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 集体失眠/一生一世笑皇途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今天是月圆之夜。

明日一早,夜魅就要拿出答案。她看着天上的明月,知晓今日是十五。心头却是纷乱得不得了,理智告诉她,应该选择孤月无痕,理智告诉她,就算是选择北辰奕,也不应该选择北辰邪焱。

但是这时候,她心中竟然有迟疑。

或者说,她心中竟然有一丝,原本不应有的期待,也像是一分不甘。

她紧紧攥了攥拳头。

随后又低下头,看向自己的掌心。她明白她心里其实想抓住什么,却又怕因此失去更多。

最终,夜魅回到床上,睡觉。

整整半夜,一直到了子时,夜魅都没有睡着,其实这个晚上,睡不着的不仅仅只有她。

北辰邪焱,北辰奕,孤月无痕,甚至神慑天,都看着自己卧室的屋顶,各自失眠。

这种辗转反侧,毫无睡意的心情,竟是他们一生都未曾体会过的。

到了后半夜,夜魅渐渐撑不住了,她才失去了意识。

这个晚上,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见了喜宴。来宾们的脸上,都带着欢喜的笑容,她并不是新娘子,她只是一个旁观者,像是一缕游魂站在旁边。

看见孤月无痕,和一个女子拜堂。

女子的头上,蒙着红盖头,看不见容貌,但是夜魅却能意识到,那个女人是她。

这一刻,她的眼神开始四处寻梭。

她看见了人群中的北辰邪焱,他站在角落里,看着拜堂的两个人,他魔邪瞳孔中的心痛,让夜魅看着,竟然也觉得痛彻心扉,心口都紧紧揪着,好似有人拿着刀子,插入她的心脏,还在不断的翻搅着,想要她的命,想要她心痛而死。

夜魅感觉到了窒息。

画面一转,又是另外一个喜堂,这一次,成婚的人,却不是她。她看见自己坐在客座上,看见了一个新娘子,从自己面前走过。

那个人,是林舒窈。

她看见林舒窈站在自己的面前,一句一句,告诫自己,千万不要嫁给自己不爱的人,若是嫁了,一生就完了。

她看见林舒窈盖着红盖头,坐在花桥上,离开了边城。

她就像一缕游魂,看不见林舒窈盖头下的脸,却能感觉到她在哭,一路哭着离开了边城,永远葬送了自己的爱情。

这一瞬间。

夜魅忽然觉得心里疼得不得了,她也许看见的不是林舒窈,而是另外一个自己。

窒息之中。

她猛然惊醒,从床榻上坐了起来。擦了一把自己的眼角,不知何时,她竟已经在梦中流泪满面。

她看了一眼窗外。

此刻还并未天亮,窗外的月光,洒到她的手上。她怔怔的,看着自己掌心的泪,一时间竟然失去了言语,睡意也在瞬间全无,她靠在床榻上,静静的看着虚空,陷入了沉思。

……

与她不同的是,四个美男子,这个夜晚,竟然片刻也不曾睡觉,做梦的机会都没有。

北辰邪焱也觉得有些好笑,即便是小时候,时常被人虐打,他也不会有睡不着的时刻。

神慑天被饿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是常有,他一直认为,再难受,只要睡着了,便不会难受了。

孤月无痕呢……

他也只在自己父母惨死的那一段时间,不断的做噩梦,一直到不敢睡,足足半年之后克服了,也不再有过失眠的情况。

然而,这个晚上,他们竟然全部失眠了。

北辰邪焱从来不曾质疑过,自己对夜魅的真心,所以他因为不安而难以入眠,也是正常的,他并不觉得奇怪。他甚至害怕自己睡着了,梦见明日在大殿之上,夜魅选择的不是他,更加不敢成眠。

神慑天这一辈子就没在乎过一个女人,这一回他也算确定,自己对夜魅是动了真心,也是了,他最爱吃的东西,一概都愿意跟夜魅分享,岂会不是真心呢?

至于孤月无痕,却有些怔怔的,他从前只以为,自己对夜魅不过就是知己之情,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。但当他竟然意识到,自己这个晚上居然心烦意乱,没有丝毫睡意,心脏简直像在被蚂蚁啃食的时候。

他似乎明白,也许他自己心里,比他想象的,要重视夜魅得多。

这就是爱情吗?

孤月无痕不清楚,但是他清楚,如果夜魅明日选择的人不是自己,他一定会非常难受,这般被蚂蚁啃食的心脏,也许会莫名空掉一块,就像被虫子蛀空。

比起他们。

北辰奕就失眠得正常些了,事实上从四年前,宗政曦落入暝河之后,他就从来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,对于他来说,失眠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,若是哪一日,自己轻松的睡着了,他才应该觉得奇怪了。

更别提,明日便是她选择自己夫婿的日子。

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晌,睡不着之后,也最终放弃了睡眠,起身在自己的面前,放了一个棋盘。

下棋的人,只有他一个。

他依旧是在自己跟自己下棋,只是这一次,他心中站的是夜魅的角度,每一个棋子落下,他都会想,假设是夜魅,会怎么走。

就像是这一场抉择。

他已经在棋盘上,摆出了自己的优势,摆出了北辰邪焱和孤月无痕可能有的优势,甚至还摆出了神慑天的劣势。

而。

当棋子落到最后一手的时候,北辰奕的心,忽然空了。

看着棋盘,他低低笑了起来。

只有他自己清楚,这其中都是苦笑。因为,从棋盘上看来,从他对夜魅如今的了解看来,从他对人心的揣度看来。

夜魅接下来,也许会有两种选择。

但,这两种选择……

都不是他。

他忽然扬手掀翻了棋盘,看得清歌都有些不明其意,他从来没有看见王爷这样过,他也看不懂王爷在棋盘中的布局。

北辰奕这时候,忽然问清歌:“清歌,本王这一生,除了当初算错了自己,会爱上阿曦之外,还算错过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没有再错过!”清歌喉头一哽,心里已经预料到了什么。

果真。

北辰奕苦笑了一声:“是么,可这次,本王真希望自己算错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