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 最好的结局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这话一出,北辰奕面上的表情,在瞬间僵硬了一下,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疼痛。

他心里明白,夜魅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她不再喜欢桃花了,也不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了,从四年前她落入暝河,当年所有的一切,对于她来说,都已经成为已经被割舍之物。

不管是她当年喜欢的桃花,还是她当年曾经那样以真心相待的他。

夜魅说完这话,看了一眼四面,全部都是桃花,除此之外,别无他物,她开口道:“既然这里除了桃花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,那我们不如就回去吧,奕王殿下您看呢?”

她既然已经这么说了,除了回去之外,他似乎也不能再说什么,也没有立场再说什么。

他点点头,沉声道:“好!”

两个人上了马车。

马车上静谧无声,夜魅闭目,似乎是睡着了。

但北辰奕心里明白,她不可能睡着,她如此不过就是不想与他说话罢了。

沉默了许久,空气之中透着几分尴尬。

但夜魅并不以为意,她认为就这样尴尬着,也绝对比自己强行跟面前这个人聊天,要让她高兴。

可北辰奕却不这么想。

他沉默了许久之后,一双狭长的凤眸看向她,沉声开口道:“那阿曦,你不再喜欢桃花了,现在呢?你喜欢什么?”

“阿曦已经死了!”夜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旋即,面无表情地继续道,“请奕王殿下一定记住,你面前的这个人,叫夜魅!您叫出这样的称呼,若是被外人听见了,夜魅这个人一向小肚鸡肠……说不定会认为,是奕王殿下故意想害我!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奕顿时面色一僵,拳头紧了紧,沉声道:“好,本王从此不再叫你阿曦。”

说罢,他又继续道:“那你是否能告诉本王,如今,你喜欢什么?”

“总归,奕王能想到的一切,我都不喜欢。奕王喜欢的所有,我也不喜欢,毕竟我永远无法忘记,当年自己的父母都是如何惨死,我是如何连我幼弟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。”

夜魅说着,眼神有些嘲讽,盯着北辰奕道:“所以,不管奕王殿下做再多,想再多,对我来说,都是枉然。希望奕王殿下,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她的确是希望北辰奕明白,他做任何事情,都是不能讨她欢心的,所以希望他不要继续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,也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。

北辰奕听着这话,闭上眼,平复了一下情绪。

再一次看向夜魅,沉声道:“哪怕最终你选择的是本王,哪怕最终本王会如许诺一般自尽,你也不会在成婚之后,给本王半点好脸色看,对吗?”

“对!”夜魅坦然点头,并冷声道,“所以倘若奕王殿下,觉得不能接受,甚至不能忍受,现在就反悔,表示自己不愿意娶我,夜魅也并不介意,更不会因此对奕王殿下有丝毫不满。”

她这般无所谓的话一出,北辰奕更是心如刀绞。

他当然明白,她一点都不在意他的心情,或者说,在任何的时候,看见他不高兴,看见他心痛,对她来说,才是值得期待开心的事情。

只是,听着这话,听着这些东西,他还是难免觉得难受。

他轻轻叹了一口气,看着夜魅询问:“哪怕婚后,成为本王的女人,也一样如此吗?”

“是!”夜魅点头,并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开口道,“我认为奕王殿下现在思考的问题,不应该是我会不会对你和颜悦色,对你态度更好,而是应该担心,一个对你恨之入骨的女人,作为你的妻子,睡在你的枕边,会不会什么时候忽然出手,把你杀你!”

她这话一出,北辰奕不仅没流露出担心与生气的神情。

反而看着夜魅,认真地沉声道:“若你能以我妻子的身份杀了我,求之不得。”

因为,这是他所有能预想的,他们两个之间有可能的结果当中……

最好的结果。

除此之外,看不到任何更好的答案。再有就只是更坏,她成为别人的妻子,最终依旧用长剑刺穿他的心脏。

比起这个,他当然更愿意死在她枕边。

至少,他们曾经那样亲密无间过。

夜魅听了他这句话,却几乎只是在这一瞬间,就丧失了沟通的欲望。他赴死之心明确,她刺激他或者不刺激他,对他来说,都没有什么区别,既然言语已经不再能伤人,她便也懒得再开口。

不错,对他,她只想伤他而已,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。

她闭上眼,再一次沉默。

北辰奕这一次,没有再寻找话题。因为他已经明白,不管自己说什么,夜魅都不会给自己好脸色,也不会心平气和的,认真地回答自己的问题,而他所有的讨好,在她面前也是无用的。

马车到了大将军府。

夜魅招呼都没有打,就准备下车。

她掀开车帘的这一瞬间,北辰奕看着她,开口道:“夜魅,这一生,你还会上本王的马车吗?”

这一句话,意味深远。

倘若她嫁给了别人,以其他人妇人的身份,自然是不再方便上他的马车。那么也许这一别之后,他们以后这样在一个马车上同行的机会,都不会再有。

但是,如果她嫁给他。

那么日后,不管她喜欢还是不喜欢,她都要冠着他王妃的身份,与他同行,共同进退。

夜魅顿了顿。

冷声回复了一句:“说实话,我不知道。”

话音落下,她跳下了马车,对于仇恨的人,夜魅并没有什么不舍的情怀,也没有北辰奕这般担心没有下一次同乘机会的心情。

她大步走进了将军府。

北辰奕掀开车帘,看着夜魅走进去,慢慢放下了窗帘。旋即他咳嗽了一声,这时候,清歌开口道:“王爷,医邪说您这些天情绪波动太大,不宜再见夜魅姑娘了,您要不然就听他的吧,反正夜魅姑娘,也不想……”

也不想见您。

最后这一句话,清歌没有说完,也是不忍心说完。

北辰奕闻言,沉声笑道:“也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