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 讨好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瑟炀顿时心头一肃,开口道:“准备什么?”

“准备如果公主选了北辰邪焱,我们说服那些部众的说词!”百里思休很快地开口。

萧瑟炀:“啥?”

他本来以为,丞相要出一个主意,来破坏公主选择北辰邪焱的决定,为什么就变成了,准备好说服大家的说词?难道丞相能够接受这种结果?

看着萧瑟炀一脸懵逼,百里思休似乎能明白他在想什么,他很快地开口道:“怎么?你以为我要用计策,算计公主,让公主听我们的?”

“难道……不是吗?”欧阳涛一脸懵逼。

正确的操作,不应该是这样的吗?

百里思休看着他们道:“你们一定要明白,既然决定跟随公主,就支持她做的所有决定。不要妄图在背后算计自己的君主,这是非常愚蠢的事情,不符合为臣之道。以后,你们还有可能死在这上面!”

他这话一出,萧瑟炀和欧阳涛,顿时愣住了,他们两个之前都不是朝堂之人,所以还真的不明白为官之道。

百里思休继续道:“如果没有打算篡位,就千万不要算计自己的君主,你们一定要记住!”

“多谢丞相赐教!”

他们两人一起应下。他们跟百里思休不同,百里思休是已经到了如今的地位,对权位无所求了,所以准备归隐,可是他们两个却是准备建功立业,为复国作出贡献,以后入朝为将的人。

他们从小就有成为沙场领军大将的梦想,只是因为家族世代忠良,都效忠宗政皇朝,所以家中族人不允许他们在北辰皇朝为官。

他们如今等待的,就是一个机会,只要复国成功,就是他们的梦想完成之时。所以,为官之道,为臣之道,对于他们来说,都非常重要。

看他们愿意听自己的劝导,百里思休就愿意多说几句:“你们记得,要忠。不能愚忠!不愚忠的意思,不是让你们按照自己的意思,去忤逆公主、算计公主。而是,看到有问题,一定要谏言,尽量的辅佐公主。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明白!”

所以日后,他们一定会尽心的辅佐夜魅,并且要按照丞相的意思,赶紧想个安抚众人的办法,避免最终公主选择北辰邪焱之后,让他们手下的人尽数失望。

不过……

萧瑟炀默默地说:“丞相,我还是希望公主,不要作出选北辰邪焱这种不明智的举动,这会让我们这一帮属下的心,都非常疲惫!”

“是的!”

欧阳涛也点了点头。

百里思休长长一叹,开口道:“但愿公主不会犯傻吧!”

……

四皇子府。

钰纬看见北辰邪焱回来,忍不住上前问了一句:“殿下,如何了?”

其实他知道,殿下这个时辰出去,肯定是为了找夜魅,并且一定是为了说服夜魅嫁给自己。

他呢……

没多少自己的想法,其实只要殿下开心就够了,钰纬并不确定,殿下娶到了夜魅之后,是不是就真的会很幸福,但是他能确定的是,看殿下的样子,若是没有娶到夜魅,是一定不会幸福。

北辰邪焱没说话。

迈着优雅的步子,缓缓走向自己的房间。事实上,夜魅的话,给了他不小的打击。

他其实不止一次,想要欺骗自己,夜魅对孤月无痕是假的,他们不过是在演戏。

尤其是在知道了夜魅真正的身份之后,他无比期待,孤月无痕只是她用来摆脱自己的幌子。她爱的并不是孤月无痕。

然而。

她说出口的话,却是如此血淋淋。

她喜欢的人是孤月无痕,他们早已有过肌肤之亲,甚至按照她的意思,他们也许已经珠胎暗结。

叫他……如何不痛?

看出了北辰邪焱的不对劲,钰纬开口道:“殿下,是不是没成,夜魅姑娘依旧不愿意嫁给您?”

北辰邪焱原本不打算回答。

但是看着钰纬这架势,自己若是不说,他说不定会一直问下去,于是他终究还是答了:“她答应考虑,只是她爱的不是焱。”

“殿下,她爱的不是您,您还是坚持要娶她吗?”钰纬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。

北辰邪焱笑了笑,优雅的声,缓缓地道:“是啊,可是焱愿意娶,她未必愿意嫁!”

毕竟,她身边还有其他人,也在试图说服她。

比起皇叔和孤月无痕,他未必有绝对的胜算。尤其,孤月无痕跟他,跟皇叔都不同的是,孤月无痕不姓北辰,他不是夜魅的仇人。

这是孤月无痕最大的胜算,更别说,她心里的人也是孤月无痕。

这下,钰纬就明白了,殿下现在面对了非常强大的情敌。

钰纬想了想之后,眨眨眼,对着北辰邪焱开口道:“殿下,既然这样,我们为什么不做点事情讨好夜魅姑娘呢?或者做点浪漫的事情,说不定夜魅姑娘心念一动,就同意嫁给您了呢?总比这样坐以待毙好吧?”

看殿下这样子,就明白殿下感觉自己没多少胜算,所以,他们还不如挣扎一下。

说不定,能多几分希望。

北辰邪焱倒是回头,诧异地看了钰纬一眼,缓声笑道:“焱原本以为,这种时候,你会劝焱放弃!”

毕竟,寻常的情况下,忠心耿耿的下人,总会担心自己的主子越陷越深,也担心自己的主子吃亏。

钰纬大着胆子说:“殿下,因为您跟其他的主子不一样,您的人生没有什么在意的东西,所以属下也不怕您吃什么亏,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,以您的性格,您也都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了。你毕竟什么都不在乎,既然这样的话……”

钰纬看向北辰邪焱,坚定地道:“您唯一在乎的一个人,夜魅姑娘,属下为什么不帮您争取呢?”

他这话一出。

北辰邪焱沉默了片刻,竟是缓缓笑道:“焱似乎明白了,为何你在焱身边这么多年,屡屡拆台,焱却没舍得杀你!”

钰纬嘿嘿一笑:“殿下,您这样称赞属下,属下是会膨胀的!那您觉得属下的主意怎么样?”

“甚好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恭喜“谁倚门独候过千年寂寞”成为我们家第十五位状元,位列粉丝榜第十五,恭喜恭喜,同喜同喜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