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 摔在抢媳妇的起跑线上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好像自己进去求婚,就一定会失败一样。

他看着程晓娟,倒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怎么?你认为本君若是失败了,在你意料之内?”

“是啊!”程晓娟一点面子都没给自家主子。

北见歌在边上默默的看着,没有说话,其实事实上,他也是认为,君上一定会失败的。

夜魅是什么样的女人?

这样刚强独立的女人,她需要的东西会是什么?当然是有实际价值的东西,她毕竟不是那种养在深闺里面的姑娘,天真烂漫,还在期待浪漫的爱情故事。

相反,夜魅在战场上面,杀的人都不少。

这种情况下,君上跑去送吃的,嗯嗯嗯嗯……北见歌都不知道君上到底是怎么想的。所以在君上出来之前,他已经跟程晓娟商量过了,一定要劝一下君上。

帮一下君上。

不然就指望君上这样子,还讨媳妇呢,不被人家赶出来就不错了。

至于为什么是程晓娟开口呢?因为程晓娟是个女人,女人更有对着君上言明,夜魅可能更加喜欢什么的立场。

看着她一脸的理所当然,神慑天回头看了一眼北见歌,北见歌看自己的眼神,似乎也是有些不忍直视。

神慑天额角的青筋跳了跳。

这时候他不由得开始思索,难道自己今天的行为,是真的有什么问题?

正在他诧异之间。

程晓娟就开口了:“君上,您没想过吗?寻常情况下,您想讨一个人欢心,应该怎么做?”

北见歌在边上,一唱一和地说:“当然是应该送人家喜欢的东西,才能让人家对自己另眼相看!”

“是啊!”程晓娟点头,看着神慑天,继续道,“可是君上,您丝毫没有考虑夜魅姑娘会喜欢什么,就把您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她。君上您没有听过,我之蜜糖,彼之砒霜吗?”

她这话一出,神慑天想了想,竟然也觉得有几分道理,的确,美食是自己的心爱之物,可未必就是夜魅喜欢的东西,送这个给夜魅,的确并不是很合适。

但是……

他看了一眼程晓娟,开口道:“砒霜之词,也太过夸张了吧?”

夜魅就算是没那么在乎美食,也绝对不至于到认为这是砒霜的程度啊!

程晓娟点点头,开口道:“的确!这一点是属下夸大了,属下这么说,只是为了让君上您,更加直观的明白属下的意思。君上您自己喜欢美食,您就去送美食,您这是干嘛呢?你是想去讨人家欢心,还是希望人家以后迎合您的喜好?”

她这一句话,成功的把神慑天给问住了。

纵然他带去美食,有与夜魅分享一切之意,但程晓娟简单粗暴的话,其实未尝没有道理。

于是。

他默了默,看了程晓娟一眼,开口询问:“所以你认为,本君应该如何做?”

“我也是个女人,我当然知道女人们一般喜欢什么了!君上,您首先要搞清楚,夜魅姑娘最想要的是什么,最喜欢的是什么。然后投其所好!是投她所好!不是带上您的所好……”程晓娟说着,默默地扶了一把额头。

真不知道君上在想什么。

他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跟他一样,全部都是吃货,看见美食就迈不开腿嘛?他居然能想到半夜三更给夜魅送美食这种馊主意,并且出门的时候还美滋滋的,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神慑天听完,也的确认真的想了想,似乎也是。

想要让别人待见自己,当然是应该投其所好,他带上自己喜欢的东西去找夜魅,这样的推己及人,认为自己喜欢,夜魅也一定会喜欢,似乎并不是很妥当。

毕竟,世上不是所有的事情,都能推己及人的。

比如,喜好就不能强行推己及人,把自己的喜好,强加给别人。

但是……

“也许她此刻对美食不执着,在本君的行为之下,也逐渐和本君一样,爱上美食呢?”神慑天问了一句。

虽然喜好是不能强行的推己及人。

但是可以推荐给别人啊,说不定别人就接受了呢?

程晓娟仰天翻了一个大白眼,开口道:“君上,您知道您自己有多少强有力的情敌,都在虎视眈眈吗?您不赶紧琢磨一下夜魅姑娘喜欢什么,还有闲工夫在这儿推荐吃货人生,是啊,估计等您推荐成功了,其他人早就得到美人心,您就成为了夜魅姑娘最好的兄弟!”

神慑天噎了一下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北见歌,问了一句:“你也这样认为吗?”

北见歌连连点头:“是的!君上!晓娟的话没有错。其实属下知道,您送美食去,可能还有您别的寓意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投人所好才是最重要的,其他的想法,您真的可以暂且放一放!”

所有人都这么说,神慑天便蹙眉。

点了点头:“本君明白了!”

他扫了程晓娟一眼,开口道:“你是女人,你会比较懂女人。想想她可能喜欢什么,为本君准备礼物。”

“是!”程晓娟赶紧应下,并且为自家君上好不容易的开窍,险些留下了兴奋的眼泪。

随即。

神慑天看向北见歌,吩咐道:“你派人想办法,找夜魅周围关系好的人打听,尽量探问她的喜好。能问出多少,是多少!”

“是!”北见歌也松了一口气。

太好了。

君上可算是被他们劝动了,不然要是继续这样下去,这完全就输得一败涂地了。虽然君上刚刚美滋滋的进去送美食,已经让君上一个大马趴,摔在了争夺媳妇的起跑线上。

但是现在悬崖勒马,好歹也还有点希望了,对吗?

北见歌含泪想着。

“那就去办吧!”

神慑天说完,大步回宫。

这时候,程晓娟却是问了一句:“可是君上,陛下那边……您真的不担心,陛下一怒之下,会杀了夜魅姑娘?”

毕竟陛下对君上的心思,简直可谓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他们也全都看的明白,难保陛下不会在这时候,对夜魅姑娘动杀心。

神慑天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暂且不必担心,至少三天之内,陛下不会动她!至于三天之后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