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 北辰奕能帮你,焱都能帮你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心头一跳,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她看向北辰邪焱,将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,慢慢拨开:“所以呢?你想说什么?宗政曦是谁,我根本就不认识!”

“不认识?”他魔邪的眸中含笑,撩起她胸前一缕墨发,优雅的声线,缓缓地道,“如果不认识,你怎么解释你要进去北辰皇朝的朝廷。如果不认识,你又如何解释,北辰奕在边城与你作对,回了京城之后,竟然要娶你?”

夜魅思绪一转,开口道:“那是因为,他想杀我。在边城杀我不成,等我成为他的王妃之后,一切不就好办多了?”

“那你要怎么解释,你完成了上面所有的巧合之后,还长得跟宗政曦一模一样?”他说着这话,紧紧凝锁着她的眼眸,神情之中已经带了一分笃定,似乎,接下来不管夜魅怎么反驳,他都不会改变眼下的认识。

于是,从他的眼神之中,夜魅也明白,眼下不管自己如何反驳,他都不会相信。

片刻的沉默之后。

他再一次开口了,这回,他声线低了几分,轻声询问:“夜魅,你敢告诉北辰奕,却不敢告诉焱。你是怕焱……出卖你吗?”

说着这话,他的眼神,盯着夜魅,不想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。

但夜魅,还是精准地从他的眼底,捕捉到了一丝受伤的情绪。似乎,倘若她的答案,当真是如此,那么,他会非常难过。

夜魅沉默片刻之后,偏过头看向窗外,冷声道:“这是我的事情,你不需要知道!”

她这话一出,他站在她身后,缓声道:“北辰奕能帮你,焱都能帮你!纵然他在北辰皇朝的地位,比焱更为出众。但,只要焱假意迎合,父皇早晚会将实权交给焱。这么做,未必不比你与北辰奕合作快!”

夜魅怔了一下。

没想到竟然从他口中听见这种话,她回头看了北辰邪焱一眼,冷声问:“今日你在朝堂上说,只要你父皇将我嫁给你,你就会从此好好听他的话……是……”

“不错,是计。”

北辰邪焱优雅一笑,唇边勾着笑痕,一字一顿,缓声道:“这幅画像,焱今天早上才拿到。所以,便已经开始布局了!只要父皇相信焱的话,那么顺理成章的,日后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北辰邪焱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他相信,夜魅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这一瞬间,夜魅不知道当说什么好,北辰邪焱这样随心所欲的人,这样的虚无主义者,竟然会为了她来玩弄这些心计,说不感动,那定然是不可能的。

只是……

她盯着北辰邪焱的眼睛,问了一句:“可是,你不要忘记了,北辰皇室,才是你的根。北辰皇朝,是你的母国!”

她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,他慢条斯理地道:“根是什么?人的根,是人的心中所念,心才是一切的本源。母国?只有仰着着自己国家尊荣、保护、利益的人,才会在心中真正将母国当一回事。这些焱都不需要,所以焱不在乎什么母国!”

夜魅觉得他对母国的分析,有点什么不对,但是又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。

算了,北辰邪焱这个人的歪理邪说,世上也没几个人能说得过。

夜魅默了片刻之后。

盯着北辰邪焱,冷声道:“可是你也说过,你不愿意跟神慑天为敌!”

他上前一步,眸中都是真诚,缓声道:“但你没听到最后一句,若是为你,焱可下手杀他!”

夜魅愣了一下。

那天她不想继续听下去,就先走了,所以若说是没有听到这一句,她也信。

看她似乎还犹豫着。

他抓握住她的手,缓声道:“夜魅,倘若焱真的在乎所谓母国,真的在乎北辰皇朝的所有人,此刻焱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,不是吗?焱应当是在看见画像,产生怀疑的第一时间,就对父皇戳破你的身份!”

他这话,倒也是事实。

夜魅心里明白,如果北辰邪焱是站在北辰皇朝那一边的话,的确会在第一时间,选择出卖自己,将自己的身份戳破,而非是来这里,跟自己说这些。

话到这里。

夜魅盯着他,冷声道: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否认了,现在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,所以你也应该明白了,我从开始接近你,就是别有目的。我从一开始,也就是冲着北辰皇朝来的,这其中没有一丝一毫对你的真心,所以即便这样……”

他听到这里,似也不愿意再听下去。

打断了她的话,一字一顿,缓声道:“是,即便这样,焱也还是想帮你,想娶你,想为你做任何事,哪怕到死也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,哪怕,你覆灭北辰皇朝之后,要亲手杀我,来为你族人报仇,我亦无怨!”

她若是恨北辰皇朝,恨整个北辰皇族的所有人,那么,她未必不恨他,未必不想杀他。

所以,他才会提及,哪怕在最终,她杀光北辰皇室的所有人,不愿意放过他,他也甘愿。

夜魅顿时怔住了。

她看着他魔邪的眸子写满了认真,没有丝毫虚假,更没有半点狡黠。却也就是这样的真心,让她在这一瞬间,有些无法招架。

她再一次回过头,不再看他。

闭着眼道:“北辰邪焱,我不是没有想过,如果你不姓北辰,也许我们之间的结局,会有所不同,也许我真的会喜欢你,会爱上你!”

她这话,前一半是真的,后一半是假的。

她已经喜欢上他,也爱上他了,可是,她不能说。她不跟对自己仇人承认,承认自己对他有爱。

他一听这话,眸色暗了许多,心中明白,她这话意味着,她不爱他。也意味着,因为他姓北辰,她也不可能爱他。

在片刻心痛之后。

他缓声道:“既没有爱,恨也无妨。夜魅,焱只是想让你明白,如果要选择利用的棋子,焱不会比任何人差。这时候,你也需要一个盟友……就当,是为了利益。嫁给我,好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