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 有病的眼神!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这话一出,萧瑟炀和欧阳涛,都很震惊,两人齐齐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。

萧瑟炀开口道:“公主,您就一点都不担心,我们两个人找到宝藏了之后,受不了诱惑,将宝藏私吞吗?”

夜魅看了他们一眼,笑道:“你们若是真的会这么做,也不会等到今天才第一次拼图了。而且……南剑神,北刀皇的名号,我也听过。你们做了这么多年好事,心地一定都是好的,人品自然也是信得过了,我若是担心你们,反而是我小心之人了!”

她这话一出,萧瑟炀和欧阳涛立即低头,对着夜魅拱手:“我们,势必不会辜负公主的信任!”

难怪丞相说,公主如今是值得信任的,不管是胸襟,还是实力。

这样大的一笔财富,她竟然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两个人私吞,给他们全心全意的信任。

既然是这样,他们自然也会回报全心全意的忠诚。

夜魅点头:“既然是这样,我们不要耽搁时间了,你们若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,就尽快出发,去找这笔宝藏吧!”

“好!”

欧阳涛很快地点头。

萧瑟炀闻言,神情确实有几分迟疑,他开口道:“公主,我还有一件私事要处理,所以我希望可以明天再出发!”

“无妨!你去处理便是!”夜魅也没有问是什么私事,直接便应了一句。

萧瑟炀见她如此,心中更是对夜魅信服了一分。

他点点头:“多谢公主体谅,那我们就先出去了!”

“嗯!”

夜魅颔首。

接着,萧瑟炀和欧阳涛,两个人退了出去。

走出门之后,欧阳涛纳闷地问了他一句:“兄弟,你有什么私事要办?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难道你瞒着我,在外面有情况了?我还是你最爱的兄弟吗?”

萧瑟炀:“……你不要把我们的关系,说的那么暧昧好吗?”

就算他在外面有情况了,那也就是有情况了,他为什么要瞒着欧阳涛?他又不是有毛病。

有必要瞒着欧阳涛吗?

欧阳涛伸出手,拍了拍萧瑟炀的肩膀,一阵挤眉弄眼:“我们两个仗剑走天下这么多年,还齐名,人家说我们一个南,一个北。难道这样,还不够暧昧吗?”

“我想请你去死!”

萧瑟炀无情地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欧阳涛立即做出伤心欲绝的模样,几乎就要掩面而哭。

然而萧瑟炀根本不理他,直接就走了。欧阳涛顿时也不闹了,跟上去问:“所以,你到底是要办什么事儿啊?”

“欣悦雁的事!”

萧瑟炀冷冷地说了一句。

欧阳涛顿时也明白了,之前这个话题,萧瑟炀已经跟他提过了。

正说着。

欣悦雁就匆匆忙忙地,对着他们的方位,跑了过来。她看见萧瑟炀的时候,眼睛都亮了一下:“萧瑟炀你在正好,我有事情找你!”

她一直想找萧瑟炀谈退婚的事情,她今天一定要想办法说服萧瑟炀,主动提出退婚。

欧阳涛看了一眼笑容满面的欣悦雁,还以为她是很久没有看见未婚夫,这时候看见萧瑟炀了难掩喜悦,于是同情地看了欣悦雁一眼之后,暂且离开了。

欣悦雁被欧阳涛的眼神,看的莫名其妙,纳闷地看了一眼欧阳涛的背影,问萧瑟炀:“他那算是什么眼神?”

“有病的眼神!”萧瑟炀无情地说了一句。

本来要跟欣悦雁讨论退婚,他心里就充满了歉意,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,才能把对这个姑娘的伤害减到最低,欧阳涛还在这个时候,率先用眼神同情……

这……

一会儿自己把话说清楚了,欣悦雁再想起来欧阳涛这个时候的眼神,一定倍感难堪,这么一想,萧瑟炀都想把欧阳涛抓回来打一顿。

所以这时候,回答的话自然也不会好了。

欧阳涛清清楚楚地听见了这个有病的眼神,他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,心里也觉得自己的兄弟真是不厚道,说话这么不客气。

但是人家这会儿要谈退婚,自己也着实不方便过去顾人怨,所以他还是赶紧走了。

欣悦雁也没在意。

她开口道:“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,你方便吗?”

“方便!”萧瑟炀说着,继续道,“正好,我也有点事情,想要跟你说!”

“那我们走吧!”

这毕竟是在夜魅的门口,还是找个地方去讨论,比较好。

……

后花园。

萧瑟炀看着欣悦雁,有些迟疑,面前的女子,明艳动人,武功高强,说话爽利。萧瑟炀虽然性格淡漠,但是心中欣赏的,的确也就是这样的女子。

这样的女人,作为自己的未婚妻,本来他应该再无所求,但是自己马上要参与宗政皇朝的复国,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九死一生,还是抄家灭族的事情,如果她是自己的未婚妻,或者是自己的夫人,那萧瑟炀一定会连累她。

所以,这个婚事,必须退了。

想到这里,萧瑟炀竟觉得心里闷闷的,很难受,看着欣悦雁明艳的笑脸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欣悦雁开口道:“我要说的事情,恐怕你不是很能接受的,所以还是让你先说吧!”

毕竟她主动让这个男人退婚,对于男人来说,其实应该是一件很伤自尊心的事情,所以欣悦雁有些犹疑,便大方的让萧瑟炀先说他的事情。

“还是你先说吧。”萧瑟炀实在不好说,自己要说的事情,怕她也难以接受。

欣悦雁看他婆婆妈妈的,心里顿生不满:“一个大男人,啰啰嗦嗦的干什么,我让你先说,你就先说!”

“这……”萧瑟炀顿时为难了。

可是欣悦雁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他犹豫再三,便也只好先说了。可是先说,他又说不出口,在半晌的迟疑之后。他开口道:“那个……我,我……”

萧瑟炀顿了半天,犹豫道:“我是想说……我……”他实在是说不出,这么残忍的话,如果欣悦雁听了,受不了打击,想不开,那……

“你……你什么?”欣悦雁很是奇怪,“你为什么吞吞吐吐的,你便秘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