,但是……你说你对夜魅是真心的,朕……”

这才是皇帝真正不能容忍的地方。

其实神慑天娶亲这一点,皇帝心中早就有所准备,不过就是来的早一日和晚一日罢了,毕竟一个男人,没有那方面的疾病,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,一辈子都不娶亲。

只是这些年神慑天从来不提,皇帝也下意识的忽略,所以这件事情就没人提及。

但是眼下……

事情忽然来了,并且不完全是为了传宗接代,这其中还存在真心,皇帝就无法接受了。

神慑天听着,只是恭顺地道:“陛下,臣也只是说话实说,不想欺瞒陛下!”

皇帝一听这话,顿时更生气了。

他几乎是脸色铁青地瞪着自己面前的人,咬牙切齿地说:“神慑天,你就不怕朕杀了夜魅吗?”

“陛下若是真的要这么做,那不如也杀了臣好了!”神慑天背脊挺直,便是一副要为夜魅死的态度了。

并且,他还不怕死地继续道:“陛下,您应该知道的,迟早会有这么一天。陛下也不会忘记,神慑天能给陛下的,只有忠诚!”

皇帝气绿了一张脸,瞪着神慑天,迟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,这时候却是真的有了杀人的冲动。

而神慑天,却是继续道:“再有一点,臣不知道,夏侯谌对陛下建议了什么,但事实上,陛下今日让夜魅回去,让她自己选择夫婿,这都是不应该的行为!”

他这样一说,皇帝倒是立即正色,等着神慑天的下文。

神慑天开口道:“以夜魅的能力,和她现在的身份,臣想,陛下对她,肯定是要重用的。所以,这种时候,不管是她嫁给北辰奕,还是嫁给北辰邪焱,这两个人对于陛下来说,都不是容易控制的,所以这是莫大的威胁!”

他这话一出,皇帝立即变了脸色。

这倒也是!

他跟夏侯谌商量的时候,只想到了可以借用夜魅,让北辰邪焱和北辰奕,斗的不可开交,但是没想过这一层。

“所以,事实上,夜魅选择臣,或者选择孤月无痕,对于陛下来说。才是安全的!”神慑天说着,补充道,“倘若选择臣,那么陛下就完全不必担心她出嫁后的立场问题,而孤月无痕,是武林中人,于朝堂而言,只是一个局外人,对陛下也不会造成任何威胁。但是现在……”

现在事情变成这样,就有些棘手了。

如果夜魅选了北辰奕,皇帝若是不用夜魅,便是浪费了这么一个人才,若是用夜魅,谁知道她拿到了兵权,会不会去帮自己的夫君?

北辰邪焱更是一个危险,谁都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,会突然干出什么事情。而夜魅会不会陪着北辰邪焱疯,这也都说不定了。

皇帝的脸色,也渐渐地沉了下来,瞪着神慑天不高兴地道:“倘若你不插嘴,说你也送给了她令牌,朕便可以直接将她赐婚给孤月无痕。眼下也不会有这样的麻烦!”

神慑天闻言,却是弯腰道:“陛下,臣不可能不插嘴!”

“你!”皇帝顿时又被气到了,指着神慑天道,“你真的以为朕不敢杀你?”

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。”

神慑天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。

皇帝看着他这样的态度,气得不得了,却是无可奈何。

……

夜魅与众人,一起走出皇宫。

不少大臣们,都在沿途恭喜夜魅,一方面升官,一方面还有这么多美男子,等着她来挑选。

所谓人生赢家,说的应该就是夜魅这种了。

夜魅倒是一改平日里的冷漠,与众人都好好地寒暄了一番,与不少大臣建交,钟山在边上看着,连连点头,很好,夜魅至少明白,想要真正的进入朝政,一定要跟同僚处理好关系。

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皇宫。

北辰邪焱从夜魅的身侧走过,优雅的声,也从夜魅的耳畔响起:“今晚,我会去找你。”

夜魅一怔。

这三个月,他一直没有再主动找过她,今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