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 你不配叫我阿曦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是跟……婚事有关吗?

北辰邪焱说完这话,也不等夜魅同意,便大步离开了。事实上,他根本不想听到她的回答,因为夜魅很有可能拒绝他的提议,既然这样,不听回答也罢。

他大步离开。

钟山走到夜魅身侧,看了一眼北辰邪焱的背影,神情也有几分复杂,低声说:“如果需要我的意见,让冰冰来找我。”

说完,钟山举步离开。

夜魅目送着钟山离开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钟山,或者说是……百里思休,这个人的思辨能力,的确让她惊叹,方才在朝堂之上,就能看出一二。

就在这时候。

北辰奕也走到了夜魅身侧,他的神情很复杂,眼神中更透着讳莫如深,却也含着几分沉痛,对夜魅道:“我们谈谈?”

“好!”

夜魅干脆的应下。

她知道北辰奕一定会找她谈,这个避无可避,如果强行避开,也许还会激怒自己面前这个男人,给自己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,所以夜魅也没打算回避。

清歌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,牵着马车过来。

他的确是真的没有想到,夜魅竟然当真就是曦公主!想起来当日,他赶马车的时候,发誓说,假设夜魅是曦公主他就……他就怎么样来着?

哎呀,他年纪大了,不记得了,他没有发过任何誓,也没有做过任何赌咒,是的。

可是,怎么会就真的是呢……

他们所有人真的都以为,曦公主已经死了。现在突然告诉他们,还活着,并且活生生的在他们面前这么久,而他们对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,都没有看出丝毫端倪……

清歌也只觉得,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玄幻了。

北辰奕上了马车,夜魅也很快地跟着,一起上去了。清歌驾起马车,不紧不慢地前行。

夜魅的王府还没有开,她应该是暂时住在之前封大将军的时候,皇帝给她安排的将军府。

夜魅也没打算跟北辰奕耽搁太长时间。

于是,她直接便看着北辰奕,冷声开口道:“你有什么话想说,就直说吧!”

她神情冰冷,看不到半丝情义。

也再不见当年她每回在皇宫里面,看见他之时的喜悦,北辰奕看着她这样冷淡的神情,一时间只觉得心如刀绞。

就像是曾经有什么非常珍视的东西,他没有抓握,甚至狠狠践踏了,再一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就再也不属于自己了。

“阿曦,这些年……”北辰奕说着,喉头有些艰涩,用几乎怜惜的神情,看着她,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

他想,定然是不好的。

四年前,她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,忽然在一夕之间,失去了自己高贵的身份,失去了养尊处优的生活,甚至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,逃出了皇宫,还落入了暝河。

她这四年的日子,怎么可能会好?

更别说,她如今变成这般,性情冰冷,处事果决,杀伐狠辣。动手杀人也是毫不留情,足见……她这几年的变化。

人的变化,都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。

而这其中……

北辰奕明白,一切都是他的责任,如果不是因为他。她如今应当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,享着宗政皇朝的最高尊荣。

听着他这么一问。

夜魅好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,嗤笑了一声,看了一眼北辰奕:“奕王殿下,您这算是在关心我吗?”

如此冷酷的语调,带着毫不遮掩的讥讽,更是让北辰奕心头阵痛。

“我知道,我没资格关心你。”

北辰奕垂眸,说出来这么一句话,拳头也不知道在何时,就已经握紧。她活着,他也依旧是心如刀绞,或者说,看着她如今的样子,看着她眼底毫不遮掩的痛恨,他的心,更疼了。

夜魅点头,冷声讥诮:“您知道您没有资格关心我就好,奕王殿下,我们两个不是朋友!不仅仅不再是朋友,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人。所以这些多余的寒暄,和虚假的关心,您统统都可以省下,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就好!”

她冷漠无情的话,一再穿刺着北辰奕的神经。

他捂着胸口,狠狠地咳嗽了几声,方才渐渐平息起这般心痛的感觉。抬眼看向夜魅,声线有几分沙哑:“阿曦,当年的事情,并不全是你想的那样,我……”

“不全是那样?那是怎样?”夜魅刀子一般锋利的眼神,从北辰奕的脸上刮过。

这眼神,几乎都能带起人身上的皮肉,每一下都让北辰奕觉得阵痛不已。

而夜魅,不等他再开口,便继续出言道:“奕王殿下,您是想说,当初您作为质子,出现在宗政皇朝,不是想算计我父皇?算计我们宗政皇朝?”

北辰奕沉默,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而夜魅又继续开口:“还是奕王殿下想说,当年你接近我,与我交好,不是为了利用我,利用我父皇对我的宠爱,来方便你行事?”

这下,北辰奕的脸色,也彻底白了。

看着他骤变的面色,夜魅冷笑了一声,继续开口道:“还是奕王殿下想说,我父皇母后,幼弟的死,都不是你的算计一手造成的?”

“阿曦……我……”北辰奕想说什么,却也明白自己百口莫辩,这些的确都是自己造成的,如果不是自己的算计,宗政皇朝不会落到这步田地。

夜魅的亲人,也不会死。

这些都是他没有办法反驳的罪,也都是切切实实,落在他身上的罪。

看他想说什么,又说不出来的样子,夜魅只觉得好笑,盯着他的脸,冷声开口道:“别叫我阿曦,这个称呼你不配叫!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奕的面色,更是惨白如纸,就连指尖都在颤抖,胸口似乎涌动着,有一股血液,想要喷涌而出,却被他狠狠压制住了。

他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她只需要一句话,就能让他溃不成军,痛彻心扉。他也从来都不知道,北辰奕,原来是这样脆弱的一个人。

他声线沙哑,低下了头:“你说的不错,我不配叫你阿曦。我也不配得到你的原谅,更不敢奢求你原谅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