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 你我才是天作之合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选北辰邪焱还是选北辰奕,对她来说就已经是个难解之谜。原本以为谁都不选的时候,孤月无痕会是她的退路,演一下假夫妻,但是看孤月无痕现在这意思……

似乎并没打算当她的退路。

而是切切实实想要娶她,不然他也不会提及,他也能帮她,甚至说到,孤月山庄的势力,其实被北辰邪焱小瞧了。

但是,孤月无痕对自己……不是知己之情吗?所以他现在忽然这样“闹”,夜魅觉得很不能招架。

“我看起来,像在开玩笑吗?”孤月无痕淡淡地扫着她,

眼神清冷,目光如柔月。

竟是第一回,让夜魅从这个寡淡的男人身上,看到了温柔的味道。但,这样的味道,却让夜魅有些心惊,甚至于根本就不敢看他。

她收回了眼神,轻声道:“你明明说过,你对我的情分,只是知己。”

孤月无痕闻言,却盯着她,淡淡询问:“人生能得一知己,琴瑟和鸣。还有何求?”

他这样孤高的人,这一生最缺的,就是一名知己。

一名他也懂,也懂他的女人,相伴一生。琴瑟相和,这才是最好的伴侣。而这世上,能配得上这一句琴瑟相和的,至今为止,只有夜魅一人而已。

夜魅顿时被他一句话噎住了。

是。

在孤月无痕这样的男人眼里,一个知己,就是妻子最好标准,因为他孤高,他品味卓绝,才情出众,他需要一个懂他的人,需要一个能与他站在同一高度的人,甚至需要一个,能明白他曾经失去至亲,随后血刃仇人情怀的人。

而这些,夜魅正巧,全部都符合。

正在她想着,孤月无痕淡漠的声音,也很快地响起:“你是不是,也意识到,你正好符合我一切对妻子的要求。而我,正好也能帮你谋权夺位,你要相信,孤月山庄掌控的势力,比你们看到的要大得多。甚至,我与北辰邪焱、北辰奕都不同,他们跟你有血仇,而我没有。所以,你我才是天作之合。”

孤月无痕鲜少说这么多话,但是这一回,每一句话,都说到了夜魅的心底。

他说的没错。

她满足他所有对妻子的期望,而他也能帮她,按照他的意思,他能做到的,未必会比北辰奕、北辰邪焱少。毕竟她了解孤月无痕,这个人孤高,但是并不傲慢,也不是会胡乱吹嘘的人。

而,最重要的是,她跟他之间没有血仇。

孤月无痕不曾如同北辰奕那样,算计到自己国破家亡,也不是像北辰邪焱那样,有一个自己深恶痛绝的姓氏。

可惜了,她遇见他太晚,也早早的就爱上了北辰邪焱,如果从一开始,她爱上的就是他,那便真的如同他而言,是天作之合。

北辰邪焱不会这么痛苦,她也不会。

话到这里,看着她神情中的波动,孤月无痕明白,自己的话,她都听进去了,毕竟他的话,句句都是事实,毕竟对于她来说,他的确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

嫁给他,怎么也比嫁给仇人好,不是吗?

他伸出手,给夜魅倒了一杯茶,修指如玉,只看着这手,很难让人相信,他也曾经屠杀过许多人,给自己的亲人报仇。

他曾经走过她如今要走的道路,所以,他会更加的理解她,也更加能明白,在这一条路上,自己时刻需要的是什么,时刻感知的是什么。

有这么一瞬间。

夜魅真的在想,孤月无痕,也许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到这时候,她忽然笑了,端起了孤月无痕给她倒的茶,盯着面前的男人,道:“你知道吗?今天我跟北辰奕谈过,跟北辰邪焱谈过,跟你也谈过。不得不说,你们每个人,都有能说服我的本事。我差点就认为,自己嫁给北辰奕才是对的,又在北辰邪焱和北辰奕中两难,现在,我竟然还觉得你的话,很有道理!”

说到这里,夜魅都觉得有些好笑,盯着孤月无痕道:“你说,我这算是摇摆不定的墙头草,还是你们三个人,说服人的能力都太强?”

她的话到这里。

孤月无痕却只是盯着她,淡淡地道:“因为我们的话,都有道理。而起先,你更加愿意考虑他们,并相信他们的话,是因为你以为,我不会帮你。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顿时沉默了。

是的。

尽管如同北辰邪焱所说,孤月无痕在朝中没有多少势力,但是夜魅相信,这样一个曾经被杀掉满门,仓皇逃出最终还能血洗仇人,并走到如今地位的男人,他若是真的想要帮她,一定不是难事。

但是,她跟他之间,到底只有师兄妹之谊,都没认识多久,包括这一次他陪着自己一起演戏,也不排除是因为师父的原因。这种情况之下,夜魅自然不会认为他会帮自己。

只将他作为了一条退路,谁都不选的时候选他,然后默默的,自己奋斗。可是孤月无痕的意思是,他也要帮她。

夜魅在片刻的沉默之后,忽然笑了:“我现在看看自己,都觉得自己现实得可怕!”

她竟然真的,在婚姻里面,权衡利弊。

“是仇恨让我变了,还是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?”她忽然迷惘了。

孤月无痕却看了她一眼,淡淡地道:“婚姻,原本就该是现实的。”

这话,却让夜魅怔住了。

他看着她,淡漠的声,再一次响起:“婚姻不比爱情,如果不现实,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你该明白,现实就是,选北辰家的任何一个人,作为你的夫婿,你婚后心里都不会好过。你与他们同床共枕的时候,你会想起你父母族人惨死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夜魅听到这里,眼神完全冷了下来。

孤月无痕说的不错,如果她嫁给北辰邪焱,或者嫁给北辰奕,躺在北辰家的男人身下,她一定会有罪恶感,哪怕这样选择只是为了报仇。

尤其,是北辰邪焱。

她真的爱他,那么相应的,罪恶感会更浓。

看着她的神情,孤月无痕也明白,自己的目的达到了。他起身:“那么,我先回去了,你自己思量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