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 她与北辰奕,殊途同归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原本不关我的事,可当我知道他们要杀你,知道你也要死。我才渐渐开始慌了,皇兄的大军攻进来,掌控了整个宗政皇朝,我求他放过你和你的族人,但他不同意。最终……咳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北辰奕咳嗽了一声,他低头看着手中又有了血,他没让夜魅看见,只是继续开口道:“皇兄提出,要放了你和你的族人,就必须拿先帝的圣旨和我的性命去换。我把圣旨给了他,也在他的面前吃下了毒药,方才拿着他的令牌出去救你。但终究还是晚了,我赶到的时候,你父皇母后已经……而你,也被当年的国师下令,射杀在暝河。”

说到这里,北辰奕闭上了眼,拳头也紧紧攥了起来。

他为什么没能在第一时间保住他们,他明明料到了皇兄可能会杀人泄愤,但是当时的他,根本没意识到,自己会在乎阿曦的死活,毕竟她对自己来说……只是一个利用对象,只是一个棋子,不是吗?

可,到最后一步的时候,他才发现,她的善良与真诚,是他多年来从未获得过的温暖,他才发现,比起失去她,原来他什么都可以不要。

但终究,他发现的太晚。

说到这里,北辰奕看向夜魅,沉声道:“我追到暝河,他们说你掉下去了,他们说河水中被人下了毒,我跳下去找你,却什么都没找到,我晕倒之后,被清歌救了起来。直到后来……找到你的尸体……”

北辰奕的故事,也算是说完了。

夜魅静静的听着,什么都没有说。她确实不曾想到,当初北辰奕曾经打算救她,她也不曾想到,北辰奕在最后一步,放弃了多年的所有筹谋与梦想,拿那道圣旨,去换她和族人的性命。

清歌在马车外面听着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那时候,王爷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,只需要在当日,拿到宗政皇朝的玉玺,再将先换当年的诏书,公之于众,北辰皇朝的皇位,就已经换人来做。

可惜偏偏。

那时候控制住皇宫的,是国师率领的军队,而王爷的军队,第二天才能赶来。

目的只是为了保护王爷而已。

毕竟……

在那天之前,王爷自己都没想到,他会在意宗政曦的性命,并且是那么在意。

夜魅在半晌的沉默之后,看着北辰奕,冷声道:“你说得对,晚了一步。”

的确,就是晚了一步。

假设当年北辰奕临阵的反悔,能救回自己的父母亲人,也许夜魅会出于他终究悔悟,没有这么恨他。

但是,尽管他付出了一切,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能改变。没有改变那些残酷的现实。

北辰奕苦笑着道:“对,晚了一步!阿曦,我知道,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我。那年我因为身上的毒,昏迷了几日。皇兄以为我会死,他竟没有信守诺言,在你幼弟回宫之后,他依旧下令杀了……”

听到这里,夜魅的拳头,也紧紧的攥了起来,到这时候,她不仅仅是恨北辰奕,她更加恨皇帝,恨在皇位上坐着的那个人。

而这时候。

北辰奕又看向夜魅,继续道:“后来的事情,你应该知道的,我因为中毒,双腿残废,被皇兄软禁了四年。却也因为功劳,他不敢明着杀我,暗杀也几次三番失败。这四年我蛰伏,我布局收夏侯谌为徒,就是为了能在四年之后,我双腿痊愈之时,走出奕王府。”

夜魅讥诮地看了他一眼,冷声询问:“然后重新谋夺皇位?”

北辰奕却摇了摇头。

眸中掠过冰冷的寒意,盯着夜魅道:“我要北辰皇朝覆灭,为你陪葬!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顿时怔住。

看着北辰奕的样子,并不像是在说谎。

马车之外的清歌,也叹了一口气,王爷在再一次离开奕王府,去边城之前,就已经说过,要血染天下。那时候清歌就知道,王爷是想覆灭北辰皇朝。

所以,这就是为什么,当初跟大漠王合作的时候,王爷的条件是,五步棋杀夜魅,要求大漠王在攻下边城之后,屠城!

夜魅低下头,看向自己的掌心,她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,却莫名觉得好笑,她原本应该与北辰奕有血仇,走到这一步,他们算什么?

殊途同归?!

他们的目的,最终竟然变成一样,都是想要北辰皇朝覆灭。

北辰奕咳嗽了一声,又沉声道:“我知道,哪怕北辰皇朝覆灭,也未必能磨灭你心中的恨。我原本想过,覆灭了北辰皇朝之后,便在你坟前自尽,向你赔罪,可我没想到,你竟然还活着!”

他的确没想到,她竟然活着,还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而他的谋算,却险些再一次杀了她。

“那现在呢?看见我活着,你又想做什么?”夜魅看向他,语气依旧冰冷,看不出半点感情,“你为什么想娶我,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北辰奕盯着她的眼睛,沉声道:“阿曦,你应该明白,这天下没有人算得过我。既然你我的目标,都是北辰皇朝覆灭,那么……我们可以联手。我知道你想杀我,但我想帮你。让我帮你,走完最后这一段,帮你复国!然后,我会以死谢罪!”

他明白,当年的事情,不管他做再多,也都已经没有办法挽回。

阿曦对他的恨意,也永远都不会消除,除非他死。

可是,他想帮她,他想留着这条命,帮她完成她的责任与理想,再去赴死。这样,即便是死,他心里也会好过一些。他也不必担心,他死后,她斗不过神慑天。

短暂的沉默之后,夜魅看向北辰奕,冷声询问:“我应该相信你吗?”

他说的不错,这世上能算计得过北辰奕的人,一个不存。她已经在他手上吃了亏,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。

她能跪在皇帝的面前,忍辱以求复国,那么她也能接受北辰奕这个仇人的帮助,为自己达到目标,只要他真的在事成之后死。

但是,她可以相信他吗?

他毕竟是北辰奕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