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 喜欢你,三生不幸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过……”就在这时候,北辰邪焱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钰纬松了一口气,心里想着,还有不过就好,好歹您这个人,没有过于丧心病狂,一定程度上,还是有救的。

他斜着眼睛看了看自家殿下,开口询问:“不过什么?”

北辰邪焱缓声道:“不过,焱不想让夜魅误会,所以不能给她希望,也懒得折磨她了,算便宜她了吧!”

钰纬:“……”

亏得他还以为,殿下上次给慕容瑶池喝了一坛子酒,好歹心里对慕容瑶池,会有点不一样呢。哦,弄了半天还是陌生人都不如。

同样是殿下用来找乐子的玩物,没事儿就拿来凌虐一下。

“殿下,如果您不见她,她也许真的不会走!”这大冬天的,在门口站一个晚上,也的确是挺冷的。

但是,钰纬很快地想起来,上次慕容瑶池想把自己赶走,跟殿下独处,并且还在第二天,戏精一样闹出了那么多谣言,害得自己差点被殿下削了的事儿。

他顿时对慕容瑶池一毛钱的同情之心都没有了。

只觉得这个女人就算是在外面冻死了,也都是自作自受。

北辰邪焱闻言,看了钰纬一眼,缓声询问:“怎么?你认为她在门口多站一会儿,会冻死吗?”

“是的!”钰纬点头,“不过如果您不想见,还是不要见算了,免得让夜魅姑娘知道了不好!”

是的,对慕容瑶池怀恨在心的钰纬,很快地提出了夜魅,生怕自家殿下要见这个女人。

不过他完全想多了。

北辰邪焱听了他的话之后,却只嗤笑了一声,缓声道:“她在门口冻死了,不是正好吗?看,多么珍贵的爱情,多么伟大的情操,焱会花钱请人到处说书,把她为爱执着的故事,作为范本,让天下无情之人,都好好学习的!”

钰纬:“……哦!”

原来您不仅丝毫不担心人家冻死,还挺期待人家冻死了,把人家的故事拿去说书呢?

钰纬想了想,虽然他的确是很讨厌慕容瑶池没有错,但是这个时候,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殿下,瑶池郡主喜欢上您,这真是三生不幸!”

北辰邪焱闻言,偏头看了他一眼,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,她此生不以遇见过焱,感到幸运?”

“好吧……”钰纬表示自己说不过,而且说不定慕容瑶池的心里,还真的就是这么想的。

所以他选择闭嘴。

他看了一眼天色:“殿下,您是回房间睡觉,还是继续在屋顶赏月?”

他知道殿下的心情不是很好,寻常情况下,殿下心情不好的时候,才会特别想捉弄人,这大概也是殿下方才随口就说出来,要凌虐慕容瑶池的原因。

毕竟跟夜魅姑娘把关系弄成这样,殿下也的确是很难心情好了,赏月应该有助于殿下的心情调节……

不过。

北辰邪焱起了身,缓声道:“一低头就看见她,焱还有何赏月的心情?回房吧!”

说着,他便从屋顶上,跃了下去。

……

寒风呼啸。

慕容瑶池一直在外头等着,北辰邪焱在屋顶的高处,自然能够看见她,可是她在下头,还隔着院墙,却根本看不见北辰邪焱。

所以并不知道,北辰邪焱不仅看见了她,还跟钰纬讨论了一番。

天很冷,这时候,她忽然想起来那个夜晚,在边城,殿下喝醉了酒,她也是受着冻,一直等着殿下醒来。

但是比起那一日,今日却是更加凄凉。

不管如何,那一日她好歹还能看见殿下,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,躺在自己身边的台阶上。但是今日,她却连面都见不着,连看一眼都是奢望。

在边城的那三个月,屡屡求见失败之后,她其实尝试过在殿下偶尔会经过的道路上,试图偶遇殿下。

也是每一次都是枉然。

她就连殿下的影子,都没有看见。也不知道是殿下故意避开了自己,还是因为他们根本无缘,正好自己在的时候,殿下就不想往那里走了。

所以,她已经三个多月,没有见过北辰邪焱了。

她心中的思念,折磨得她快要发疯。

这便更加坚定了,她今日一定要见到北辰邪焱的决心。

采桑实在是忍不住了,开口道:“郡主,您也看见了,小官那个意思,根本就没有打算向殿下禀报您来了的事情,您就算是冻死在这里,也是无济于事啊。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……”

其实她说这话的时候,也很是害怕,生怕郡主又生气,对着自己撒气。

可是现在的情况下,如果自己不劝的话,自己也要跟郡主一起在这里受冻,上次在边城,那个晚上,郡主在院子里面,自己在院子门口吹风,可是感染风寒了一个多月,身体才痊愈。

她真是不想一而再,再而三的跟着郡主作死。

其实慕容瑶池也看出来了,继续留在这里,的确是没有多少用处,看小官的样子,也的确是不会为自己禀报,这个时候,她不由得开始在心里怨恨夜魅起来,一定是因为忌讳夜魅。

殿下怕被夜魅知道,殿下见了自己,所以根本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,连四皇子府都不愿意让自己踏进去。

她今日所遭受的种种,完全都是因为夜魅。她恨夜魅!

慕容瑶池沉默了半天之后,终于开口道:“我们回去吧!”

“啊?”采桑兴奋的瞪大眼,太好了,郡主终于想通了。

不过。

慕容瑶池很快地开口道:“回去是要回去,但并不是就这么回去。”

慕容瑶池说着,转身便走。

采桑有些纳闷,很快地跟了上去,下一瞬,她便看见慕容瑶池,把自己的衣襟扯得凌乱,回头看了采桑一眼,开口道:“你知道怎么演吧?”

采桑一愣,旋即,便看见慕容瑶池哭着,跑进了街道。

采桑顿时明白了慕容瑶池的意思,她赶紧追上去,开口道:“郡主,您这是怎么了?怎么从四皇子府出来,就成了这样,郡主……”

现在虽然已经很晚,但京城这个时间还算是热闹。

来往的人很多,她们这样喧哗,自然引起了众人关注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