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 北辰邪焱查到真相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管他们当中的谁,也无法强迫任何人,去嫁给一个仇人,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,可是双方都知道,这样做的话,也未免太残忍了。

他们这些有复国大业情怀的人,也必然都是重情义,明白情义的人,所以就算是夜魅无法接受,他们也会理解。

夜魅听了。

点了点头,冷声道:“谢谢!”

其实,如果换了一个急功利近的人,站在现在百里思休的位置上,说不定要把当年宗政皇朝的惨事,一件一件,拿出来细数给自己听,告诉自己,嫁给北辰奕是多么的必要。

告诉自己,不要为了一个人的怨恨,放着这么大的利益不要,将唾手可得的东西弃之不顾,让他们所有跟随自己的人,也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,来完成这件事情。

并且,还不知道最终能不能成功。

用这些,来挑起自己的责任感,逼迫自己同意嫁给北辰奕。但是百里思休没有这么做,不仅仅没有这么做,还告诉自己,就算自己没有选择北辰奕,他也一样会体谅自己。

所有人也都不会怨怪自己,这样的体贴,是很难得的。

“公主,慎重吧。”

百里思休说完,举步走出去了。

司马蕊到这会儿,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,看着百里思休的样子,她也隐约明白了,夜魅要是真的能够嫁给北辰奕,对于他们来说,对于复国大业来说,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。

也是一件非常省心省事,能少很多麻烦,甚至少死很多人的事情。

如若不然,百里思休肯定不会在自己几次反对之后,依旧没有改变观点。所以到了这一步,司马蕊忽然也不敢再说出反对的话了,毕竟这样一个决定,也许还关系着很多人的性命。

自己带有情绪的,意气用事的判断,不能再一次拿出来左右夜魅。

她低声道:“我先出去了,你慢慢想。夜魅,不要太苦了自己了,百里思休也说了,就算你不选北辰奕,他们也不会怪你的!”

“是啊!”夜魅应了一声,眼神看向天山的云,轻声道,“就是因为他说了,我不选北辰奕也不会怪我,我才更不愿意自私。”

明知道这样选择是最好的结果。

而按照百里思休的意思,大家也都愿意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设身处地的为自己考虑,考虑自己的心情,考虑自己的立场。

可这个时候……

她却要因为自己的私欲,因为自己的喜恶,因为自己不愿意牺牲,让所有人走上一条更难走的道路,那么……她又怎么能对得起,所有人对她的体谅?

人与人之间,永远都是相互的啊。

相互为对方考虑,一切才会长远,情义也才会长远。单方面的体谅,再深的情义,也是走不长的。

司马蕊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只低声说:“百里思休说那话,绝对不是为了让你明白大家的体谅,然后作出牺牲,你一定要明白这一点!”

那话本身就是百里思休真正的想法,司马蕊都能看得出来。

夜魅点头:“我知道!”

司马蕊顿时也不说话了,退了出去,她不想再打扰夜魅,希望自己离开之后,夜魅能好好想想。

屋子里面静谧无声,只有夜魅一个人。

她从来都没有想过,自己竟然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摩羯座女人,在感情里面不解风情就算了,也永远把责任和事业放在第一位。

甚至到了如今,她已经不惜用婚姻去换取利益,成为她从前最为不屑的人。今天跟百里思休一起,商讨有关于北辰奕的一切。

她知道自己变了,彻底变了。

她也不清楚,心怀仇恨,满心报仇的她,为了报仇,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,而到这一步,她已经不想再探寻。

只是前面的路,像是一个岔路口。

她真的不知道,自己应该怎么走。

她迫切的想走捷径,却又担心真的选择了这一条捷径,却离从前的自己,离真正的自己,越来越远。

天色,渐渐黑了。

窗外传来一阵响动,夜魅没有回头,北辰邪焱说过,今天晚上回来找她,如果他想要进来,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,所以夜魅也没有考虑过拦着。

听着身后的声音,感受着魔邪之气,她心中便已经明白,是他来了。

想起来自己几乎就已经决定,要顾全大局,嫁给北辰奕,这一瞬间,她忽然没有回头的勇气,去面对北辰邪焱,面对自己深爱的人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她不会回头,他便直接走到了她身后,伸出后抱住了她的后腰,将她紧紧揽入怀中。

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口。

当温暖从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时候,有那么一瞬间,夜魅几乎就要忘了一切,忘了国仇家恨,忘了利益,忘了她对北辰邪焱说过多少残忍的话,忘了下午跟百里思休所有的分析。

想要沉溺在他怀中,浸在这温暖与温柔里,再也不出来。

可。

终究,她不得不出来,也不得不清醒。

她没有伸出手去推开他,冰冷的声线,却很快地响起:“北辰邪焱,你干什么?”

他低低的笑了一声。

没有因为她这句话就松开她,优雅的声线,却带了一分云淡风轻的味道,在她耳畔低声道:“夜魅,你猜。这三个月,我查到了什么?”

夜魅一颤,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查到了什么?

他这样的语气……难道……

正在她这么想着,他的手忽然用力,将她的肩膀,很很扳了过来,让她面对着他,对面着他的那双眼。

他一字一顿,缓缓地道:“从莫名其妙的与焱翻脸,到一定要走进北辰皇朝,还有最近夏侯谌与父皇的神神秘秘,终于让焱谈到了一点端倪。焱找到了一张画像,这是夏侯谌献给父皇的画像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夜魅听着这话,心跳如鼓,很担心北辰邪焱真的料中了一切。

心里更是明白,那副画像,肯定不简单。

她避开了他的眼神,冷声问:“什么画像?”

“宗政曦的画像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