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 原来神慑天不是个大傻子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夜魅:“……”

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,看了神慑天一眼:“君上,您这么喜欢吃美食,难不成是因为小时候经常挨饿?”

她其实就是随口一说,毕竟神慑天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经常挨饿呢?她这话,调侃的意思更浓。

没想到,她这话一出。

神慑天倒是偏头看了她一眼,带着圣气的声线,却是有了几分笑意,毫不避讳地看着夜魅,回道:“是啊!”

“呃……”要不是看着神慑天的神情,十分认真,夜魅都会怀疑,他在跟自己的开玩笑。

神慑天耸耸肩,看着夜魅道:“当年本君被天机门的人抱走,方才知道,天命之中,本君本不该去天机门,而当随同本君的亲人一起被处斩。但却因为本君天赋异禀,他们实在不愿意放弃本君。于是,他们还是把本君带走,避过了灭门之祸。后来,依旧是因为本君的命数,所以他们只教了本君武功,没有教本君预知天命。”

说到这里,神慑天看着夜魅,笑道:“天机门的人,一半的人是知道天命的,而相对的,那一群人的武功虽然高,却并不是至极。另外一半的人,是不知道天命的,武功便可以练到极致,而本君就属于另外一半人,并且,是学武之中的巅峰,即便是天机门,也无能将本君击败。”

说到这里,夜魅就明白了。

她之前隐约从欣悦雁的口中听到过,其实自己的师父,和神慑天师出同门,神慑天是小甜菜老人的小师弟,但是武功却在小甜菜老人之上。那时候夜魅不是很明白,毕竟小甜菜老人的年纪放在那里,修习了那么多年的内功,不可能打不过这么年轻的神慑天。

现在看来,是另有原因了。

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,神慑天开口道:“所有进入天机门的人,都是天赋异禀之人,都可练就不世之功。但大多数人都选择知天命,可你要明白,如果向上天换取知道天命的资格,就会付出相应的代价。所以,他们的武功可以成为极致,但永远无法超越巅峰。这大概就是为什么,小甜菜老人并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说到这里,神慑天倒是笑了,盯着夜魅道:“其实按照辈分,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叔。只不过,因为我想娶你,所以这师叔还是不必了。免得你我有乱了辈分之嫌!”

夜魅:“……”好吧,随便你,反正我也不希望自己多出一个长辈来。尤其是比自己也没有大多少的长辈。

“所以,因为天命之中,你不该上天机门,于是……你就被虐待?”夜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了神慑天一眼。

神慑天摇了摇头,笑道:“并非如此,天机门其实还分八派。小甜菜老人虽然算是我的师兄,但是我与他派别不同,师父也并非同一人。我师父百年来,只收了我一个弟子!”

“这么看来,你的根骨是真的绝佳了,不然你师父,也不可能百年都只收一个人!”夜魅评价了一句。

不过最终,神慑天能在天机门都无敌手,那自然就证明,他师父的眼光也没有错。

对于夜魅这一句算得上是正面,甚至是赞扬的评价,神慑天并没有接话,他这一生面对的赞誉太多,其实早就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他不置可否,看着夜魅道:“本君是不是根骨绝佳,这一点本君是真的不清楚,但是本君清楚的是,本君的师父格外严苛。在本君学会走路之后,便每日交给本君不同的学武任务,不能完成就不能吃饭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笑着对夜魅举例子:“比如,本君九岁的时候,师父有一日突发奇想,让本君以轻功跃上万丈高崖,而那之前,师父根本没有教过本君轻功,所以本君足足一个月,才成功。那一个月是冬天,大雪封山,山林中本就不剩下什么吃的,本君吃掉了所有能吃的东西,包括树枝树皮,才终于完成任务。”

说着,他轻轻叹息了一声,笑道:“那时候本君才知道,原来吃一顿饱饭,有多不容易。”

所以,夜魅就明白了。

其实这个世界上,根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事,如果一个人对一件事情,特别的执着,大部分的时候,都会跟成长的经历有关。

当然,也不排除这世上有些典型的吃货,他们只是单纯的好吃。

夜魅看了神慑天一眼,开口询问:“所以后来,你武功学成之后,就开始到处找吃的?”

“是啊!”神慑天也不避讳,开口道,“十二岁的时候,本君就学会了所有师父能教的武功。那之后,只有美食能让本君停住步伐,可惜的是,本君已经努力多年,依旧是嘴很挑,自己下厨的手艺,却非常差。”

说到这里,神慑天也有些叹息。

毕竟一个吃货,只会吃不会做,其实并不是很光荣。

话到这里,神慑天却忽然笑吟吟地看向夜魅,轻声道:“其实本君明白,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与本君一样,喜欢美食。就比如你,你可能爱吃,但未必钟爱,也一定不会执着。但本君是为了表示,本君最爱之物,也愿意与你分享,并永久分享之意。”

他这话一出,夜魅就明白了。

原来神慑天不是个大傻子!

原本她看见神慑天带着吃的,跑来说服自己,用一种推己及人,大家都喜欢吃美食的态度找来,是期望自己因为美食对他另眼相看。

现在看起来……

原来他只是借此在表达,他愿意跟夜魅分享,他生命中一切要紧的,在意的东西,包括他最钟爱的美食。

可惜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他还在意的另外一样东西——北辰皇朝的稳固,北辰啸的性命。

这些,都是夜魅必取之物!

所以,他们两个人,永远都不可能同路,并且,早就背道而驰,只能相杀,除此之外,并不剩下其他。

夜魅心里已经有了定论,却到底没再多说什么,她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君上的意思,我明白了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爱的们,明天哥就要出发去马来西亚举办签售会了,所以接下来六天你们看到的都是存稿菌。明天中午之前,哥会在自己的新浪微博“大山寨帅裂苍穹帝尊”公布接下来每天发的章节时间,和章节名称截图,大家记得自己去看,然后对照时间看更新,哥会想你们的,你们这几天,有啥憋不住想花钱,迫切想给笑皇途投钻的好事,也不要忘记哥,更不要压抑你们的内心花钱的渴望,么么哒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